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界·爵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回 噬魂兽
    七年前

    quot;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quot;

    熊熊燃起的篝火,被海风吹得猎猎作响,翻滚的火星不断地被吹起,飘向远处的海面,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找了四年多了,终于有了点儿眉目。否则,真浪费了我们这么多日子啊。”quot;地之使徒quot;藏河一边往篝火里加柴,一边说。

    “也不算浪费啊,这几年,我们俩也算是把大半个亚斯蓝的领域都跑遍了,也算得上是个专家了吧。至少也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地方啊。”quot;海之使徒quot;束海望着眼前和自己几乎同样面孔的弟弟,笑着说,“至少我们知道了,那个‘浮生泉底’是可以直接在水里呼吸的,真奇妙。想当初你跌下去的时候,还吓个半死。”

    “那个湖底的泉眼,我回头还想再去看看,因为我觉得那里quot;黄金魂雾quot;浓度特别高,但是在水里不能使用‘希斯雅’果实,所以我也无法准确地判断。搞不好,下面有什么厉害的quot;魂器quot;或者魂兽呢。”藏河按了按眉毛,海风吹着他的发梢,火光把他的脸照得一片亮堂,看起来特别精神。“不过,哥……你说我们俩兄弟这几年,值得么?quot;王爵quot;他每天都带着鹿觉在身边,也一直教他各种魂术,指导他练习各种运用魂力的方法,甚至还帮助他捕获了quot;电狐quot;,而我们俩呢,这几年一直忙着寻找quot;六度王爵quot;了,但却几乎没有和quot;王爵quot;漆拉相处的时间……”

    “别想这么多,藏河,quot;王爵quot;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你不觉得,在这几年的四处游历的过程里,我们遇到过很多危险,也遇见过很多强力的魂兽,我们自己的魂术也在进步么?”束海看着弟弟微微有些沮丧的脸,心里升起一些心疼。其实他心里有时候,也会像藏河一样想,觉得漆拉眼里只有鹿觉,而他们兄弟俩,对漆拉来说,也许仅仅只是个过客吧。

    “哥,我听人说……”藏河看着跳跃的火光,他的脸在光明和黑暗里交错着,表情看不真切,但是声音听起来,有一种悲凉,“最近几代的quot;一度王爵quot;,最后都是让quot;天之使徒quot;继承了quot;王爵quot;的位置,而quot;地使quot;和quot;海使quot;都死了……没有人记得他们……是这样么?”

    “别瞎说。”束海伸出手在弟弟头发上揉了揉,他目光里的心疼又浓了一些,“而且,作为quot;使徒quot;,这不就是我们的命运么?你还记得我们十六岁那年,刚刚成为quot;一度王爵quot;quot;使徒quot;的时候,漆拉对我们说的话么,他说‘quot;王爵quot;和quot;使徒quot;,一定要时刻准着,为quot;白银祭司quot;和帝王,牺牲自己的性命。如果王座还不够稳固,那么就用我们的鲜血和尸骸,为其奠基。’”

    “这个我知道。抛头颅,洒热血,战死在沙场上,和魂兽同归于尽,我都没有任何后悔或者惋惜。只是,如果仅仅是因为漆拉没有选择我们两个,我们就沉默地死去,再也没有人会提起,会记得……”藏河越说越小声,最后叹了口气,沉默地看着篝火。

    “就算是这样,那也是我们的命运。如果需要我们的死,才能成就一个魂力巅峰的新quot;王爵quot;,那我们也在所不惜。这就是quot;王爵quot;和quot;使徒quot;的精神。”

    藏河转过头,看着被火光映照着脸庞的束海,他其实和自己一样的年纪,但是从小到大,他都比自己懂事,也一直在照顾自己。藏河点点头,似乎也被束海脸上的神情感染了,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来。

    “不过哥哥,你觉不觉得奇怪,关于quot;六度王爵quot;的魂力……”藏河换个话题,看着束海认真地说。

    “你是指这股魂力么?”束海脸上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是啊……我们一路追随着那股若隐若现的魂力来到这里,越靠近这个岛屿,这股魂力就越明显。很显然,quot;六度王爵quot;西流尔一定是在这个岛上无疑了。但是,这股魂力,实在是……实在是太大了……大得超过了一个正常quot;王爵quot;所能拥有的魂力范围,简直就像……就像……”藏河说到这里停住了,似乎对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也完无法相信。

    “就像是,这整个岛屿,都是西流尔的身体,才能散发出这么巨大的魂力,对么?”束海接过藏河的话。

    “对!”藏河认真地点头,但马上又摇头,“但是这就太荒谬了啊,没有人的身体有这么巨大吧……连漆拉的魂力都没有这么巨大过。”

    “嗯,反正等天亮的时候,漆拉和鹿觉应该就能到了。到时候问问quot;王爵quot;吧。有漆拉在,就不用担心啦。早点儿睡吧。”束海对藏河说。

    “听说鹿觉捕捉了quot;电狐quot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