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养父(番外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唐汀之低头想了想,谨慎地问道:“你是想和我结婚吗?”

    艾尔眨了眨眼睛,“什么?”

    唐汀之以为他没听清,放慢语速说,“你是想和我结婚吗?”

    艾尔脸上青一阵紫一阵,“你们国家两个男人可以结婚吗?”

    “根据宪法规定是不可以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也认为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父亲告诉我,要和一个相处起来感觉到舒服的人结婚,我认为我跟你相处并没有感到不适,而且很多人都在催促我结婚,如果你想和我结婚的话,我可以把自己的科研时间抽出百分之……五吧,用于推动男性婚姻合法。”

    艾尔张了张嘴,最后咬牙道:“你这个白痴,要结婚的话为什么非得在这里,去哪个国家不行……妈的,谁要和你结婚啊!”

    唐汀之怔道:“你不是说让我以身相许吗?这个成语在中文里的标准解释是……”

    艾尔一把抓住了他的下巴,嘴里就跟塞了馒头似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确实对这个东方美人充满了兴趣,但是他只想和自己喜欢的人缠绵,谁要和一个男的结婚啊,这有什么必要啊?唐汀之的脑回路果然和他相差太多了,跟他说话,根本就不该拐弯抹角,应该更直白一些。

    艾尔拍了拍他的脸,“我没想过什么结婚,我只是想上你,这样说够清楚吗?”

    唐汀之眨了眨眼睛,“你是指性-交吗?”

    艾尔咬牙切齿地说,“对。”

    唐汀之的眼中竟然透出了怜悯的神色,“很抱歉,现在你……不行。”

    “什么叫我不行?”

    “性冲动会让你变身。”

    艾尔愣了愣,随即骂道:“妈的,我就不信所有龙血人一辈子不做-爱。”

    “这倒也不是,你同样要经受训练,而且学习在性-交时控制自己不变身,是最难的一关,就算是沈长泽这样天资最高的纯血龙血人,也花了八个月,普通龙血人短则两年,长得需要五六年。”

    “你别告诉我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有性-生活。”

    唐汀之点了点头,“是的。”

    艾尔只觉得如遭雷击,心都要碎了。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壮年来说,这不是要他活活憋死吗,尤其是唐汀之这个情商低下的白痴还总在他面前晃悠,摆着一张无辜的脸诱惑他。

    唐汀之叹了口气,“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想和我……不过,无论你想和谁,你现在都做不到。”

    艾尔狠狠捶了下床,“这该死的龙血,你还是给抽干吧。”

    “那是不可能的,你会死。”

    艾尔真想仰天长啸,发泄他心中的暴躁情绪。他抓着唐汀之的肩膀使劲晃了晃,“那就快点教我怎么自控!”

    唐汀之眨巴着眼睛,眼里透出奇异地光芒,“艾尔,你就那么想和我性-交吗?”

    艾尔一口血涌到了胸口,差点儿没喷出来。

    唐汀之点了点头,“我还真没有做过关于自身性吸引力的调查,因为你是第一个对我感兴趣的人,明天我准备一个问卷,你帮我填一下吧。”

    艾尔怒道:“你有病啊!”

    “没有的,我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请不要以这点对我的性吸引力进行误判,毕竟我的调研对象只有你一个,你的观点会非常主观,所以一旦你对我怀有不正确的偏见就可能导致实验数据出现……”

    艾尔终于怒了,扑上来把唐汀之压倒在床上,狠狠地堵住他的嘴唇。

    这个科学怪人最好一辈子不说话!

    唐汀之瞪大了眼睛,伸手就想去拿秒表。

    艾尔恼火地抓着他的手按到了床上,与以往的两个吻不同,这次的亲吻粗暴而直白,艾尔这样身经百战的风流老手,对付唐汀之实在是游刃有余,几下就撬开了唐汀之的嘴,湿软的舌头伸了进去,勾缠着唐汀之的舌头,情-色地□着。

    唐汀之只觉得脸颊突然烧了起来,心跳频率变得特别快,艾尔的舌头灵活地在他口腔中扫荡这种热烈而暧昧的气氛是他从未体验过的,实在是非常的……玄妙……

    唐汀之身上有一种非常干净朴实的味道,很符合他给人的形象,漂亮、但严肃呆板,让人有种想要吃下去却不知道从何处下嘴的无奈。

    艾尔热切地亲吻着他,唇齿纠缠的感觉是如此地美好,却不知道唐汀之能不能感受到,能不能只是单纯地享受这样一个吻。

    俩人气喘吁吁地分开了,唐汀之的嘴唇被亲得红肿,他气息不稳地看着艾尔,轻声道:“很好,你没有变身。”

    艾尔气闷地掐了掐他的腰,“为什么你就不能关注一些应该关注的?”

    唐汀之问道:“比如什么?”

    “比如这个吻你感觉如何,你对我感觉如何?”

    “这个吻感觉很奇妙,很好。”唐汀之诚实地说。

    艾尔脸色稍缓,“那我呢?”

    “你……”唐汀之呆住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