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养父(番外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自艾尔能够控制自己的两种形态,在人类和龙血人之间稳定的转变之后,他在基地的活动范围就大了很多,也没有那么多人举着枪跟在他屁股后面防备着了。他感觉到轻松了很多,细心探索一下,其实基地里除了看不到阳光闻不到花香,可以打发时间的事情还是很多的,起码可以玩儿到很多地面上玩儿不到的东西,比如模拟太空对战、极速赛车、模拟空间射击等男人最喜欢的游戏,虽然这些游戏在普通人眼里都是非常危险的,但是既然是给龙血人玩儿的,就算摔个半死,躺上一个月也活蹦乱跳了。

    基地里光状态稳定的龙血人目前就有三十多个,他们精力异常充沛,可以说全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根本不知道往哪儿发泄,既不能随便出去又没有敌人可以让他们狠削,就连想跟自己的配偶在床上运动运动都不被允许,有些龙血人两年了都不敢见自己的老婆或女朋友,在基地里玩儿各种高危险游戏和做各种对战实验,是他们最能宣泄体能的方式。

    自从马达加斯加一战后,沈长泽被沈耀带走,单鸣的情绪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迷,艾尔认识他二十多年了,第一次见他这样,平时不训练的时候,就老拉着单鸣去玩儿,想让他能少抑郁一点。结果他把单鸣带去玩儿那些为龙血人准备的强化性质的游戏,单鸣玩儿起来比他们还狠还不要命,看得艾尔心惊胆战,单鸣毕竟是普通人类,有些伤是无法痊愈的,万一真出点儿什么事可麻烦了,所以他再也不敢让单鸣去了。

    单鸣对于沈耀和沈长泽的下落一直梗在心里,几乎是见到唐汀之就要问一次,看着单鸣一天天凝重的表情,艾尔也很着急。

    有一天训练结束后,艾尔亦步亦趋地跟在唐汀之后面,等其他人都走了,唐汀之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事吗?”

    “我想问你,沈长泽有没有消息?单鸣每天都很着急,你们这次怎么速度这么慢啊。”

    唐汀之道:“沈耀这次藏得很深。上次那场战斗他损失了很多龙血人,现在他需要养精蓄锐,自然会千方百计的藏起来不让我们找到。他曾经是国家最优秀的特种兵,熟悉我们的所有行动套路,反侦察能力非常强,上个月我们派出去的人中了他设的陷阱,现在更不敢冒然行动了。”

    艾尔叹了口气,低下了头,“一天找不到那小子,他就会一天一天这么消沉,这样一点都不像我兄弟。”

    唐汀之伸出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到他头顶,摸了摸他柔软的金发,“我们正在努力。”

    艾尔浅浅一笑,用脑袋拱了拱他的手心,柔声道:“你学会安慰人了?”

    “这个……并不难吧。”

    “对你来说肯定不简单,你安慰人的时候,就只会摸摸头发吗?”

    唐汀之把手收了回来,微微蹙眉,“还应该做什么?”

    艾尔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顺手放到了自己腰上,他用鼻尖碰了碰唐汀之的鼻子,“应该做出温情的表情,然后吻我。”

    唐汀之不知道什么叫“温情的表情”,不过“吻我”这两个字他听懂了,于是他很自觉地朝前伸了伸下巴,碰了一下艾尔的嘴唇,“这样对吗?”

    艾尔回吻了他一下,看着他认真求知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你怎么这么听话呢,我让你做什么你做什么?”

    “是你的要求我恰好可以满足,让你保持愉快的心情也是训练中非常重要的一项。”

    艾尔的蓝眼睛顿时黯淡了下来,咬着牙不满地说,“难道你为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是龙血人?”

    唐汀之在脑内仔细分析了这个问题后,给出了他认为最准确的答案,“我目前所做的工作确实都是以龙血人为核心的,你所说的一切,是指哪一切?能更具体一些吗?”

    艾尔给他气得脸色阴晴不定,“你让我亲你,和我睡在一起,给我做饭,还有答应和我结婚。”

    唐汀之的黑眸透彻而真切,“这些,不是我的工作,如果你指这些的话,跟你是龙血人没有关系,是因为你是艾尔。”

    艾尔的瞳孔猛烈收缩,他抱着唐汀之的腰,有些不敢相信唐汀之能说出这么动听的话来,“你再说一遍。”

    唐汀之有些诧异,但还是规矩地一字不拉地重复,“这些,不是我的工作,如果你指……”

    艾尔粗暴地打断他,“白痴,最后一句就够了。”

    唐汀之眨了眨眼睛,“因为你是艾尔?”

    艾尔重重亲了他一口,心情好得都快飘起来了,尽管唐汀之不善言辞,说出来的话十有八九不像人说的,但是艾尔仍然能感觉到唐汀之对他的善意和好感,他真的很想问问唐汀之,时不时在喜欢他,可是他担心,唐汀之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喜欢。

    艾尔也并不急着知道,现在两个人之见那些温暖的互动,就让他的心被填得满满的,由于他龙血人的身份,他知道俩人不能进展的太快,当性从这段关系中被暂时剥离的时候,艾尔感到自己反而更能体会他们之间温情的点点滴滴。也许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剧变,让他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到了这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