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深山野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11 页
    往后几天,那小姑娘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夏恬难得好心情地炒了三个菜,还破天荒地赏了那货一个笑脸,那货愣神过后,迅速扒完饭,不等她吃完,就将她拖到床上去了。

    她这几天一直不让他亲,真快急死了,连做梦都想亲呢!

    ……

    第二天,就下雨了,一连下了好几天,山上的气温每况愈下,接连跌了十二三度。夏恬穿着T恤冷的不行,成天躲在洞里哪也不去,就连提水煮饭也不愿意,这煮饭烧水的活便就落到了那货身上。

    美人偶尔会给他尝点甜头,那货乐得自然愿意,见她怕冷,就将偷来的棉被拿出来给她盖,有了舒适温暖的棉被,她不再被冷醒,一觉睡到天亮,只是每天早上醒来都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胸上搭着一只古铜色的大手,而她竟然不反感。

    夏恬觉得情况很不妙,照此发展下去,离发生关系也就不远了。她跟林东交往了三年多也没有跨过那道防线,可不能毁在野人手里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大伙啊,帮忙多撒撒花留留言啊,这样文文的积分就能涨的快些,么么~~~~~~~~

    PS:求收藏~~~~

    25、深山野人(二十五)

    深秋说来就来,好像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眼前最要紧的是赶紧弄两套秋衣秋裤穿,否则,真要得个关节炎什么的就不好了。只是想法好,物资却不给力啊,她到哪里去弄布料来?

    她知道原始人都是裹兽皮过冬的,可是来了这么久,一次也没有看见那货打过野兽,洞里也没有兽皮什么的,不由得想,冬天他一般都会穿什么呢?难道什么都不穿,光着?

    她无法想象冬天雪地里那货光着身*体捕猎的场景,真TM的太牛叉了。

    由于天气变冷了,她与那货也不是每日都洗澡,隔两三天才洗一次,而且是专门挑在中午最暖和的时候洗。所以晚饭过后,基本上没什么事做就会熄火睡觉。

    夏恬早早地洗漱完就爬到了床上盘腿而坐,待那货堵上洞口过来,便冲他比划道:“你一般都是怎么过冬的?”

    那货往床上一躺,比划:“有时穿兽皮,有时穿偷来的棉衣。”

    可能是他比划的太快了,夏恬一时没看明白,又要他多比划了两遍,才渐渐明了,激动的抓住他的胳膊,连连比划:“兽皮呢?衣服呢?快拿给我看一下。”

    那货起身走到洞的最里面,搬开石块,钻进另一个洞里,没多会,就扛来了一只木箱子。那是一只传统而又古老的雕花檀木箱,呈暗红色,虽说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可做工精细,应该是古代大户人家才有的东西。

    夏恬不懂得如何鉴别古物,却从这只木箱子保存完好没有受到丝毫损坏的程度来看,应该有点价值。不由得就想占为己有,指甲戳了一下那货手背,连连“呵呵”两声,便比划起来:“这只箱子真漂亮,可以把它送给我么?”

    “你喜欢就送给你,不过,我的东西还是要装在里面的。”他这样比划。

    “当然没有问题……”

    夏恬觉得他们这样一直用肢体语言交流怪不方便的,便琢磨着要不要教那货识汉字、讲普通话,倘若教的话,这可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啊,再说了,也不见得人家就愿意学呢。

    夏恬从箱子里面翻出来了四块兽皮,六件春秋衣及三件冬衣,乐得嘴巴都快合不住了,挑了两件宽大的纯棉秋衣出来,决定改造一下给自己穿。

    她怎么就没有早点想到跟这货要衣服呢,否则,身上穿的长裤也不会缺少两只裤腿了。

    夏恬又将衣服塞回箱子里,便指挥那货将箱子搬到石块上,待那货重新躺回床上,她也半躺下来,单手撑住脑袋,朝他比划:“从明天起我跟你一块出去捕猎吧,捕到野兽的话,兽皮就归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随意,一条大腿都快搭到他肚子上了。

    那货被她喷出来的热气弄的心头燥热,眸光暗了又暗,一个没忍住,伸手摸了一下她的乳*房。夏恬一怔,随即瞪他一眼,又朝他屁*股上面踹了一脚,要他老实睡觉,不然,就让他睡床底下。

    虽然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同睡一张床上,可夏恬却对他约法四章:第一,没有她的允许,不能随便摸她、亲她。第二,睡觉时,两人中间要有一臂距离。第三,不能在她眼皮子底下撸鸡,真有需要,就出去撸。第四,不能随便带女人回来。

    第四条规定他绝对能够做到,至于前面三条么,那就看他的心情了。

    天快亮时,夏恬就醒了,不过没有起来,也没有睁开眼睛,等到天完全亮了,只听身旁的人翻了一个身子,凑过来在她的唇上亲了两下,便起床了。

    她的心跳略微加快,真心觉得每天早上的早安吻还是令人心情愉快的。待那货洗漱回来时,她才假装睡醒,伸了一个懒腰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外面洗漱。

    如今天气变冷了,山风又大,早晨已经不适合蹲在外面洗漱了,一番洗漱下来,夏恬的手脚变得十分冰凉,就连裸*露在外面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