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养父(番外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单鸣就是气得要吐血,也不得不从艾尔手里把沈长泽接过来了,手里轻飘飘的重量让他感觉一切都那么地匪夷所思,他等了三天可不是想等来一个奶娃娃!

    艾尔飞快地跑了,沈长泽的小爪子揪着单鸣的衣襟,仰起小脸无奈地看着单鸣。

    单鸣一脚踢上门,转身回到客厅,把他扔到了沙发上,气闷地坐到旁边瞪着他。

    沈长泽抱着尾巴护在胸前,小声说,“爸爸,我也没想到会这样。”说完还打了个哈欠,“唔,好困。”

    单鸣骂道:“你他妈傻逼啊,让你做什么实验你就做什么实验,你要是一辈子这德行怎么办?”

    “这个实验如果成功了,龙血人的能力能大幅度提升,这个,应该不会一直这样的……”迷你小龙心虚地缩进沙发的角落里,软软的翅膀有些沮丧地垂着。

    单鸣看他垂头丧气的模样,估计也郁闷坏了,要不怎么好几天不敢回来见他,他叹了口气,把沈长泽抱了起来,“几天了?”

    小奶龙软乎乎地窝在他怀里,娇弱细嫩的声调听上去透着几分委屈,“你回来的前两天。”

    沈长泽站起来想抱单鸣的脖子,结果一下没站稳,差点儿扑倒,爪子下意识地去抓单鸣的领子,不想领子也没抓住,反而在单鸣锁骨上抓出一道血痕,沈长泽咬着嘴唇一边看单鸣的脖子,一边偷看单鸣的表情。

    单鸣的脸拉得老长,他想一脚把沈长泽踹飞了,但是他忍住了,怀里的东西太小了,他下不去脚。

    小奶龙羞怯地缩起了爪子,叹了口气,老实地坐在单鸣腿上,脑袋靠着单鸣的肚子,看上去一点精神都没有。

    单鸣看着他小珊瑚一样的龙角,忍不住摸了摸,小奶龙就往他手心里拱,尽是讨好的意味。单鸣就心软了,揉了揉他肉呼呼的小脸蛋,“行了,都这样了,该怎么过怎么过吧,希望你能快点恢复。”

    单鸣把他抱起来让他挂在肩膀上,然后走进了厨房,“你吃饭没有?”

    “没有。”

    厨房里还有单鸣中午从附近的小镇订的快餐,他用微波炉热了一下,然后把沈长泽放到了桌子上,把排骨推到他面前,“吃吧。”

    沈长泽抓起筷子,结果也不知道是手太小、还是爪子不方便,他怎么都夹不起来。

    单鸣把筷子抽出来扔一边儿了,“看你真费劲,直接拿手吧。”

    沈长泽就用小爪子捧着排骨咬了起来,单鸣并没有意识到给身体年龄两岁的小孩儿吃排骨有什么不对的,反正沈长泽那一口牙比人类的厉害多了,没想到啃了几下沈长泽就把排骨放下了。

    单鸣自己也在吃饭,就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不是没吃饭吗。”

    沈长泽苦恼地看着他,“爸爸,我咬不动。”

    单鸣表情凝固住了,看了他半天,伸出手掰开他的嘴,沈长泽前排的牙基本都长齐了,但是用来咀嚼的后槽牙根本只冒出来一点点,用来咬骨头确实勉强,原来龙血人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满口尖牙的。

    单鸣烦得都想掀桌子了。他只好用筷子挑了一块儿炒鸡蛋,塞进沈长泽嘴里,沈长泽鼓着小腮帮子一点点嚼碎了吞了进去。一顿饭下来,沈长泽基本就是他一点点喂出来的,长这么大他第一次知道带孩子是什么感受,他原本以为当年五岁的沈长泽已经够娇弱够难养活了,没想到二岁的奶娃娃更要操百倍的心。

    吃完一顿饭,俩人都累了。

    沈长泽依然是垂头丧气的样子,平时都是他照顾单鸣,现在自己连筷子都抓不住了,这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他很难适应。

    单鸣揉着软软的头发,“行了,就当我带几天孩子呗,别愁眉苦脸的。”

    沈长泽抓着他的衣服,又圆又大的眼睛里满是幽怨,“爸爸,你不要嫌弃我。”

    “我不嫌弃你,你别尿我床上就行。”他单手把小奶龙抱了起来,“你是不是困了?一直打哈欠?”

    “嗯,自从变成这个样子,一直犯困,很想睡觉。”

    小孩儿都爱睡觉,这个单鸣是知道的,他把沈长泽抱进了卧室,放到了沈长泽为他们精心挑选的那张两米五的大床上,可当他看到现在的沈长泽只能占据一个枕头的大小时,他心里别提多郁闷了,“那你睡吧。”

    “爸爸我想洗澡。”沈长泽抓着单鸣的袖子晃了晃。

    单鸣叹了口气,把他拎进了浴室。

    放上温水,他抱着沈长泽坐进了宽大的按摩浴缸里,小奶龙脚尖够不着地,只能站在他腿上,单鸣摸着他身上的鳞片,软软的、滑滑的,原来还没长成的龙鳞是这样的触感,其实跟鱼鳞差不多,沈长泽那对小翅膀拍着水,带着一圈圈涟漪,他的尾巴啪地一声缠住了单鸣的胳膊。

    单鸣甩了甩手臂,“你缠着我干什么。”

    “我怕滑到水里去。”即使是浴缸里的水,现在都能把他整个淹没。

    单鸣把他的尾巴掰了下来,“别缠着我胳膊,我要给你洗澡。”

    单鸣把他放到浴缸用来放置沐浴用品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