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国之逆光日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二章 乔装出城
    72、乔装出城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南京虽然解除了戒严,却依然是宽进严出。两辆驴车拉了两口质地粗劣的薄皮棺材慢吞吞地走到了中山门前,有老有少几个披麻戴孝的人伴在驴车左右。

    “吁吁!”拉住缰绳,车老板儿吆喝住牲口,点头哈腰的迎上去跟守城的伪军套近乎:“老总,辛苦辛苦,抽根烟。”

    难为沈先生当年也是富甲一方的贵人,如今却要对一帮兵痞子殷勤献媚。

    斜楞着膀子挎着枪的几个守门伪军一一接了烟,又让沈先生伺候着点上。小班长模样的一个头头抓下帽子扇了扇风,才不大耐烦看开了口:“家里谁死了?怎么还一下子死了两口人?还有怎么这么晚才出殡啊?”

    “回老总的话,是一个本家姑太太过世了,本来就死一个的,昨天来奔丧的表外甥非要看看姑太太的遗容,趴身上哭了两声,没想到当晚也不行了。忙请了个大夫来给瞧瞧,结果说是叫什么……传染病,让赶快拉出去埋了,不然一家子都得死绝了。可当时表外甥还没咽气,怎么也不能把活人装棺材不是?折腾了一天,到底没熬过去,大家看这病确实邪乎,天气又热,不敢再在家里停尸,这才这么晚出城去埋的。”

    听说是得了传染病,小班长忙把嘴里的烟卷给吐了出来,冲沈先生挥着手往后退了两步:“站远点站远点!”

    “哎哎!”沈先生答应着也躬身往后退了两步:“那老总,您看,我们这就过去了,不然天太黑了怕找错了祖坟。”

    “最近这城里出事了,上面让严查呢,这得开棺检查。”小班长原则性很强地说。

    “是是是,这个我们想到了,棺材都还没钉呢,就等着让老总们先检查。”沈先生毫不含糊的让后面把驴车赶近点:“那辛苦老总过来看看吧!”

    知道了人是得传染病死的,小班长哪肯亲自上去?伸腿踢了旁边伪军一脚:“老疙瘩,你过去看看。”

    “我……我……”这活谁都不愿意干,老疙瘩“我”了半天一捂肚子:“班长,我要屙屎,让二子去吧!”老疙瘩说完抱着肚子跑了。

    “你他妈的!”小班长对着老疙瘩的背影骂了一句,又点手叫过了对面一个年纪小点的半大孩子:“二子,你去看看。”

    半大孩子肯定玩不过这帮老兵油子,只好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

    沈先生和白伯已经分别将两口棺材的盖子都打开了,就等那半大孩子过来看呢!慢吞吞地走去过,二子身量还未长足,刚踮起脚来往里面一瞧的功夫,小沈悦突然举着个引魂幡咳咳咳的咳嗽了起来,吓得二子忙远远地往旁边一跳,生怕被传染上一样,根本没敢细看。

    “班长,没可疑。”对着小班长喊了一声,其实二子什么都没看到,那棺材里面的人脸上还蒙着白单子呢!别说死人什么模样了,他连是男是女没看清。

    “老总,那您看……”沈先生忙又两三步到了小班长身边,从兜里掏出了一卷子钞票塞到了他的军装口袋里:“您看这天马上就要黑了,搞不好今儿还有雨,我们是不是可以……”

    见了钱,小班长脸上的颜色立刻好看了许多:“走吧走吧,这人死了还是早点入土为安的好。”

    “是是,谢老总体谅了。”沈先生频频鞠躬道谢,招呼着没有奏丧乐的小型出殡队伍匆匆忙忙地出了中山门。

    披麻戴孝的队伍又走出了将近三里地,天色已经很朦胧了。看到路边有片稀稀疏疏的小树林,穿着重孝的萧冥羽对沈先生和白伯使了个眼色,两人把赶着的驴车停了下来。

    打开棺材盖子,史密斯委屈的在狭小的空间里缩了这么久,急不可耐的自己先跳了出来。但把他装进棺材扮死人实在也是无奈之举,谁就叫他西方人的面孔在一群中国人之间那么太突兀呢。

    林耀庭被萧冥羽和白玉楼搀扶着弄出了棺材,邢建伟忙和史密斯搭手把两口薄皮棺材都搬进了树林里丢下,其他人也忙把满身的孝袍子孝帽子脱下来塞进了棺材里。沈太太手脚麻利的将原本垫在棺材底的一床铺盖整齐地铺在驴车上,林耀庭又被扶着躺在上面。

    几分钟的功夫,送殡队伍不见了,转而变成了载着病人投亲去的寻常人家。

    沈先生全家加上白伯、邢建伟坐在前面一辆驴车上,萧冥羽、林耀庭和玉楼他们那对儿坐在后面这面的车上。萧冥羽从没想过,这辈子自己还能有机会赶驴车。

    林耀庭的被子下面盖着几把用来防身的武器,再加上还有个美国人,他们这一行人依然非常危险。所仰仗的,也不过是天色已晚,周围又都荒僻无人罢了。

    驴子的速度实在有限,萧冥羽此刻无比怀念红枣和黑珍珠,只可惜那两匹阿拉伯血统的优良战马已经被21号给牵走了。

    “学长,要喝水么?”白玉楼把手里水壶往林耀庭眼前递了递。

    “谢谢,我不渴。”林耀庭拒绝后,白玉楼又把水壶递给了同样在棺材里闷了半天的史密斯。

    “学长,你舅舅怎么会有一架飞机?”白玉楼对此事一直觉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