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宁愿你虐我到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4 页
    文健却不断地加深这个吻,等到眼前的人儿全身无力时,他一手抢过相册,塞回自己的怀中。

    “哈……哈……”文翔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怒瞪着文健,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文健恐怕已经死上一万次了。

    “是啊,我是卑鄙。不够卑鄙就得不到你了……”无视文翔杀人的目光,文健如八爪鱼般巴上了文翔的身子,硬赖着吸取他身上特有的幽香。然后,他的手又开始不安分地乱动起来。

    “阿健!别乱摸!再乱来就把你踢出去!”文翔不耐烦地恐吓着。

    “原来哥你还有力气踢我啊,那太好了,哥,我们来做吧!”

    “你!你这个万年发春的禽兽!发春也是要看时间和地点的。混蛋!”文翔终于忍不住口不择言起来。

    “禽兽?哥,你确定要说我是禽兽吗?如果我是禽兽的话,那禽兽的哥哥是什么?大禽兽?嗯,那哥你是认为我是小禽兽,而哥你自己是大禽兽啰~~~~~”

    “可恶!你少给我耍嘴皮子!”文翔气得发抖,开始有一种想揍人的冲动。

    “好嘛,哥,做啦,我想做嘛!”文健在文翔身上乱蹭着撒娇起来。

    “不行!要是被别人看到怎么办。冲动前是要考虑后果的!”文翔一脸的坚决。

    看到文翔似是铁了心,成功的机率变得微乎其微。文健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咽下怨言,把头埋进文翔的怀中生着闷气。

    看到文健难得表现出的孩子气,文翔轻笑着轻抚他的黑发,这时的文健让他联想到爱撒娇的大型犬。

    突然文健又抬起头来,像要不到糖的小孩般开始耍无赖“我不管,哥,你要补偿我!”

    “哦?怎么补偿?”

    “午休的时候,我们到学生会室去吃饭吧。到时候我要吃个饱。”

    “没问题。我早就猜到你还在生长期,肚子可能会比较容易饿,所以我今天早上准备了3个饭盒来,够你吃个痛快了。”文翔笑得一脸宠溺。继续把玩着弟弟的发丝。

    “嗯,哥你是饲养者,你不仅要填饱我的食欲,还要填饱我这只小野兽的兽欲哦~~~~~所以,哥你就准备让我吃干抹净吧~~~~~”

    “阿健!你这家伙,原来你说的是……可恶!”刚退下不久的怒火又卷土重来。文翔气愤地用力拔了拔文健的头发。

    “啊!痛!哥,你轻点……”

    “看你还敢不敢使坏……”

    午休时间,被校内学生称为“绝色双璧”的两兄弟,正一脸白痴样地上演着你喂我我喂你的进食大戏。只不过双方的表情不尽相同,一个是濒临暴走的怒脸,另一个则是笑得花痴又无赖。

    “我……说……阿健……”

    “嗯?”

    “你就不能用正常一点的方法来吃午餐吗!”

    “不要!这是你答应要补偿我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做这种丢脸的事了!”

    “你不是说可以让我吃个饱吗?不这样做我没有食欲嘛!好啦,好生气了,快点吃吧,凉了就不好了。反正也没有人会看见嘛!”

    没错,就是因为没有人会看见,所以文翔才会勉强姑息纵容,不然他早就敲晕文健,自己找个洞钻去了。拗不过文健,文翔只好放弃似地继续进食。

    安静地等文翔收拾好东西,文健冷不防一把抱起了他走向会长专用的大办公桌。

    “阿健!快放我下来,你要干什么!”

    文健将他轻放办公桌上,然后直视着他的双眼,缓缓说道“哥,你说过要补偿我的,我忍不住要开动了!”

    “什么?你……”他感到文健的脸在眼前突然放大,然后他的薄唇开始被文健细细地舔吻着。

    文健一边轻柔地吻过文翔的身子,一边慢慢脱掉他的衣物,三两下功夫,文翔就被剥了个精光,文健着迷般地盯着文翔的身子,仔细地看着,就像在观赏一件艺术品一样,不时发出赞叹。

    “哥,知道吗?你是属于我的,你千万不可以忘记哦!”文健说着轻吻着双颊泛红的文翔,“哥,你要记住,这头黑亮柔顺的秀发是我的,纤尘不染的星眸是我的,红润可口的樱唇是我的,滑嫩如丝绸的雪肌是我的,挺立迷人的蓓蕾是我的,漂亮可爱的分身是我的,就连下面这艳丽轻绽的菊穴也是我的!我谁也不让!”文健边念边在每个地方舔吻轻咬着,还不时在雪肌上烙下专属的印记。

    “嗯……啊……不……”文翔的身子轻颤着,感觉快感伴随着又痒又痛的感觉一波波地袭来。

    文健专注地吮咬着文翔胸前的蓓蕾,让它们为自己绽放,一手不断地加快套弄分身的速度,另一只手伸出手指轻探着柔软的密穴。

    “唔……啊……不……放开……要……出……”在几重刺激下,文翔终于难耐地射了出来。文健开始利用他射出的精液润滑着仍显得紧窒的小穴。等到小穴可以容下三只手指自由出入,文健才掏出自己早已硬挺的火热,对着小穴一口气往前冲去。

    “啊……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