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界·爵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回 大天使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海域.魂塚

    麒零醒过来的时候,胸口像被巨石砸过一般闷痛,刚刚触摸到那枚神像棋子的瞬间,空气里急剧升起的扭曲气流仿佛快要把他扯成碎片,一阵突然袭来的黑暗之后,他就重重地摔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方来。

    麒零挣扎着站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把喉咙里残留的血腥味往下咽了咽。他眯起眼睛,有点儿害怕地看着周围笼罩在黑暗里的陌生世界。

    他所处的地方是从悬崖边突出来的一小块平坦岩石,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峡谷,隔着遥远距离的对面是拔地而起的巨大山脉一样的黑色岩石,笔直地冲天而起,他现在所处的空间是一个仿佛巨大的峡谷一样的狭长洞穴。他抬起头,头顶遥远的地方,是一条狭长的持续变幻流动着的蓝色光晕,看起来就像是幽蓝的天空一样,他突然想起银尘说过魂塚是在雷恩海域的海底……难道头顶上那些流动的蓝色光晕是海水么?“不会垮下来把我淹死了吧……”麒零想到这里毛骨悚然。

    眼睛适应了周围昏暗的光线后,他惊讶地看着周围山崖上密密麻麻仿佛群星一样的光点。置身在这个巨大的空间里,他如同一只蚂蚁般渺小。明明灭灭的各种亮光仿佛银河般把他环绕在中间,每一个光点都是一个魂器,远远看去,各种形状的利器仿佛钢针般密集地插在山崖上。而神奇的地方在于,这些魂器都仿佛是会呼吸的生命体一般,缓慢地摇曳着,仿佛深海之下被洋流吹动着的海草或珊瑚,彼此起伏交替着出现、消失……然后又从另外的遥远山崖上如同植物般重新生长出来,它们彼此互相感应着,出类似金属蜂鸣般的尖锐“嗡嗡”声,整个巨大的峡谷里像是有无数活物此起彼伏地低声叫嚣着……麒零看着这个神奇的黑暗世界,目瞪口呆。他盯着离自己最近的那把魂器,金黄色的锋利战戟,金属雕刻的复杂花纹,他突然想起来,银尘还没来得及告诉自己到底要挑什么魂器,这么多的魂器难道随便拿一把么?拿错了没关系么……麒零想起银尘那张冰雕一般的面无表情的脸,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拿错了肯定又要听他的冷言冷语了。”他挠了挠头,完没有想到另外一个更加致命的问题:他该如何离开这里。

    可能太过神贯注的关系,麒零并没有觉察到,一个无声鬼魅般的身影,从他身后隐隐雾气笼罩的黑暗里浮现出来。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流星从天空上飞快地坠落地面,白色光芒被风吹散般消失之后,银尘冷峻的身影从光芒里走出来,他从落地起就一步也没有停过,飞快地朝第十七个神像走去。在走进甬道的同时,他没有回头,朝身后把手轻轻一甩,“锵——”的一声,一道冰壁冲破地面的石砖破土而出,把甬道的入口瞬间封死。

    他站在那枚通往魂塚的棋子前脸色苍白地沉默着,一动不动。他抬起手,摩挲着石像粗糙的表面,但是没有任何反应。他已经在很多年前,当他还是使徒身份的时候,就进入过魂塚,取出过魂器。所以,他现在再触摸这枚棋子,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难以言喻的悲痛轻轻地压抑在他的胸口上。他站着没有说话,也没离开,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甬道入口的冰壁“轰——”的一声崩碎了。

    漫天飞舞的冰屑里,天束幽花朝银尘不急不缓地走过来,她的脚步轻盈而傲慢,带着一股冰雪的清冷气息。

    她抬起那张少女特有的娇嫩脸庞望着银尘,她的肌肤像是早晨露水打湿的花瓣一般娇嫩而美好,表情却充满着高高在上的凌厉。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银尘,冷冰冰地问:“刚刚是不是有人进了这条甬道,然后通过这座神像消失了?”

    银尘没有回答。他甚至连身体都没有动,仿佛天束幽花根本没有出现过。他只是维持着那种微微悲伤的表情,用深深的目光看着那座石像呆。

    从小娇生惯养的天束幽花习惯了一呼百应,从没有人敢不理她说的话,于是她面容一怒,“我问你话呢!”说完抬起手,一道卷裹着锋利冰雪碎屑的风从她手上喷涌出来,朝银尘的脸上抽去。这道有力的气流还没来得及接触到银尘的身体,就突然仿佛撞上了一道透明的屏障般轰然一震,天束幽花的身体被突然反弹回来的巨大冲击力撞得朝后面退了好多步。

    银尘慢慢地转过脸来,看着面前目光里充满了不甘甚至有些怨毒的少女,他刀锋般冷漠的嘴唇动了动,问她:“你是使徒?”

    天束幽花咬了咬牙,一股委屈从心里升起来,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关你的事。”其实她虽然嘴硬,但刚刚银尘几乎没怎么动就释放出来的巨大魂力,使她心里早就明白,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魂力级别远远高于自己。

    “你的王爵,难道没教过你基本的礼仪么?使徒见到别的王爵,虽然不用像对待自己的王爵一般言听计从,但是至少也得行礼致敬。”

    天束幽花冷冷地哼了一声,站在原地没有动。

    银尘半眯着眼睛,冰雪般锋利的脸上,表情稍微温和了些。他想,可能这个小女孩根本没见过自己,“我是七度王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