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临界·爵迹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回 灵犀
    月亮被涌来的黑云遮盖,只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出一层含混的暗色光晕来。风在高高的树顶摇晃着,发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像是头顶移动着沙漠般的树海,衬托着静谧的夜。

    风中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初冬的含义,一星半点儿的,悬浮在空气里,是露水或者冰屑,说不清楚,只是碰到皮肤的时候,会激起一阵小小的鸡皮疙瘩。

    麒零睁着眼睛,呼吸因为紧张而急促混浊,他看着面前背对自己赤身裸体的银尘,说不出话来。

    黑暗里,银尘的后背、大腿、手臂、脖颈……身上下除了脸部,所有的肌肤上都浮现出清晰的金色脉络,无数金色光点沿着这些如同叶片上叶脉般的渠道缓慢流动着,然后不断地会聚到尾椎处的那个爵印的位置。仿佛庞大的江河流域,错综的水系,分布在银尘的身。

    那个爵印如同一个强力的心脏,汩汩地跳动着,身流动的金色液体不断地通过它循环往返。

    在呼吸般隐隐明灭起伏的金色光芒里,银尘转过身来,他的面容在金色光芒里,英俊得令人窒息,他面对着麒零,“魂术的本质,就是对蕴藏在身体里的魂力的运用。每一个人诞生的时候都具有魂力,只是每个人魂力的多少有所不同。有些人学会了怎么运用,于是他们就成为了魂术师;有些人不懂得使用,就像你之前一样,那就是普通的平民。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种魂力的运行方式,而目前的七个王爵使用的运魂之术,是我们国家里最强的七种运魂方式,也是独一无二、彼此不同的。我在你身体里赐予的,是和我自己的魂术方式相同的灵魂回路,你可以简单地把自己身体里所有的神经、脉络、血管,部想象成河流水渠,然后试着把你的魂力想象成水,在这些像是渠道一样的魂力回路里流动,从而与外界的各种元素——水、风、地、火相呼应,从而产生强大的力量。”

    麒零看着黑暗里浑身流动着金色细线回路的银尘,完忘记了说话,他耳朵里只有银尘低沉磁性的声音,仿佛一只拳头不轻不重地持续敲击着自己的胸膛。

    “而使用魂兽的方式,也是用魂力激荡来完成的。当你在战斗中释放出魂兽时,魂兽力量的大小,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是魂兽本身的魂力强弱,另一个方面,就是你对魂兽的使用。我们通过不断地运行自己的魂力去冲击爵印,每激荡一次,我们自己连同魂兽的力量都会增强,就像敲钟一样,你的爵印就是那口钟,魂力就是横木,冲击爵印的次数越多,力量越大,那么钟声就越响。”

    麒零看上去仿佛呆了一样,他的口微微翕动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他下意识地朝银尘走了几步,仿佛被眼前神迹一样的金光绚烂给迷住了……

    “慢慢来吧,以后我都教给你,反正我们……”银尘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他把衣服慢慢穿好,重新披上他银白色的长袍,然后转过身对麒零说:“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提醒你……”

    “什么事啊……”麒零两眼发直,定定地对牢银尘的瞳孔,呼吸低沉而急促。

    “那就是,拥有相同灵魂回路的人,彼此会被对方所……怎么说,吸引。”银尘把衣服重新穿好,朝麒零脸上举手一挥,一层冷冰冰的霜花瞬间凝结在他的脸上。麒零被突如其来的寒冷弄得倒吸一口冷气,神智瞬间清醒了。

    麒零眉毛一挑,“你说什么?会被对方吸引?别开玩笑了,俩男的,多别扭啊……”麒零一边说着,一边还是忍不住皱着他的眉眼瞄银尘,心里暗暗地想:“就算被吸引,也是因为你长得太清秀,比福泽的女的都白净,没事儿晒晒太阳耕耕地啊!”

    “那是因为,一般拥有同样灵魂回路的人,彼此就是王爵和使徒的关系。本身王爵和使徒之间,就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忠诚和誓死的关系。这和人类的爱情也差不多,彼此都是对方的唯一,也愿意为对方牺牲一切。”银尘看着面前目瞪口呆的麒零,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从魂力本身来讲,魂术师本身就会对强大的魂力产生占有的欲望,对魂术师而言,最强大的魂力就代表着最高的美感,最致命的吸引力。而对于和自己拥有相同灵魂回路的人,这种吸引力就更强,更致命。这和人类的性欲差不多……”

    “杀了我吧……”

    “不用担心,这只是一开始。等你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情感,这种对相同回路的同质魂力产生的迷恋,会渐渐地消退,而且会从一开始类似性欲或者爱恋的那种感情,渐渐过渡变化成为真正灵魂深处的一种情感。那个时候,你们人类也能将这种情感,和性欲区分开来了,乍看上去非常相似,但实际上完不同……只是现阶段,你们人类很容易混淆两者的区别……”

    “好了好了,别一口一个你们人类你们人类的……说得好像你不是人一样……”麒零抓着头发,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

    “我以前确实是人……”银尘淡淡地笑着,脸庞发出轻柔的白光,看起来美极了。

    “你说你以前是人……”麒零汗毛一竖,倒跳着后退一步,“那你现在?!”

    “我也不知道我们这样的……算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