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界·爵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回 亡灵使
    quot;西之亚斯蓝帝国·天格quot;

    空旷的大殿内,光滑如镜般的黑色地面之下,不时游动而过几丝仿佛深海闪光鱼类般的光缕,一闪即逝,幽冥看着仿佛黑水晶般的地面,脸上挂着若有所思的微笑。

    “还真是不省心呢。”特蕾娅望着地面之下游动的光线,轻轻地走下床榻,她抬起右手,五指自然地下垂,几尾发亮的细长丝线,从她的指尖如同游鱼般无声地滑出来,迅速地钻进了半透明如同黑宝石却又仿佛深不见底的黑色地面里去。她抬起头,两汪惊鸿瞳孔里,盛满了她那种独特的、让人恐惧的茫然表情。这是从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开始,就一直出现在她的瞳孔中的表情,如同洪荒暴雪时的天地混沌,却又在这种无边无际的茫然里,流露出仿佛针尖般地洞察一切。

    幽冥轻轻地斜了斜嘴角,心里冷笑了一声,“怪物。”

    “在说我是怪物之前,”特蕾娅眼神里弥漫的风雪渐渐地消散了,重新凝聚为漆黑闪亮、勾魂夺魄的目光,她回头冲幽冥婉约而又动人地一笑,抬起手掩了掩嘴,“你还是先管管你的那个quot;使徒quot;神音吧,她也快要变成怪物了。”

    “神音怎么了?”幽冥的目光渐渐锋利起来。

    “她啊,”黑色地面蹿起几缕光线,飞快地被吸收回特蕾娅的指尖,“找quot;永生王爵quot;西流尔去了,这小女孩,不知道天高地厚,好奇心太重,再这样下去,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天下谁不是这样呢?”幽冥站起来,把他的黑色长袍裹在身上,“每个人都想知道所有的秘密。”

    “是啊,秘密可不好玩儿。不小心连命都会玩儿进去的。”特蕾娅坐下来,脸上的微笑依然婉转动人,但目光里却是铿锵有声的刀光剑影。

    “你又想下达quot;红讯quot;给我了?还是稍微休息会儿吧。光是你刚刚说的那些人,我就得处理好半天呢。”幽冥回过头来,目光像块冰。

    “quot;红讯quot;又不是我下的,你不高兴也没用。”特蕾娅的笑容一敛,目光毫无退让地对上幽冥。

    “你怎么说都行,反正最近能接触quot;白银祭司quot;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人而已。我先走了,神音的事情……”

    “神音的事情,就交给我吧。”特蕾娅的表情看不出端倪,依然是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态,“正好,‘他’也在那个岛上,神音不是想知道秘密么,那我就都告诉她。”

    quot;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quot;

    海浪被翻涌的风暴推动着,朝着黑色的悬崖扑过去,溅起的四散爆炸的水花里,夹杂着无数的寒冷冰碴。

    转眼已经进入了寒冬。

    辽阔的岛屿上是一片白色混沌的苍茫。

    神音从船上踏上岛屿,脚下一片银白色的冰雪,再往下,是岛屿上被寒冷的温度凝结发硬的冻土层。神音裹紧了银白色的狐裘长袍,抬起眼,望着这片土地。

    她知道,这里埋藏着她所需要的那个“关键的秘密”。

    冰天雪地的岛屿、寒冬里被刷得发亮的白色海面,卷裹着冰雪残渣的凛冽罡风。

    “终于……到达这里了……”

    神音把船上的铁链拴在岸边一块仿佛兽牙般狰狞的礁石上,然后站定,她轻轻地闭上眼睛,朝面前的空气里伸直了手臂,手臂上金黄色的刻纹浮现出来,她小范围地感知了一下岛屿上的魂力,然后,朝风雪弥漫的岛屿中心走去。

    有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暗示在召唤她。她的心跳越来越剧烈,一种秘密就快要被揭开的刺激感,充盈了她的整个脑海。

    她的背影消失在一片迷蒙的风雪里。

    她并没有发现,她身后一块巨大的山岩,仿佛呼吸般地蠕动了一下,又归于沉寂了。

    quot;西之亚斯蓝帝国·帝都格兰尔特quot;

    麒零醒来的时候,天刚刚亮,清晰而透亮的晨光,在寒冬的清晨里,透出一种冰块般的青色,麒零呵了口气,然后哆哆嗦嗦地从被窝里爬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正站在窗口不知道在看什么的银尘:“银尘,我们在这里住了三天了,接下来我们去哪儿啊?”

    “回帝都的quot;心脏quot;去吧,我quot;赐印quot;给你之后,还没正式带你见过quot;白银祭司quot;呢。而且你也没去过quot;心脏quot;,既然来了,就正式回去复命一下。”

    “quot;心脏quot;是个什么地方啊?一听来头就不小。”麒零扎好裤子,站到银尘身边,他侧过头瞄了一下银尘,“银尘,我觉得我好像又长高了,你看,我感觉你已经没比我高多少了。”

    银尘冷冰冰地转过头来,瞳孔一紧,一连串咔嚓作响的声音,结果,却不是麒零满口的冰碴,而是银尘自己的舌头结实地结成了一大块寒冰。

    “哈哈,银尘quot;王爵quot;,我聪明吧?我研究了好久了,才研究出这种把对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