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虎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二章
    章节字数:5722 更新时间:07-09-19 17:38

    熟悉的木轮声响起,正在木桌摆上碗筷的翠姬不必回过头去,便知道是夏玉言回来了。

    “玉言,快过来吃饭吧。”

    “嗯。”夏玉言点点头,将轮椅在桌旁停下来。

    “喝口热汤,是笋片豆腐汤。”翠姬露出娴熟的笑颜,挽起衣袖,用勺子舀一碗热汤递给夏玉言。

    “谢谢。”

    “篮子里放着什么?”翠姬指着挂在他轮椅椅柄上的菜篮。

    夏玉言喝一口热汤,不经意地回答:“是张大嫂给我的束修。”

    翠姬提起菜篮,伸手往里面翻两番,接着,奇怪地问:“为什么只有四片肉干?”

    “唔……回家时,我遇见几头野狗,所以把肉干喂给它们了,”夏玉言心虚地垂下头,定定看着碗中浮沉的笋片,不敢直视翠姬。

    “玉言,你就是心肠太好了。家中的环境不好,怎可以将肉食浪费在外面的野狗野猫身上呢?”翠姬不认同地摇摇头。

    夏玉言将头垂得更低,看见他的样子,翠姬亦不忍再责怪他。

    “是我的语气重了,你别放在心上。”她踏前两步,软着嗓子在他头顶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城中福华绣庄的李老板称赞我绣的荷包手工很好,由下个月开始,要我多绣二十个送到他的绣庄去,而且。他也答应会加我的工钱,到时候我一定要为你做一席丰富的菜肴,还要做几件新衣服。”

    “翠姬,其实你根本不缺银两,你本来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不需要为我的生活……这么辛苦……我……”夏玉言叹气。

    翠姬的爹是本村村长,家中有房产,田地十数亩,虽不致大富大贵,却也是富康有余。若非为他帮补家计,她根本就不必熬夜为绣庄赶做刺绣,更不必操持家务。

    “玉言,别这样说,我从来没有责怪你。”翠姬体贴地笑一笑。

    “我真是个……无能的男人。”镶在柳叶眉下的一双眼眸黯然,夏玉言的声音低沉下去,满满的都是愧疚。

    她越体贴,越为他劳心劳力,他心中就越觉得难受,也越来越觉得翠姬父母希望悔婚的想法是正确的。

    翠姬弯下腰,伸手抚上他的脸颊,神态娇柔地说:“你忘记了吗?我们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妻,而且,我很快就会成为你真正的妻子……玉言,为所爱的人做事,我根本不觉得辛苦。”

    深情的双眸互相凝视,唇与唇缓缓接近,相贴,他们的吻不是激烈如火,只是细水长流。木簪委地,如云秀发流泻,雪白的玉手缠上宽阔的肩头,在渐渐升温的热情中,怯懦退却的是夏玉言。

    温文的脸孔上流露出忐忑为难的神色,他突然举起双手将翠姬推开。

    “玉言?”突然被推开,狼狈地跌退两步,才扶着桌边将身子稳定下来,翠姬美丽的脸孔上浮起惊讶与难堪。

    “我……我……”夏玉言也讶异于自己的举动,脸色刷地白了下去,“翠姬,我……”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夏玉言急得咬着唇,神色无措。

    翠姬则脸色潮红,难堪地抱着肩头,空气倏忽之间沉默下来,安静得令人尴尬。

    好半晌后,翠姬首先装出一抹牵强的微笑,在桌边的榆木小条凳坐下。

    “晚饭都凉了,快吃吧。”说罢,便拿起木箸,饭碗,先吃起来。

    看着她挂在唇角的那抹强笑,夏玉言迟疑片刻,也拿起碗筷,默默用膳。

    席间,除了碗筷碰击的声音外,再无其他。

    用膳后,把碗筷收拾好,烧热井水,梳洗一番,当夏玉言擦着长发,从外面回到房子时,厅里的灯火已经尽熄,翠姬也已经离开了。

    “唉……”再无他人的房子里,响起夏玉言无奈的叹息,在厅堂静坐良久,直至睡意渐浓,他才起了睡觉的念头。

    拨开分隔寝室的布帘进入,房内灯火骤亮,眼前的景象叫他呆若木鸡。

    放在榆木方桌上的油灯亮起闪烁的橙光。照出乌丝玉颜,延颈秀项,削肩纤腰,丰胸雪肤……美得令人炫目。

    “翠姬?”

    “玉言……”

    他傻愣愣地看着她,她羞赧地回望他,在摇晃不定的火光之中,缥缈着一份艳逸的媚意。雪白的身躯随之贴上,衣裳既褪,只余软玉温香,夏玉言顿觉口干舌燥,心跳如雷,难以自持。

    “玉言……”耳畔再次传来幽幽低唤,像在催促,像在引诱。

    心猿意马,一把热火在体内翻腾,握着双拐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再紧,最后,他选择了退后。

    “翠姬,别这样。”不敢直视那身丰腴雪白,夏玉言把头垂得很低,弯身,看着散落地上的衣裳,“先穿上衣裳吧。”

    “你……!”杏眼瞪圆,将唇咬得扭曲,翠姬狼狈地拾起衣裳,披在身上,同时尖声质问起来,“夏玉言!你对我到底有什么不满?我们快成婚了,你……你却总是一副……不热衷的样子!”翠姬咬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