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军色[军旅]+番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之军色
    夜幕拉开,整个天空似一个镶满钻石的黑色绸缎。

    连祁山望着连浩东归来的方向终于说了一句话:“连家的男人每个都是好样的。”掏出手帕擦擦眼角的泪水,走下船舰。

    连浩东从担架上翻下来,满怀愧疚的走到连祁山的前面,敬了个军礼,“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连祁山本立刻回敬军礼,本来已经擦干的眼泪,又布满了一层云雾,他打量了一下伤痕累累的连浩东,点了点头。“浩东,首先我要替国家说一句,谢谢你!你是人们的好军官。其次,我要以父亲的身份说一句,好孩子,你是我们的骄傲!”

    连浩东微微一笑,上前抱住了连祁山的肩膀,“爸爸,您放心吧,您儿子永远都是你们的骄傲。”

    父子二人有多久没有这么拥抱过了?没有二十年,也有十年。

    扬帆而归!

    随舰而来的军医在军舰上给连浩东进行手术,受伤地方的肉由于浸泡了太久海水已经腐烂,须剪掉,然后让新肉长出来。

    陈晓瑟站在手术室外面紧张、纠结的来回转圈,偶尔还窃喜一回,总之这颗心七上八下的乱跳。

    连浩天走来,带着他亦如既往的风度,“小陈,我爸让你过去一下。”

    陈晓瑟赶紧理了理自己的衣着,跟连浩天去了。

    连祁山用手一指旁边的座位:“小陈坐这吧。”

    陈晓瑟很听话的就坐下了。

    “小陈啊,我太忙,上次你父亲去北京我没见到。记得回去给你父亲打个电话,替我带个好。”连祁山的话非常亲切,像个大家长。

    陈晓瑟一笑,“叔叔,您认识我父亲吗?”

    连祁山点了点头,“我们曾经有过一段交情,算是很不错的朋友。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再联系。你父亲是个很值得交往的朋友,等你们结婚的那天,我一定要跟他喝个痛快。”

    听到结婚二字,陈晓瑟的脸立刻红了,心也开始狂跳,现在她和连浩东之间已经没有任何阻碍,她随时可以成为他正式的妻子。

    她还听说,张少芸被连浩东给弄出了国,三年之内不能回大陆。这事让她心里是说不出的高兴。

    “我会转达的,叔叔。”

    “小陈啊,浩东受伤后,就麻烦你多照顾一下了。”连祁山再次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像陈晓瑟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陈晓瑟认真的点头,她肯定会把连浩东照顾好的。

    手术很成功,连浩东在手术中睡着了,陈晓瑟也没吵醒他,就在他身边静静的看着他。他好憔悴啊,胡子都有一寸长了,还有,他又臭了,这么多天应该没洗过澡吧。她用温水热了条毛巾给他擦脸,他微微动了动,又接着睡了。在她要给他擦手的时候,发现了他的手心竟然全是细密的口子,可能是在岛上被锋利的叶子给刮的。还好,已经上了药水。

    她心疼的掉起了眼泪,边给他擦,边哭。

    连浩东好像感受到了,用手一揽,将她揽上床,闭着眼睛吻着她的耳朵,说道:“别哭了,我这不是活着回来了吗?”

    陈晓瑟转过身子,扑入他的怀里,狠狠的咬了他一口,“我好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你,这两天,整个思想都要被掏空了,心里宛如插了一把刀,一想就疼。”

    他摸着她的脸颊,将她紧紧的搂住,“其实,我也害怕自己回不去,见不到你,见不到我的战友,见不到我的家人。”

    “你舍得离开我们吗?”

    “不舍得!所以我回来了。”

    “永远都不要抛下我,我只是一个女人,我需要你这个顶梁柱。”

    ……

    有个人很讨厌,那就是养病中连浩东。陈晓瑟完全沦落成为一个小丫头。

    连浩东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吆喝要洗澡。

    陈晓瑟赶紧去给他放热水,然后给他寻出来干净衣服放一旁。连浩东的这套军服算是报废了,烂糊糊的一堆洞,她捏着鼻子给他扒下来扔到阳台上。用力的将要亲她的连浩东推进了浴室。

    被脱光的连浩东很配合,马上要享受待遇的胯#下粗老二朝着陈晓瑟问好。要在平时,陈晓瑟早生气了,现在却说:“等会,你太脏了,一会我给你洗洗。”

    连浩东抗议道:“小声点,别吓坏了它,这可是宝贝。它不脏,我每天都用水清洗的。”

    陈晓瑟抽了抽嘴巴,出去准备东西了。

    她换了身丝绸睡衣,拿起一块毛巾帮连浩东洗澡。连浩东已经坐进浴缸,那条受伤的腿搭在浴缸的沿边。

    “老婆,赶紧给我洗,洗完了我好睡觉。”

    “你睡吧,等我给你擦完就喊你。”

    陈晓瑟唯恐连浩东的伤口碰到水,便快速的给他擦拭着。可是,连浩东的手却极度不老实,他不是摸人家的胸,就是摸人家的屁股,要不就是掀人家的衣服。陈晓瑟见他是病号,也不能说什么,就只是躲。

    帮他擦大腿的时候,他使坏。一用力,将陈晓瑟整个人拽进了水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