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深山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2 页
    “你说,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她的屁*股有我大吗?胸部摸起来有我的舒服吗……”到了崖下,依莲很不服,拽住阿姆达的胳膊不依不饶。

    这个还真不好说。虽然那女人的屁*股没有依莲的大,却是挺*翘、好看,走起路来腰枝乱颤,勾的人心尖痒痒。再看两人的胸部,大小不相上下,可论乳*形的漂亮程度来说,那女人远远胜过依莲,而后者的正在下垂。至于手感舒不舒服么,那他就真的不知道了,他又没有摸过,不过被依莲这么一问,心尖就跟被猫抓了一样痒痒的,真想摸一摸那女人的胸*部软不软。

    见阿姆达不说话,魂游天外,依莲气得不知说什么好,更是恨夏恬勾引人的本事不小,便哭着跑回去找领袖哭诉一番。见女儿受到了极大的委屈,领袖更是下定决心要将夏恬赶走,或是将她偷走送与别人,一旦她与别人生了孩子,墨也不可能再要她了,那时,再顺水推舟撮合他与依莲,岂不是妙哉!

    领袖这边的如意算盘打的叮当响,而夏恬那边甩着脸子正在吃饭,浑然不觉一个阴谋正悄悄地到来。

    作者有话要说:亲,这两天饭局多,所以昨天没有更新,明天双更奉上。。。祝大家节日快乐

    28、深山野人(二十八)

    夏恬端了一点苞谷及剩饭去喂鸡鸭时,就发现一只野羊似乎不大对劲,不吃不喝,一直卧着,就连胆小的母鸡也赶欺负它,恐怕是生病了。

    夏恬又不是兽医,既不会看病也不会治病,只能向那货求助,而那货从未养过牲口,就连同伴当中也没有过,又岂会给牲口看病?实在没辙了,夏恬就让那货去采一些药草回来,然后将这些药草分别放到羊的鼻端,见它吃,就说明药草有用,反之,则没用。

    那货翻山采来了十几种药草,试到第十二种药草时,夏恬心想完了,看来没有一种药草是的了,正当她准备放弃试药时,病羊却吃了第十四种药草,没多会,拉出一泡紫红色的羊粪,就又活蹦乱跳的了。

    夏恬目瞪口呆,随后反应过来欢喜的紧,便记住这种药草的样子及气味,下次再碰到羊生病,就知怎么处理了。不想,羊是治好了,可母鸡却病了一只,无论什么方法都治不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两脚一蹬,升天了。

    死一只鸡不要紧,还有八只鸡在呢,坏就坏在死了一只鸡,接着就有第二只、第三只鸡倒下去,一连十天,九只鸡全死光,连带着五只番鸭也生病了,看来,在鸡鸭中,发生了一场瘟疫。

    养了这些鸡鸭也有一段时日了,每天早上去给它们喂食时,看着它们抢食互啄,就觉得十分可爱有趣,只才一眨眼的功夫,它们就全没了,夏恬难过的直掉眼泪,胃口也大不如从前了,看起来清减不少。

    按说好好的鸡鸭,怎么突然就得了瘟疫呢?

    夏恬百思不得其解,因怕重蹈覆辙,却再也不敢马上就养鸡鸭,等过一阵子再说吧。

    如此消沉了几天,直到那货于傍晚带回一只漂亮的小雪狐,她才重展笑颜,想要抱它,却又不敢,经那货再三保证它不会咬人,她才小心翼翼地抱过来。

    小东西长的真是可爱,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耳朵,胖乎乎的爪子,软乎乎的身子,鼓鼓的小肚子,还有一根漂亮的长尾巴,摸着爱不释手,就连睡觉都想抱着呢,而夏恬也真的这样做了,睡觉时,两人中间横着一个“第三者”,那货想要吃她豆腐却不是怎么方便了,便后悔将这只小东西带回来。

    是夜,夏恬被一声声悲鸣的狐叫给吵醒了,便伸手推推那货,要他点上火把。待火把点亮,她看见小雪狐已经坐了起来,睁着圆圆的眼睛往洞口瞧,待狐叫越来越近,仿佛近到洞前,只见它急忙跳下床,跑到洞口不停地扒石头,见石头被堆的纹丝不动,急得团团转。

    一定是雪狐妈找过来了。夏恬就让那货搬开石头,放小雪狐出去,不想,后者竟然不干,走过去将小

    雪狐提了回来,扔到了床里面。

    她是过来人,知道与亲人分离的痛苦,所以见不得这么小的小雪狐就与妈妈分离,恨得一脚踹到那货身上,抱起小雪狐走到洞口,将小东西放到地上后,就使劲推最上面的一块石头,努力了十几分钟,终于推开了,便顺着小洞将小雪狐塞了出去。

    将小雪狐塞出去以后,她没有立刻回去睡觉,而是趴在小洞后面亲眼目睹了小雪狐与妈妈重逢的场景,不禁感动的湿了眼眶。

    小雪狐碰上她算是运气好,何时她也能够与亲人团聚?

    那货见她红着眼圈回到床上,当是她舍不得小雪狐,便决定再给她抓回一只,怎知第二天起床,看见灶间卧着一大一小两雪狐,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刻回到洞里将她从床上拖起来,直到她也看见它们,并露出跟他一样的神色,才确信自己没有眼花。

    夏恬不比他淡定,激动地走过去蹲在那一大一小面前,想碰它们却又不敢,未料,小雪狐一看见她,撒了欢地扑了过来,跟孩子似的搂住她的脖子撒娇。

    夏恬忍不住朝那货看去,喜道:“瞧,它就像孩子一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