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虎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9105 更新时间:07-09-19 17:37

    八月桂花香,明月渡中秋。无云的黑夜里,一轮明月高悬,秋虫唧唧,浓郁的桂花香随着秋风弥漫。

    简洁的青竹小屋后,金黄的桂花树下,摆着一张榆木方桌,桌上放着应节的水果和食品,旁边坐着一男一女。

    女的梳着简单的发髻,斜插银簪,穿着绣有合欢花纹的翠色襦裙,脸上虽然脂粉末施,但是肌肤雪白,蛾眉杏眼,眉宇间带着一分坚贞,两分风情,容姿如同文人笔下的仕女丹青,美丽得令人怦然心动。

    “玉言,尝一尝桂花糕,是刚做好的,还热着。”她小心挽起衣袖,用木箸央起一块黄澄澄的糕点,放到男子的碗中。

    “谢谢。”他点点头,夹起桂花糕咬了一口,赞道:“果然清香甜美,翠姬,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夏玉言的嗓子和他的名字一样温润如玉,明月光华下泄,照在他的脸上,映出一张不算太过俊美,但眉目清秀的脸孔。

    光滑的额头下是一双长而弯,浓中见底的柳叶眉,白皙的单眼皮下镶着一双凤眼,眸光柔和,乌亮如珠的色泽中泛着令人心动的温柔,鼻尖而笔挺,唇瓣薄而淡红。

    他作书生装束,头戴青布,穿着素色的儒衫,身材虽然略见单薄,却更显气质温文敦厚。

    翠姬水嫩的脸颊飞起两朵红云,用青葱的手指指着他说:“倒不如说,你的嘴巴越来越会说话了。”

    “只要说的都是真心话,就行了。”夏玉言微笑,捧着茶杯,仰头看天,天上无云,明月如盘,金黄的颜色中淡淡的阴影就是千古传颂的嫦娥与玉兔。

    “翠姬,晚了,你应该回家去了,否则……伯父母又要亲自来带你回去了。”“提起爹娘,前天他们来找你是因为什么事?”

    “没什么,只不过……闲聊几句。”听她提起她的双亲,夏玉言勾起薄唇,露出一抹牵强的微笑。

    “他们找你闲聊?哼!我不相信,自从夏叔叔死后,他们过来多少次,一只手就数光了。”翠姬呶呶唇,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垂下眼帘,夏玉言摇摇头,说:“翠姬,太晚了……你回家去吧!”

    “那……好吧,反正绣庄要的荷包,我还未绣好。”知道他有心拉开话题,翠姬迟疑片刻,打滑追问的意图,站起来,同时轻声叮嘱,“明月虽美,但秋夜寒凉,你也别太晚休息。”

    “我知道了。”

    翠姬走了两步,还是不放心地回过头来:“觉得凉就进屋去,东西都放着,让我明天过来收拾。”

    “好了,我都知道了,别操心。”夏玉言笑着答应,翠姬这才放心地步上小路回家。

    闲坐树下,夏玉言独个儿吃着糕点,偶尔抬头赏月,虽然风雅,却感无趣,一阵秋风吹过,确实带来几分凉意,夏玉言伸手,拉好衣襟,双手按在身侧,向后推了几下。

    壳拓壳拓……木头转动的声音响起,他的身子也随之移动。

    明显双脚不便的夏玉言,坐在木造的轮椅上,用双手推动车轮,正打算回屋里去,忽然,听到一阵从远处传来的低嘎吼叫声。

    “啊?”他的好奇心起,歪着头想了想,推着车轮,转了半圈,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直寻去。

    从小路穿过茂盛的桂树林,在一块等身高的大石前停下来。夏玉言弯身向前,拨开长草,竟然看见一头大老虎。

    老虎早已绷紧了身子,一见他探头窥看,便猛然向他扑去。

    他身负残疾,欲退不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虎张着血盆大口向自己噬来,利牙只不过离颈三寸,老虎忽然痛叫一声,倒地,滚了几圈,方勉强定下身来。夏玉言这才看见老虎背上插着一支利箭,血如泉涌,将黄黑相间的毛皮都染成一片鲜红。“吼……吼!”老虎痛苦地支撑起身,长着白毛的耳朵乃至利爪都在不断颤抖,但依然虚张声势地对着夏玉言皆目咧嘴。

    看着它明明痛得浑身颤抖,但依然逞强地支撑着的样子,夏玉言倏然不忍起来,霎时间,竟忘了眼前是一头吃人的老虎,怜惜地看着它。

    这时,一阵参差不齐的脚步声渐渐逼近。

    “夏夫子?已经很晚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夏玉言将长草拨好,若无其事地回过头去。

    “中秋月明,我出来赏月而已,牛大叔,你们呢?中秋佳节,为什么不早点回家过节?”

    被称呼为牛大叔的粗壮汉子,踏前两步,挥一挥手上的长矛,说:“我和小牛上山打猎,只顾追捕猎物,把时辰都忘了。对了!夏夫子,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受伤的动物经过?”

    “哦……原来你们走失猎物了。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呢?”夏玉言微微敛下眼帘,没有直视牛大叔父子。

    “是老虎!一头大老虎!”站在牛大叔身后,肤色黝黑的年轻小伙子抢着回答,还很兴奋地挥舞着手上的弓箭,说:“是我射中的,它伏在树上,我一箭就射中它了!”

    “浑小子,还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