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界·爵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回 黄金魂雾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从早上醒来开始,麒零就跟着银尘开始一路快前进,银尘看起来轻飘飘的,仿佛散步一样悠闲,但是实际上,他的度就像一阵风似的,麒零铆足了力气,才勉强跟上他的度。渐渐地离开福泽镇外的森林之后,银尘就带着麒零,一路往西边进。开始麒零只是有点儿疑惑,但是猜想可能银尘知道一条近路吧,也就没多问。直到突然看见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座白得耀眼的海港城市,麒零终于忍不住了:“银尘,我们不是要去帝都格兰尔特么?格兰尔特应该是在北边的内6吧?我们跑来这个海港城市干吗?”他一边仰起头惊叹着雷恩恢弘的白色建筑群,一边快步赶上走在前面的银尘。

    “我带你来这里,是来拿属于你的魂器。”银尘没回头,继续朝前走着。

    “魂器?这个又是什么?”麒零又迷惑了。他叹了口气,现自己永远都没法搞明白这个魂术的世界了。刚刚弄清楚一个东西,转眼又会多一个新的玩意儿。昨儿个刚刚弄懂了自己的魂兽,现在好了,又来了个魂器,明天不知道会不会再来一个魂衣、魂鞋、魂皮带什么的……

    “就是属于你的独有的一件兵器。魂器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兵器,它只产生于魂塚里面……”

    “请问这魂塚又是……”麒零觉得自己脑子已经缺氧了。

    “魂塚是在雷恩海域下的一处深海洞穴,这个巨大的洞穴从远古以来就存在着,和帝都格兰尔特白银祭司的存在一样,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魂塚就像是一个孕育魂器的巨大母体,无数强力的魂器都像是有生命的植物似的,从洞穴的岩壁上生长出来。魂器和普通兵器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和魂术师的身体一样,具有灵魂回路,魂力沿着魂器上的刻纹流动,能产生巨大的力量,同时魂器也具有容纳魂兽的功能,所以,拥有魂器的人,其实等于拥有两只魂兽。但是只有使徒才有资格进入魂塚去摘取自己的魂器,所以,也只有使徒和王爵,是拥有两头魂兽的。并且,一旦使徒进入过魂塚一次,无论是否成功地拿到了强力的魂器,他此生永远都不能再次进入魂塚了。”

    “这么厉害啊?那和我现在的苍雪之牙比呢?”

    “不同魂器的容量都是不一样的,越强力的魂器,就能收容越厉害的魂兽。但是魂器也是需要寄居在魂术师的身体内部的,如同第一魂兽需要寄生在爵印里才能恢复魂力一样,魂器也需要魂术师的**,才能恢复魂力。”

    “你说……把武器……放在身体里?”麒零头皮一阵麻。

    “是啊。你要看我的魂器么?”银尘回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麒零。

    “不用不用!谢谢您了!”麒零胃里一阵恶心,“你刚说是在海底啊?那我们怎么去?还得弄条大船吗?我先说好,我没钱的……”

    银尘深呼吸一口,转身大踏步走掉了……

    “这……生了什么事儿啊?”麒零站在狭长的甬道入口,看着四处崩裂的裂缝,砸裂的坑洞,四处飞溅着的碎石,一片狼藉。

    银尘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他狭长的眼睛笼罩在一片阴影里。周围依稀能够感应到残留下的魂力余烬,证明打斗生的时间离现在不远。而且从空气里飘浮着的魂力余丝的精纯度来说,这些魂力不是来自一般的魂术师,这种精纯程度的魂力,至少是来自使徒,甚至王爵的。

    头顶的阳光把甬道里的一切照得毫毕现,光线里浮动着微小的石屑碎片和粉末尘埃,像是金色的烟雾。

    “你不是说我们去海底么?来这里干吗?”麒零问。

    “从这里数过去,第十七个神像,就是去魂塚的棋子。”

    麒零揉着太阳穴,一脸痛苦的表情,“我说银尘大爷……请问这棋子又是……”

    银尘白了麒零一眼,“棋子其实是被施以了魂力的一种传送之阵,通过凝固在物体上的封印,打通连接两个地方的时空。棋子的外表理论上来说可以是任何的东西,一颗石头、一棵树、一扇门、一把武器、一个雕塑,都可以成为棋子。棋子分布在奥汀大6上的各个地方。而雷恩的这枚棋子,连接着魂塚。”

    “噢……”麒零望着墙壁上这一排没有瞳孔的蛇女巫雕塑,很难想象能够通过它们到达另外一个空间。

    “你去吧。触摸第十七个神像。”银尘对麒零说。

    “我?我一个人去?”麒零猛摇头,“不不不不,我不敢……”

    “当然你一个人。我在还是使徒的时候,就去过那里了。我没办法再进去一次。”银尘望着这条冗长的狭窄区域,目光笼罩在阴影里。

    西之亚斯蓝帝国.港口城市雷恩

    麒零盯着面前一排阴森森的蛇女巫神像,口中“啧啧啧”个不停,并且丝毫没有准备离开的迹象,银尘不得不上前一把抓过他的衣领,把他从神像面前拖走。麒零死命地挣扎后现没办法脱身,于是只能转为语言的攻击,“放我下来!你这样提着我简直像欺负小毛孩儿一样,我太没面子了!”“我告诉你,我也就才十七岁,我会长个子的,你别仗着现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