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虎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七章
    章节字数:9146 更新时间:07-09-19 17:39

    白云飞去夕烟寒,金风潇洒雁影归。在夕阳秋光之下,夏玉言将轮椅停在井边打水,几名在附近守着的汉子跑过来,自告奋勇要帮助他,却都被他婉拒了。

    将木桶扔下井后绞动辘辘,沉重的水桶将轮椅坠得倾前,夏玉言的上身微微地贴在井边,像快要掉进井中似的。

    拓跋虎魂远远看见了,大步跑过来,伸手将他扯回来,按着他的肩头,将他压在轮椅上,同时,蹙着眉头问:“你在干什么?”

    “打水。”一目了然的事,为什么要问?左肩被他粗暴的动作按得生痛,夏玉言皱起眉头,尽量用柔和的语气说。

    “你的手按得我很痛,请放开吧!我还要打水沐浴。”

    “为什么不叫人帮?”拓跋虎魂将手放开了,看着他,眉宇间满是不满。

    “我自己可以。”弯长的柳眉轻轻蹙着,夏玉言想:这种惯常做的活儿,哪用别人帮忙?拓跋虎魂不以为然地歪一歪唇角,冷声说:“连走也走不了的废人,做得了什么?”

    话未说完,他就知道自己的语气太恶劣了,果然,夏玉言的脸色立时刷白如雪,攥着拳头,深深吸一口气,用颤抖的声音对他说:“我不是废人,虽然不便于行,但是我还有双手,可以料理自己的生活!”

    料理生活?该不是指做那些难以下咽的食物,还有用快要掉下井去的姿势打水吧?拓跋虎魂在心中恶意地想,当然,他没有将话直接说出口,这几天来,在他刻意经营下,他与夏玉言的关系较之前好多了,他不想在此时功亏一篑。

    “总之,你给我坐着别动。”冷言命令之际,手提着麻绳,臂膀一抖一收,满满的一桶水便从井中飞出,落到他的手上,提着满满的一桶水,拓跋虎魂回头,问:“水已经打了,你要干什么?”

    夏玉言有点迟疑,半晌后,才答:“我想……沐浴。”

    自从拓跋虎魂等人霸占他的房子后,一直都是由杜南或步子棠将热水捧到寝室里供他沐浴净身的,不过,自从他打昏杜南后,杜南一见到他就远远避开,而步子棠今天一早就不见人影,一直没有出现,所以,他才出来打水。

    “啊!原来是打水沐浴……”拓跋虎魂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抬起头,左右张望片刻,接着,挥挥手将在远处树下与人聊天的杜南叫了过来。

    将水桶递给杜南,低声吩咐几句后,拓跋虎魂推着夏玉言向屋里走去,边走边说:“小杜把水烧好后,就会叫我们。还有,下次有什么事都叫别人做!别自己做得满头大汗。”

    听到他的话,夏玉言只得点头。自从在溪边骑马回来后,拓跋虎魂变得更奇怪了,不时关心他,找借口亲近他。夏玉言不是笨蛋,早已发觉事情不寻常,却没有办法阻止。

    面对野兽,固然要挣扎反抗,但当野兽披上人皮,他反而无措起来……颦眉,满脑紊乱地想着的时候,拓跋虎魂已将他推到寝室里去。

    “在想什么?”

    “没有。”夏玉言心不在焉地回答,抬头,正好看见桌上放着的青花白底瓷杯。

    小小的杯中装着半满的水,一枝花浮在杯中。

    是那天拓跋虎魂硬塞到他手上的小雏菊,已经枯了大半,花瓣都变得褐黄,夏玉言却没有把它丢掉。那么美丽的小花,被摘下来不到几天就枯萎了,他看在眼中不由得升起淡淡愁思。

    愁思难掩,拓跋虎魂顺着他的眼神看去,也看见那朵枯萎的雏菊。

    “已经谢了,明天,我再采一朵给你。”

    “不!请不要。”夏玉言连忙摇头,听到他的拒绝,拓跋虎魂不悦,拉长声音长长地“哦……”了一声。

    夏玉言知道他不高兴,轻轻地叹一口气。

    “花好好地长在泥里,何必把它摘下来,要它的命?”探长手,把花从杯里拿起来,用衣袖把上面沾着的水珠小心翼翼地抹干,之后,拿起放在旁边的一本书,将花夹在书中。

    “一朵花而已。”拓跋虎魂听见他的话,勾起嘴角,笑问,“是不是读书人都有伤春悲秋的毛病?”

    “我不是伤春悲秋,只不过……”夏玉言意欲辩解,中途却迟疑起来,声音渐渐隐没下去。

    “只不过什么?”拓跋虎魂理所当然地追问起来。

    “只不过……”夏玉言犹疑半晌,咬一咬牙,把话接下去,“只不过觉得花儿死得冤枉。拓跋虎魂,我是男人,花儿再美也动摇不了我的心,我只想你带着你的人尽快离开,别再扰乱我的生活。”

    他的性子温和淳厚,这几句话于他面言,语气已是极重,说出口后,他的心不停地跳着,眼角悄悄抬起,用不安的目光悄悄打量拓跋虎魂的脸色。

    只见拓跋虎魂那张锋利挺拔的脸孔,表情僵硬,脸上铁青一片。手在身侧紧紧攥成拳头,提起,放下,提起,再放下,最后,斗大的拳头重重落下。

    喀啦啦!巨大的声音在室内响起,拓跋虎魂怒极拂袖而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