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养父(番外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沈长泽很早就醒了,他被单鸣的一只胳膊压着,醒过来之后就费劲地从那只沉重的胳膊下边儿爬出来,他摸了摸单鸣的脸,“爸爸,起床了。”他饿了。

    单鸣转了个身,没理他。

    沈长泽爬到他身上,用力拍着他的脸,“爸爸,起来了。”

    单鸣有些不耐烦地随手一推,只听咣当一声,单鸣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回身一看,小奶龙已经不在床上了。

    他赶紧爬到床的那头,看到他的儿子正四仰八叉地爬在地上。他赶紧把沈长泽捞了起来,小奶龙鼻子撞得通红,幽怨地看着单鸣。

    单鸣笑嘻嘻地说,“睡糊涂了……没事儿,你摔不坏的。”

    “你是不是故意的?”沈长泽小声说。

    “不是,天还没亮呢你吵我干什么?”

    “我饿了,还有,今天你要带我去买些我现在用的东西。”

    “你现在用的?尿布?”

    沈长泽气得拿尾巴拍他的脸,“衣服。”

    单鸣捏着他软软的脸蛋儿,戏弄道:“你还穿什么衣服啊?套我的衬衫吧,再说光着屁股也没人看啊。”可能是前段时间他被沈长泽欺压得太厉害了,现在欺负起沈长泽特别来劲儿,一看那幽怨又无奈的小眼神就想笑。

    沈长泽扁着嘴,“你是故意的吧。”

    单鸣捏着他胖乎乎的小腿,一只手就能抓个结实,“我故意的怎么样?你现在打得过我吗?”他摆弄着小奶龙的身体,啪啪拍着那嫩呼呼的小屁股,“嗯?我看你现在还打得过我?”

    沈长泽的尾巴不满地抽打着单鸣的手臂和脸,忿忿道:“你等着,你等着我变回去的。”

    从小奶龙嘴里说出来的威胁,就好像小孩子说“我不跟你玩儿了”了一样又可爱又好笑,单鸣被逗得直乐,“好哇,我看你什么时候变回来,但是在你变回来之前,你先让我玩儿一段时间吧。”单鸣迅速跳下床去,从客厅拿了一部单反回来,“来,我给你拍点儿照片,我都没有你小时候的照片。”

    沈长泽不乐意地拿被单遮住身体,“爸爸我要穿衣服。”

    “穿什么衣服,你以前见着我不恨得随时光着吗。”单鸣一把把床单扯一边儿去了,他露出恶劣地笑容,“今天我就给你拍几张□挂墙上当装饰画。”他扑上去抓着沈长泽就开始拍,长焦镜头下小奶龙细软的鳞片闪耀着淡淡的金光,柔嫩的翅膀无力地扑腾着,小尾巴羞愤地拍打着床垫,赤红的大眼睛里透出丝丝委屈。单鸣玩儿得起劲儿,把沈长泽光屁股娃娃的形象尽收于相机,小奶龙最后累得趴床上都懒得动了,只是不断地拿眼角瞥单鸣。

    单鸣揉着小龙肉呼呼的小屁股,越看这样的小东西越开心,实在是太好玩儿了,比长大了的沈长泽好玩儿多了。

    沈长泽气闷地说,“我饿了,你能不能让我吃点儿东西。”

    单鸣笑呵呵地把他抱了起来,“走我带你出门儿吃饭去。”

    “我这样怎么出去。”

    单鸣从柜子里翻出一件自己的衬衫,套在了小奶龙身上,套完之后发现手脚翅膀都遮住了,可是龙角遮不住,赤色的瞳孔也遮不住。单鸣摸着下巴看了他一会儿,“这样吧,先去商城,我去给你买衣服,你在车里等着我。”

    他抱着小奶龙出门儿了,到了附近的一个商场,停好车后,就自己进去了。他们住的地方在六环以外了,这里是小地方,人不多,不过该有的东西都有。

    单鸣先去了童装区,给他买衣服帽子之类的。售货员问多大的孩子,单鸣比了比自己的胳膊,“两岁,这么长。”

    他一口气买了七八套衣服,还买了三双鞋、两顶帽子和一个小墨镜,提了东西往回走的时候,看到有个大爷居然扒着他给沈长泽留着呼吸的车窗缝隙往里看呢,一边看一边嘴里说着什么,还直跺脚。

    单鸣感激跑了过去,不客气地抓着他肩膀,“你干什么?”

    大爷一拍车门,气愤地说,“怎么有你这么当爹的!把这么小的孩子放车里自己跑出去了,这要出点儿什么事儿可怎么办,怎么有你这么当爹的!”

    “我就离开了二十多分钟,能出什么事儿。”单鸣一边说一边把大爷扯到了一边儿,他担忧地往车里看了一眼,沈长泽用衬衫把自己包起来了,只露了小脸,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出什么事儿?天这么人,憋着怎么办?闷着怎么办?尿了怎么办?让人砸开车窗抱走了怎么办?孩子他妈呢?你会不会带孩子啊?”

    “我会不会管你什么事儿,我这不回来了,你赶紧走吧。”

    大爷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鼻子,“就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当什么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会当父母还弄出个孩子来,真是……”大爷气冲冲地走了,还回头瞪了单鸣好几眼。

    单鸣被莫名其妙数落了一顿,郁闷坏了,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沈长泽扭过头,赤色的双眸中满是戏谑,幸灾乐祸地看了他一眼。

    单鸣拍了下他光溜溜的屁股,“你笑个屁,谁要真把你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