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虎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2
    “应该叫什么名字呢?虎虎?小自?唔……小黑?”

    烦……皱成一团的斑纹像在诉说它的心情,老虎索性阖上双目,懒得管他。

    夏玉言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后,用力拍一拍前额,“呀!我想到了,就叫小花吧!”

    老虎赫然睁眼,恶狠狠地瞪着他,夏玉言宛若不觉,轻抚它身上的软毛,笑着说:“小花,小花,这个名字真动听。”

    “吼——!”老虎不满地吼叫,露出两排白花花的獠牙。

    “很喜欢这个名字吧?”

    笑颜灿烂,夏玉言高兴得不住叫道。

    “小花,小花,小花,小花。”

    他每叫一声,老虎的脸色便难看三分,两颗锐利的獠牙不住磨着,发出刺耳的噪音。

    夏玉言却是不怕,几天相处下来,他已经知道这头老虎极有灵性,绝不会随意伤害他,瞪着那张灿烂的笑颜,老虎虽然不悦,却也拿他没有办法。

    夏玉言径自高兴了好一会,才继续拿起帕子为老虎擦身,之后解开缠在它身上的布条,小心翼翼地把敷在伤口上的旧的抹走。黑漆漆的草药被抹走后,露出鲜艳的伤口,已经七天了,虽然血早已止住,但是皮肉依然翻开,没有愈合的迹象。

    “很痛吧?”夏玉言叹一口气,修长白皙的指头,怜惜地抚过伤口四周,小牛那箭刺得很深,这样的伤口,只怕非得两三个月方能结痂痊愈。

    摇摇头,夏玉言拿出草药,含在口中嚼两嚼,再敷在伤口上,接着,拿出干净的白布条为它包扎。

    将布条缠上几圈,打上一个漂亮的小结,夏玉言满意地点点头,却发觉本来正在专心吃东西的老虎忽然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顺着它的目光,伸手向嘴角摸去,指腹立时沾上墨绿色的药汁。

    “原来弄脏了。”夏玉言了然,顽皮地伸出舌尖舔去指腹与唇角上的药汁。粉色的舌尖滑过白皙的肌肤与淡红如花的唇瓣,添过的地方泛起水嫩的光泽,散发出与他清秀文雅的外表截然不同的无言魅惑。

    将药汁舔掉,夏玉言扬起眼帘向老虎看去,它依然定定地看着他,一眨不眨。

    “小花,怎么了?为什么看着我?”夏玉言困惑地眨眨眼,伸手轻轻抚过老虎颚下的软毛。

    文人柔软无骨的掌心,滑过温暖的躯体,青绿的虎眼内燃起两簇火苗,烈焰炯炯。

    “是不是累了,想一起睡觉吗?”夏玉言只觉得奇怪,毫无戒心地举起双臂,从后环抱它的腰背,将脸与上半身全都赠在老虎柔软的毛皮中。

    雄厚的肩背瞬间绷紧,随之柔软。

    修长的肢体,规律的心跳,温柔的气息,老虎在短短一瞬间已经再次确定,这样的一个男人根本毫无威胁性。

    夏玉言的头垂下,薄得看见血管的单眼皮敛下,两扇墨黑的眼睫在脸颊上落下影子,淡红的薄唇微张,轻轻打个呵欠。

    淡淡的桂花香气从白皙的脖子飘扬,细腻温和的味道足以令铁石溶化,贴近的身躯竟然令从来凶悍,而且戒心极重的老虎感到一阵奇异的安心。

    一双炯炯虎目中绿光飞闪之际,外面传来一把娇媚的女声。

    “玉言,你在里面吗?我看见天窗打开了。”

    听到翠姬的声音,闭目小睡的夏玉言立即心虚地抖一抖。猛然睁开眸子。

    “在!我……我在找东西。”

    “要我进来帮你吗?”

    进来?那不就会看见他偷偷藏起来的老虎吗?夏玉言不由得慌张起来,也忘记了翠姬与他之间有一门之隔,忙不迭摆手拒绝。

    “不!不用了!”

    “唔……那好吧!找到了就快出来,我已经做好晚饭了。”

    “嗯!我知道了。”

    听到她的脚步声走远,夏玉言登时松一口气,放开搂着老虎的双手,改为撑着墙,移动身体,试图坐回放在不远处的轮椅上。

    宁静的安心被打破了,老虎先是不悦地瞅着门板,当门外的人离开后,就改为睨着夏玉言,眼神冷冷如冰。

    夏玉言没有留意到,只顾着专心地撑着墙,从草堆上起来,不过,墙壁平滑,无法借力,他试了几次,都无法支撑身子,反而一再跌回草堆中。

    四散的草屑沾了一身,夏玉言垂头,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忍不住攥起的拳头,用力捶打无力的双脚。

    叹气,他改为以双手撑着草堆。虽然有点难堪,但是别无他法之下,也只得拖着双腿向轮椅爬去,就在他开始动作之际,一直冷眼旁观的老虎突然站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向他的后颈噬去。

    “啊……!”被咬住的那一刻。夏玉言吓得魂也飞了,只道死亡近在咫尺,老虎却只是轻轻咬着他的后领将他丢上轮椅。

    天旋地转之后,睁开眼睛,夏玉言才知道到发生了什么事,坐在轮椅上,犹有余悸地摸一摸后颈,完好的手感令他松一口气,接着,垂头,用带着几分尴尬的神色向老虎说:“小花,对不起。还有……谢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