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虎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章
    章节字数:6216 更新时间:07-09-19 17:39

    闲坐树下,仰望天高云轻,清凉秋风吹过,卷起落花缤纷,夏玉言举起掌心承接,朵朵金桂落在白皙的掌心,沾得满手清香,当风再次吹起,桂花落地,璀璨如同洒金。

    蓝天白云,满地金黄,不远处,马儿踱步吃草,其他人都到山上狩猎去了,只留下七、八名汉子围在水井旁赤膊嬉闹,夏玉言远远看着,露出会心微笑。

    金风玉露的时节,难得悠扬闲暇的心情,唯一令他不自在的是从左边传来的目光。

    拓跋虎魂就坐在左边的一块石头上,夏玉言在树下坐了多久,他就看着他多久,眼神炯炯,虽然无形无迹,却令夏玉言觉得浑身不自在,拓跋虎魂的眼神并不冷,也不锐利,只似一团烈火,把夏玉言紧紧包裹。

    身子渐渐滚烫起来,夏玉言不安地抱着肩,咬着唇,满怀忐忑。

    突然的退让,突然的示好,突然的注视。没有什么比被一个心怀不轨的人窥觊更加可怕,他甚至不明白拓跋虎魂还想对他做什么……

    夏玉言想: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或者他应该直接问清楚,至少省得心烦!

    指尖放到轮椅的两个轮子上,想动,却忽然怯懦起来。

    扬起眼帘,悄悄地向拓跋虎魂盼去,窥探的视线被立刻发现,拓跋虎魂还朝着他灿唇而笑,露出白花花的牙齿。

    居心不良!居心不良!在心中连连念着,夏玉言更加胆怯忖道:还是不要问吧……太可怕了!犹疑挣扎之际,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夏玉言应声抬头,只见两个人从小路遥遥地走过来,渐渐接近。

    在井旁嬉闹的汉子都停下手来,用警惕的眼神瞪着来人。夏玉言定一定神后,便将他们认出来了。

    “牛大叔,小牛,你们为什么会来?”推着轮椅,夏玉言惊讶不已地迎上去!

    “……几天都不见你在村里出现,私塾也突然休课,我有点儿担心,所以带着小牛过来看看。夏夫子,你……没有事吧?”牛大叔边说,边环顾四周的陌生人,接着,压下声音问:“夏夫子,他们都是什么人?”

    “……”夏玉言还未回答,拓跋虎魂低沉沙哑的声音忽然插进来,“我是玉言的表兄,是个商人,近日路过此地,故前来探望,其他人都是我的伙计。”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拓跋虎魂已经走到他的身旁,牛大叔,抬眼,只见他的五官锋利,双眼不同寻常,竟是青绿色的,而且眼神凶悍,浑身散出一股慑人的气息,仔细打量过后,牛大叔反而更加疑惑。

    “夏夫子,他真是你的表兄?”

    “他……”夏玉言抬起头,欲言又止,他心中明白眼前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必需用尽方法明示暗示,令牛大叔他们知道他正受到威迫,囚禁。

    在心中急急盘算,眼神流转不定之际,惊见本来在井旁嬉闹的汉子已经从后围过来,目露凶光,有些甚至已经把手按在大刀的刀柄上。

    拓跋虎魂弯下腰,附在他耳边,用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听到的,既轻柔又阴森的语气,“玉言,你有什么话想说?直接说出来吧!我完全不会‘介意’!”

    威胁的意味呼之欲出,夏玉言白皙的喉头不安地上下滑动,拓跋虎魂正在提醒他,若他稍有异动,只消一个指令,一抹眼色,牛大叔与小牛便将身首异处。

    夏玉言的脸色刷地发白,牛大叔虽然听不到拓跋虎魂说的话,但观其神色,心知有异,当下,便向儿子打个眼色,一同把手探向腰间,拔出猎刀。

    “大哥。”围在他们身后的汉子也把刀柄握紧,同时向拓跋虎魂看去,只待他一声令下,杀人灭口

    眼前已成剑拔弩张之势,夏玉言脸色青白,满心忐忑不安,拓跋虎魂他们人多势众,个个剽悍壮硕,若拔出刀来,莫说只有牛大叔与小牛两人,即使村子里的壮丁加起来,只怕也难以一拼。

    偏头斜看,正见拓跋虎魂唇角带笑,勾起一抹无形杀机,挣扎不已的夏玉言,终于下定决心,咬一咬牙,之后,开口说:“牛大叔,他当然是我的表兄。”

    “夏夫子,既然他是你的表兄,为什么我没有见过?”牛大叔依然怀疑。

    “他是我娘亲的小妹所出,只不过小姨在我年幼的时候就搬走了,而他一直在外面经商,多年来第一次回乡,所以你不认得他是理所当然。”脸上勾起一抹牵强的笑容,夏玉言仔细解说,只望将他俩尽快打发离开,以免牵累无辜。

    “原来如此……”牛大叔这才点点头,把猎刀插回腰间。

    见夏玉言如此识趣,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的拓跋虎魂满意不已,向站在后面的汉子点点头,示意他们散开,不必再戒备。

    事情至此,本已告一段落,谁知一直安静地站在牛大叔身后,看着拓跋虎魂的眼神充满好奇的小牛忽然开口说:“爹,你看见吗?他的眼睛是绿色的,和那天我用箭射中的老虎的眼睛很相似。”

    此言一出,拓跋虎魂的脸色立刻就沉下去了,背上的伤口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