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界·爵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回 侵蚀者
    “你们是来捕捉铜雀的么?”少女望着面前高大的漆拉,问道。

    “是的,不过看来,你们在我们之前到了”漆拉望着头顶树冠上,被困住无法动弹的铜雀

    少女突然轻轻地笑了笑,她看了漆拉,又看了看身后的鹿觉,天真的脸上突然呈现出一种成年人才有的表情,“如果没有猜错,你们是王爵和使徒吧?”

    漆拉没有说话只是把眼睛眯得更紧

    “那你们也应该知道,如果你们两个要对魂术师动手,除非是得到了白银祭司的红讯,否则,没有正当理由,是不能随便动手的哦”

    少女身后的鹿觉轻蔑的笑了笑,脸上是不屑的表情

    “既然你们先来,理应由你们捕捉”漆拉看着面前的少年少女,面无表情的说

    少年看了看漆拉和鹿觉,嘴角依然是那邪邪的笑容他转过身,朝着铜雀飞掠过去,他伸出双手,朝铜雀翅膀下面的魂印的地方一拍,密密麻麻的金黄色刻纹从铜雀的身上浮现出来,然后伴随着哗啦啦的玻璃碎裂的声响,刻纹不断地粉碎消失,变成无数金黄色的细线,朝少年手流动而去在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少年手心瞬间,巨大的铜雀尸体突然粉碎成无数冰雪的碎块,从树冠上哗啦啦附落一地少年在树冠上,双眼瞳孔一片寒光,仿佛看不到尽头,他仰起头,身体扭曲着,脸上是难以抑制的迷幻般的快感

    “这是什么……”漆拉心里蹿起一阵恐惧

    “你们不是为了把它捕捉成魂兽……”鹿觉浑身的汗毛突然倒立而起,仿佛面前的少年少女,是两个来自地狱的鬼魅

    “嘻嘻,谁告诉你我们是来捉它当魂兽的啊……”少女转过头来,眼睛里白茫茫一片混沌,她笑嘻嘻的面容让人觉得无限阴森

    “你们是谁的使徒?”鹿觉问

    “谁告诉你的,”少女脸一红,羞涩地说,“我们是使徒啊?我们可不是呢我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侵蚀者”

    “我今天要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使徒也好,侵蚀都民好,都先别走!”漆拉面容一寒,他的身体没有丝毫移动,但脚下却瞬间疯狂地旋转出了一个巨大的发光阵来空气里的风雪碎片一瞬间部凝固

    而正当鹿觉准备走过去抓住少年少女的时候,少女的脸上突然浮出一个地狱幽灵般的笑容来,接着,她的脸像是被割裂一般,无数长长的巨大闪光的刀刃从她身体时刺破她的皮囊她小小的身体突然被高高地抛离地面,那些从她身体内部穿刺而出的刀刃瞬间膨胀了无数倍,仿佛巨大的昆虫触角砸向地面,而她身体两侧突然聚集起数十把闪着寒光的巨大刀刃,围绕成一个圆圈疯狂的旋转起来,无数参天大树木在这些巨刃的切割下轰隆隆地倒下,雪花漫天飞舞,视线一片混沌

    空气里突然爆炸开无数股扭曲流窜的魂力,漫天的风雪遮挡着视线什么都看不见,漆拉知道这是那个少女制造的迷局假象,周围各处都是挠乱视线的魂力,漆拉也不知道他们逃走的是哪个方向

    等到鹿觉用魂力将漫天的风雪统统吹上苍穹之后,清晰的视线里,是周围仿佛一片废墟的空旷,无数的树木被拦腰斩断、四处横置地面是无数条被割开的沟壑,黑色的冻土混合着冰渣儿,翻出地表,像是一条一条的刀疤

    漆拉和鹿觉站在空旷的雪地上

    “亚斯蓝究竟出现了什么样的怪物……”

    七年前

    西之亚斯兰帝国·雷恩海域

    “王爵,再过一会儿,就快要到那个海岛了”鹿觉站在船头拉着帆,他的长袍被海风吹开,阳光照耀在他结实的古铜色胸膛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汗水像是装点在他胸口的宝石一样发着光他回过头看着漆拉,修长的眉眼在烈日下像一道幽深的黑色峡谷

    “漆拉王爵,您不是可以制造棋子么,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辛苦得坐船过来?直接用一枚棋子不行么?”鹿觉擦着身上的汗,脸被晒得红红的

    漆拉看着面前流着汗、几乎赤膊的鹿觉,笑着说:“棋子只能通往制造者去过的地方,制造者没有去过的地方,是不能制造出棋子直接到达的”

    鹿觉点点头,他看了看漆拉,叹了口气

    漆拉安静的坐在船舶上头顶的烈日仿佛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依然像是一个冰雕预期神像,五官精致而耀眼他察觉到鹿觉的目光,于是回过头,冲鹿觉笑了笑,点点头

    鹿觉抬起头,望向海岸,岸边上两个迎风而立的英俊的男子,正冲他们招手

    地之使徒藏河和海之使徒束海

    两兄弟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正发出阳光般的笑容迎接他们

    漆拉下船之后,和三个试使徒一起,沿着海岸缓缓地走着他一边走一边感应着这个岛屿上的魂力他的眉毛在烈日下轻轻地皱着,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漆拉王爵,我们两兄弟奉命在雷恩海域寻找永生王爵西流尔,我们循着各种魂力的变化和西流尔魂力的特点,一直追到这个海域本来我们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岛屿上散发出的巨大魂力,就是西流尔王爵的了但是……但是……’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