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界·爵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回 尤图尔遗迹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魂塚

    巨大的峡谷两边是高不见顶连绵不断的黑色崖壁,上面无数摇曳的魂器正在低声嗡鸣着。白色混浊的黏稠雾气把峡谷的底部深埋起来,看上去仿佛是一片宽阔翻滚的白色之海。

    抬起头,能在最遥远的顶上看见一条狭长的幽蓝色的流动天幕,准确来说应该是海水,因为魂塚是在雷恩海域的深处。

    巨大而雪白的闇翅仿佛一座羽毛组成的悬浮之岛,无声地在这个庞大的峡谷里滑翔着,从高处看下去,仿佛是山谷里飘起的一片小小的雪花。这个黑色的峡谷实在是太大了,麒零三人此刻朝着峡谷的北面飞去,闇翅和苍雪之牙巨大的翅膀无声地扇动着,整个空旷的山谷里,白色羽毛拉动出交错的光线朝前面飞地卷动而去,吹向魂塚的尽头。

    麒零和天束幽花的眼里都滴过了“希斯雅”果实的汁液,此刻,两个人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两边森然高耸的黑色悬崖上无数植物般摇曳着的各种魂器。有些魂器上只有薄薄的仿佛蛛丝般的黄金魂雾萦绕着,而有些则像是一汪源源不断地往外喷涌金色泉水的泉眼般,凝聚了无数的黄金魂雾。

    麒零眼睛都看花了。

    “停一下。”天束幽花突然喊了一声,于是麒零搂了搂苍雪之牙的脖子,停了下来,两头巨大的魂兽在空中悬停着,缓慢地扇动着巨大的白色羽翅。

    “鬼山莲泉,你帮我看一下那团黄金魂雾里的是什么魂器。”天束幽花抬起手,指着高处岩壁上凸起的一角,头也不回地问道。

    麒零抬起头,因为他的眼睛里也有果实的汁液,所以理所当然,他也只能看见一大团厚重翻滚的仿佛熔化的黄金铁水,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魂器,“好厉害……”

    莲泉看着天束幽花一副使唤下人般理所当然的高傲表情,连名带姓地叫着自己的名字,有点儿厌恶地皱了皱眉,但是她不想和这个小姑娘计较,她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因为她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滴“希斯雅”果实汁液的她顺着天束幽花的手的方向,看过去,一把白银铸造的弓从山崖上露出一半来。

    “是一把弓,三尺半长,弓的两头雕刻出翅膀的形状,冰蓝色的弓弦,没有箭筒,也没有箭,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以魂力临时制作冰箭或者直接激射魂力作为战斗方式的。”莲泉站在巨大的闇翅背上,风吹动她的长袍,把她衬托出一种冷漠而理智的美。

    “那就是它了。”天束幽花娇艳的脸上,是一种掩盖不住的兴奋。

    “我送你上去。”麒零抱紧苍雪之牙的脖子,刚要往上飞,就听见天束幽花的一声叱喝:“不用你帮忙!”

    天束幽花双脚往苍雪之牙的背上重重地一踏,凭借着这股反弹的力量,她朝黑色的岩壁上飞快地掠去,在到达岩壁的时候,她借着那些岩壁上插满的各种魂器,脚尖几个轻轻的起落,“啪、啪、啪”几下,就跃到了十几丈的高处。她身上的白色飘逸纱裙在空旷的黑暗里被风吹得仿佛翩跹的绸缎,出模糊的白光。

    最后一跃之后,她已经攀在了那把周围翻滚着金色水浪的弓旁边了。她伸出手,手臂上一层密集的灵魂回路若隐若现,她把一股魂力往岩石上一拍,“轰”的一声爆炸,一整块岩石爆炸成了碎片,那把弓连着她整个人都朝下面坠落,她眼疾手快地抓住弓身,但依然止不住下坠的趋势。

    麒零看着突然坠落下来的天束幽花,心里一急,骑着苍雪之牙朝上面飞去,魂兽庞大的身躯在空中一转,双翅一收,天束幽花已经稳稳地落在了它柔软的宽大后背上。

    “还好你没事,刚刚看你掉下来,真吓人。”麒零挠了挠后脑勺的头笑笑,露出雪白的牙齿,一双仿佛星辰般亮的眼睛径直地看着天束幽花,目光直接而又充满了热度。

    天束幽花在麒零率性的目光里,脸迅红起来,她咬了咬牙,轻蔑地说:“谁让你来救我的,你以为我应付不了么?”

    麒零的笑容尴尬地停留在脸上,而苍雪之牙一声怒吼,身躯一震,天束幽花差点儿站不稳。“这个畜生想干什么?”她娇美的面容笼罩着一层苍白的怒意,“你自己的魂兽也不好好管一下!”

    “它是我朋友,你不能这么说它。”麒零的脸色认真而严肃。

    “哼,魂兽就是魂兽,和一个畜生有什么好做朋友的。”天束幽花的表情充满了不屑。

    “也许等到你有了魂兽,你才会知道,”鬼山莲泉乘着闇翅飞到他们身边,说,“以后和你出生入死的,都会是你口中的这个畜生,而无论任何情况下,都愿意为了你去死的,也是这个畜生。”

    “我不在乎,”天束幽花冷笑着,稚气的声音里充满了傲慢,“只要我一句话,别说是畜生,就算是人,是魂术师,都可以随时让他们为我去死。”

    鬼山莲泉看了看面前这个仿佛整个天地都围着她旋转的天束幽花,拧紧了眉头。她转过头去,留给她沉默的背影。

    天束幽花冷笑了一声,把手上刚刚取得的弓朝自己的右肩膀后方用力一插,一阵血肉模糊的汩汩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