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养父(番外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马达加斯加岛那一役,让世界顶级雇佣兵团“游隼”的老大艾尔·莫瑞命悬一线,也让他被迫变成了一个龙血人。

    当艾尔昏迷两星期,在监护房里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唐汀之。

    艾尔张了张嘴,口干舌燥。唐汀之抬起手做了个制止的手势,“别说话。”他按下一个蓝色的按钮,然后给艾尔倒了杯水,把他扶了起来,慢慢喂他喝了一杯水。

    艾尔睡了太久,头晕脑胀,四肢酸麻,一坐起来只觉得天旋地转,暂时根本无法思考。

    很快,监护房的房门被打开了,一大批身着白大褂的人涌了进来,开始围着艾尔给他做各项身体检查。

    艾尔愣了几分钟,然后开始恼怒,他一把推开一个科研人员,嘶哑地吼道:“别我,烦死了。”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他,艾尔甚至看到堵在门口的两个特种兵已经抓紧了手里的高压电枪。

    唐汀之安抚道:“我们只是要给你检查一□体,请你配合一下。”

    “我不配合,让他们出去,我要喝水、吃饭、洗澡。”这种被人当成怪物一样参观的感觉糟透了。

    唐汀之眨了眨眼睛,想了想,“你们先出去吧。”

    “大校,他现在很不稳定,万一伤到你……”

    “没关系,出去吧,他如果会伤我,他就不会救我,都出去吧。”

    所有人都慢慢退了出去。

    艾尔自己拿起水杯,一饮而尽,然后喘着气看着唐汀之,“我……我怎么了?”虽然他还有些不能肯定,但是昏迷前那仿佛皮开肉绽般的疼痛的记忆实在太强烈了,他知道那不是因为自己被散弹枪打碎了内脏,而是因为唐汀之给他注射了什么东西。

    唐汀之坐到他旁边,平静地看着他湛蓝地双眸,“你变成龙血人了。”

    艾尔的瞳孔猛烈收缩,原来那种好像血液被煮沸了,皮肤被尖刺从内部破开般的痛苦,竟然是因为他变成了龙血人?

    唐汀之微微低着头,摸着自己细白的手,“你当时生命体征很微弱,随时会死,变成龙血人是你唯一可能活下来的机会。”

    艾尔看着自己的手。他变成龙血人了?他变成了那种强大得不可思议、变身时英勇无匹的怪物了?此时此刻,他真是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不过,变成更为强大的生物,总不是一件坏事,至少艾尔可以接受。

    唐汀之看他半天发愣不说话,终于忍不住小声说,“莫瑞先生,谢谢你。”

    “什么?”艾尔回过神,他没听清楚。

    “我说,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艾尔看着他那双黑亮的眼睛里透出的真诚,竟觉得脸皮有些发烫。他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就轻佻地笑了笑,“是啊,我救了你,你怎么报答我呢?”

    唐汀之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希望我怎么报答你?”他的眼睛干净而纯粹,坦坦荡荡,弄得艾尔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

    唐汀之见他不说话,就问了另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艾尔依旧沉默地看着他,他也有些诧异,自己为什么会去救唐汀之。当那枪口对准这个人的时候,他的反应速度足够他对形势做出了判断,他当时该做的是攻击持枪者,或者踹开唐汀之,但是他知道,无论哪个决定,唐汀之都一定会受伤,而且霰弹枪近距离杀伤力太大,唐汀之少不了断胳膊断腿,于是在他的大脑做出最理智的决定之前,他的身体已经先一步行动。

    他可能只是无法忍受这个人在他面前流血受伤吧,如果近在眼前都无法保护他,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没用了。

    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如果你死了,我找谁赔偿游隼的损失去。”

    唐汀之愣了愣,“这个……这个不在预算内,而且我也没有上报拨款的名目,所以我只能私人赔偿你。”

    “算了吧,谁要你的钱?”

    “那你想要什么?”

    艾尔瞥了他一眼,扯着嘴角笑了笑,“你过来。”

    唐汀之靠了过去。

    艾尔捏着他的下巴,吻住了他的唇。

    唐汀之瞪大眼睛,维持着弯腰的姿势,一动都不敢动。

    这是一个很浅的吻,艾尔在那柔软的唇上磨蹭了几下,就放开了他,他戏谑道:“这回不计算我心跳频率了?”

    唐汀之摸了摸嘴唇,“时间太短了……这次的吻,比上次的短。”

    艾尔眯着眼睛看着他,“你的意思是,再来一个长一点儿的?”

    “唔,不是这个意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艾尔露出风流的笑容,“上次的约会,有很多事我想做,却没来得及,如果你想报答我的话,就陪我把约会进行完吧。”

    “约会?还差什么呢?”

    “还差很多。”

    唐汀之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真的有我漏掉的内容吗?”

    “你到底答不答应?”

    唐汀之点点头,“我答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