返回

十二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6 页
    阿囡听着很对,可是棠哥哥死了呀,他死了,她怎么能活着呢?

    向恺然知道她转不过心思来,便又接着说:“你想为他去死,那是你们的情分。但是你就算死了,罗兄弟也不会活,罗家也不会把你们合葬,你死了也白死。但你的父母呢?他们养你一场,是为了让你这么不明不白地去死吗?你先前已经让他们难过了,还要让他们伤心一辈子?”

    阿囡听他说起父母,干了许久的眼睛又充满了泪水。

    向恺然指着旁边一摞书,说:“这些都是我写的故事吧?罗兄弟找来给你看的?他是不是很想知道后来怎么样?”阿囡点点头,不知道他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向恺然说:“我为了你的事,已经好几天没写了,报纸上天天开天窗,读者写信把报社和我骂得半死,你说我怎么办?”阿囡说:“回去写,棠哥哥就想知道后来的事。”向恺然说:“可是你一心想死,我又不想让你死,只好看住你,什么时候写呢?”

    阿囡呜呜地哭了出来,说:“向大哥,我知道了,你是想让我活下去。我答应你,我不去寻死,你回去写故事吧,有那么多人都等着看呢。”

    向恺然说:“这样就好。我不能在这里多呆,这样,我去把你的朋友陈太太请来,让她来照顾你。”过去敲了陈家的门,让佣人请了盛织里过来,盛织里一看阿囡,抱住就说:“阿妹,哪能弄到格副样子了?才几天没见,瘦得人都小了一壳。罗家的事我听讲了,侬为了伊格能伤心,伊心里有数格,伊来天上看得见格。你好好交活下来,伊去啊去得放心。伊要是晓得侬为了伊吃勿落睏勿着,伊一担心,来另一个世界也不太平,格勿是让伊难过吗?”一席话说得向恺然放心,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妹子会渡过这一关的。交待了盛织里几句,让她多费些心,说过两天再来,才告辞了。

    盛织里把阿囡扶上床躺了,替她换了衣服,用热水擦了身,又把自己家里佣人叫来打扫了房间,煮了百合糯米粥喂她吃了,让佣人留下陪着,自己才回对过家里休息。

    向恺然的算计果然没有错,阿囡在西园三楼住了十来天,罗家没有一个人来过。盛织里每天一早就过来陪阿囡,讲闲话,听无线电,听百代唱片上的歌曲,听绍兴戏。盛织里本来一个人闲得无聊,有阿囡让她照顾,陪她说话,这下有事做了,也忙得兴兴头头的,每天和佣人商议煮什么粥才补人养身。这期间向恺然也来过几趟,见阿囡一天比一天好,大感欣慰,要留些钞票给阿囡日常用度。

    盛织里拦住说:“勿要格,伊好吃多少?一天两碗粥,养只鸟养只猫还用了比伊多呢。”阿囡已经能起身坐立了,听两人说起每天花销来,才想起这些时候都是盛阿姊在照顾,便从画架上的一个画轴卷里拿出一叠钞票来,交给盛织里说:“阿姊,钞票我有,当辰光棠哥哥还在的时候,就放了交关钞票拨我,要我收好,勿要拨佣人晓得。伊拉走了,屋里其它地方格钞票也没了,就我囥起来格伊拉勿晓得,没搜得去。格些日脚一直用侬格,勿好意思,侬拿点去好伐?”

    盛织里说:“阿妹,非是我勿要,将来侬用钞票格辰光有的是,侬就格一点点,留好慢慢交用。侬勿要搭我客气,侬吃两把米,还吃不穷我的。”向恺然也说:“陈太太一番好意,妹子就不要推辞了。不过也不好一直吃用陈太太的,明天我带二十斤米来,虽然不值什么,不过是让大家心里都好过。你是我妹子,就不要和大哥计较了。”阿囡这才不说什么了。

    如此又过了一月有余,到八月底,天气渐凉,夏天将过,阿囡身子大好了,只是精神上还差些。每天关在屋子里看书习字画画,陪盛织里解闷。这天恰在陈家陪她看旗袍样子,盛织里说天气马上要转凉了,做几身秋天的旗袍,买了布来,叫了裁缝上来量尺寸,一边问阿囡说:“阿妹,我替侬做两件好伐?侬衣裳都是热天的,一冷了侬穿啥?”

    阿囡微微笑一下说:“侬穿了勿要格旧衣裳,拨我两件就是了。”这些日子过下来,阿囡慢慢有说有笑了,只是人前强言欢笑,背后仍然独自伤心。盛织里说:“我也晓得侬勿要收人家的么什,勿过天气冷了,侬没衣裳穿也是真的。格能好了,格段料作拨侬做,做好了侬拨我两钿,好伐?”阿囡不想推开她一番好意,只好答应了,站起来让裁缝量身。

    这时佣人进来说先生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阿囡正平举了手臂让裁缝量,看见陈先生先向自己问好,只得微笑点头回礼,等几处该量的都量了,忙忙地和盛织里告辞,盛织里不便留她,说了明朝会,陈先生也笑着道别。

    阿囡回到自己屋里去,东摸摸西站站,靠着窗户望了天空发了阵子呆,流了阵眼泪,淘米点火煮粥,守着锅慢慢捣着米汤汁,看着米粒涨大,变稠,清水熬成了一锅粥,关了火,盛一碗出来,吹吹凉,拿出一碟酱瓜来过粥,吃完了洗了碗,抹干手,收拾好厨房,再看看窗外,那天还是蓝的,西边的天空上云霞灿烂,像油画一样的色彩浓烈。阿囡想,不是黄昏易过吗?怎么过来过去过不完呢?

    天终于还是黑了,一天又过去了。阿囡也不开灯,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