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虎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八章
    章节字数:10518 更新时间:07-09-19 17:39

    第二天睁开眼时,已经日上三竿了。

    揉着昏沉沉的额头,在步子棠的帮助下靠着床头坐好,刚抹过脸,一阵迎亲的喜乐声与鞭炮声从远处隐隐约约地飘来。

    夏玉言登时怔忡,蹙起柳眉,抬头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九月二十七日。”

    步子棠不在意地回答,把膳食放下后,便捧着洗脸盆转身离开。

    九月二十七日……九月二十七日……在心中默念两遍,夏玉言的脸色随之黯然。

    丝竹声渐渐飘远了,他的心思却早已沉沦在无边的神伤之中,默然垂首呆坐,久久无法回复。这一坐就是三个时辰,期间,步子棠进出多次,见他呆坐床头,连床边的饭菜也没有动,忍不住上前摇一摇他的肩膀。

    “夏玉言,你怎样了?”

    夏玉言肩头一颤,抬起头来,一时间,像认不出步子棠一样,顿着半晌,才答:“我没事……”

    答完后,他再次失神,步子棠见状,忍不住挑起好看的眉头,问:“大哥昨天对你示爱时到底说了什么?竟把你吓成这样。”

    步子棠这么一说,倒把夏玉言的心事勾起来,他颦起眉心,轻声答:“没有。”

    “大哥向你示爱时,说话温柔吗,还是像平日一样粗声粗气?”步子棠满脸好奇地追问起来。

    “他没有告诉你吗?”夏玉言苦笑,心想:昨夜那样也算是示爱吗?

    “他说得不清不楚的,令我好奇得很,玉言,不如你将他对你说的话,向我复述一遍。”

    步子棠笑着,顽皮地眨眨眼,但见明眸如珠,皓齿红唇,芳泽无加,一室像凭空添上无限春色。夏玉言不由得看得呆了,半晌后,才回过神来。

    “若他要喜欢,也该喜欢像你这样的美男子,为什么要招惹我?”声音既是不解,亦是怨叹。他本身的长相也是清秀温文,但是若与步子棠的俊美相比,却难望其背。

    “傻子!大哥从来不喜欢男人!”步子棠掩着唇,吃吃地笑起来,“别说我自夸,由我十多岁开始,就有很多男人对我想入非非,不过,大哥从来没有,他只对丰胸美臀的火辣美人有兴趣!”

    “那为什么……?”夏玉言更加迷茫了,弯长的柳眉蹙得紧紧的,在鼻梁上落下不少皱纹。

    “我想,是你的善良和温柔把他吸引了,他变成老虎时受伤,是你救了他,照顾他。”

    “那只是巧合。”若早知道他是个坏蛋,谁要救他!夏玉言孩子气地噘起唇。

    步子棠看见了,似笑非笑地问,“那我问你,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会否再救他?”

    夏玉言迟疑,半晌后,咬一咬唇,不情不愿地回答:“……会。”幼承庭训,即使明知道会惹祸上身,他也无法见死不救。

    “这就是大哥喜欢你的原因了。”步子棠笑说。

    “男人喜欢男人,你不觉得很奇怪?”夏玉言微微地蹙起眉心。

    情爱上的喜欢应该是合乎天道的,男人喜欢女人,女人喜欢男人……生长在淳朴的农村里,夏玉言的心思亦被感染得淳厚纯真,龙阳之好,断袖分桃,这些违逆伦常的事,他从来连想也没有想过。

    “不觉得!男人,女人都是人,为什么只准男人爱女人?”步子棠摆摆手,用不以为然的神色说,“情爱本来就是浑然天成的,爱就是爱,我不觉得应该拘泥于男女之分。玉言,依我看来,你也不是守旧顽固的人,其实,你是否很讨厌大哥?所以不肯接受他。”

    沉思半晌,夏玉言轻声答:“我……不讨厌他。”

    虽然拓跋虎魂囚禁他,对他轻薄无礼,但是拓跋虎魂也救过他,用心讨好他,严格来说,他并不讨厌拓跋虎魂,事实上,他从未讨厌过任何人。

    他不讨厌拓跋虎魂,甚至对拓跋虎魂存在一定的好感。

    野性的魅力,霸道的温柔,充满生命力的狂妄,都是令人羡慕、渴望的,不过,这样也不等于喜欢。

    “既然不讨厌他,那就随我们一起走吧!”步子棠自以为是的语调,令满腹烦恼的夏玉言也忍不住好笑地摇摇头。

    “不讨厌不等于我愿意跟随一个对我心怀不轨的男人远走他乡。”

    “玉言,大哥虽然霸道,但是他对亲近、喜欢的人向来很好,你以后和他在一起,他绝不会亏待你!塞外的天气虽然变幻莫测,但是我们生活的岩堡风光极好,而且仆役财宝,无一缺少,总比你身子不方便,又没有亲人照顾地住在这里好。”步子棠巧舌如簧地说服他,顿一顿后,见他没有什么表情,便问:“在这里,你是否有留恋不舍的事物?”

    “我……”夏玉言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

    爹娘已经仙去多年,翠姬出嫁后,与他再无关连,私塾根本难以营生,而且,即使私塾关门,学童亦可到邻村上课。一件一件地仔细思量,夏玉言发觉,此时此地,竟再无任何人事,值得他留恋不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