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虎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章
    章节字数:13169 更新时间:07-09-19 17:40

    又骑马行了十天后,他们终于踏上虎人族众居的地带。远远看去,一道由灰色巨岩砌成的围墙,屹立在茫茫白雪中,分外瞩目。

    骑马走过建在护城河上的石桥,踏入围墙之内,堡中人已闻讯,远远迎出,将两人迎进堡内。当夏玉言被拓跋虎魂抱着走进岩堡时,心中少不得为堡内的宏大而惊。也不理出来迎接的人,拓跋虎魂抱着夏玉言,笔直地走到大厅尽处的紫金匾下。匾下安着乌木太师椅,背搭青底银花软椅搭。拓跋虎魂将夏玉言抱到椅上,从一个丫环的手里拿过热茶,放在唇边,轻轻吹凉了才端到夏玉言唇边。

    夏玉言张唇,细细喝着,拓跋虎魂这才往下方看去,见到出来迎接的人之中,竟然不见孟太平与步子棠两人,眉头一皱,便问。

    “三弟与四弟呢?”

    “他们……唔……”站在前面的人面面相觑,支吾以对。拓跋虎魂的声音陡然一沉,再问:“他们到底在哪里?”

    目光所指,正是站在最前的杜南,杜南暗暗在心中叫苦之际,后方响起一个仿如天籁的声音。

    “在这里!我和三哥都迟了,请大哥恕罪。”穿着云纹白袍,同色坎肩的步子棠从厅外走进来,背后跟着孟太平,两人脸上皆有难掩的惶惶之色。

    “为什么会迟?”拓跋虎魂一观他俩的神色,就知道必有要事发生,“三弟,有事吗?”

    绿光如箭,却是向步子棠身后的孟太平直直指去,孟太平的肩头瑟缩一下。正要回答,步子棠已抢先向着夏玉言说:“玉言,很久不见了!看来你和大哥的感情似乎好多了呢!”

    正在专心喝茶的夏玉言听见话题竟然拉到他身上来了,微微茫然地抬起头来。

    见他终于抬起头来,步子棠俊美的脸上牵起一抹如花笑靥。

    “玉言,看你和大哥的姿态就知道你们的感情已经一日千里,实在可喜可贺。”

    不解地眨眨眼,夏玉言顺着他的眼神往自己身上看去。

    拓跋虎魂的右手捧着茶喂他,左手轻轻地扶在他的腰肢上,他的头则靠在拓跋虎魂怀中,夏玉言才察觉到自己与拓跋虎魂的姿态是何等亲密、何等暖昧。

    双颊倏然薰红,夏玉言慌慌张张地伸手,将拓跋虎魂推开。

    拓跋虎魂哪里肯放开他,反而把他搂紧了,调笑着说:“这些天来我们都是这样过的,怕他们看?”

    他说的都是实话,夏玉言身子不灵活,一路上,大大小小的事都由他侍候着,更亲密的都做过了,何况倒茶喂水这些小事。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令厅中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看着步子棠他们脸上挂着的暖昧笑意,夏玉言更加害羞。

    “很多人呢,不要!”连耳朵尖都红透了,垂着头,压着声音嚷着。拓跋虎魂知道他脸皮薄,受不得别人注目,便放开他的身子,将茶杯放到旁边的木几上。

    夏玉言松一口气,抬头,又察觉众人还是定定地看着他,心中极不自在,手不安地拉着衣角。

    他本来不是如此胆小羞怕之人,只不过,这些日子来,与拓跋虎魂之间的关系的确就如步于棠刚才所言“一日千里”,这时候,经步子棠一说,只觉众人都看穿了他与拓跋虎魂间的私密情事,在暗暗笑话,他心中自然万般不自在。

    拓跋虎魂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勾唇笑一笑,对他说:“玉言,路上颠沛,我想你也累了,我叫小杜先送你去休息,我和三弟他们交代两句就进来陪你。”

    夏玉言登时松一口气,立刻点头同意,拓跋虎魂把他抱起来,叫杜南上前交待两句,便着杜南把他抱进内堂去。

    看着杜南把着夏玉言走进内堂,同时打发其他人离开,拓跋虎魂大马金刀地坐在太师椅上,脸色一沉,虎目如炬地瞪着底下的步子棠与孟太平,说:“你们到底闯了什么祸,说吧!”

    孟太平浑身一震,登时跪了下去,步子棠早知道瞒不过去,轻轻叹一口气,便把事情说出来了,“三哥……想强暴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为保清白,竟然自尽了。”

    “哪个女人?”拓跋虎魂不解地挑起眉头。

    “翠姬。”

    “死了吗?”拓跋虎魂大为震惊,忙不迭追问。

    不是他好心得关心翠姬的生死,只怕因她之死,令夏玉言恨他一生。

    “死不了,不过,我替她把过脉,发现她……”步子棠顿一顿,察看拓跋虎魂的脸色后,才小心翼翼地接下去,“有了三个月身孕。”

    ***

    穿过几条长廊与厅堂,杜南把夏玉言抱进内室,放到椅上,便退下去了。

    夏玉言扬眸打量,只见四周尽是乌木梁柱,地上铺着长长的羊毛地毯,左边是乌木雕虎长条案,案上置着一把金刀,房间尽头安着一张胡床,床上铺着浅蓝撒银锦垫,还有纯白的毛裘衾子。

    室内陈设简约大度,夏玉言越坐却越觉得不安,双手无意识地把玩着放在小几上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