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烦恼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节
    彩灯在远处凌空勾勒出长江大桥的雄姿,两岸的灯火闪闪烁烁,晴川饭店矗立在江边,上半部是半截黑影,下半部才有稀疏的灯光。船上早睡的人们此刻醒了,伸了伸懒腰,说:"晴川饭店的利用率太低了!"

    舱面上一片密集的人头中间突然冒出了一个乱蓬蓬的大脑袋,这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疯子,她每天在这个时候便出现在轮渡上。女疯子大喝一声,说:"都醒了!都醒了!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了。"

    印家厚醒了,他赶快用手护住儿子的肚皮,恼恨自己怎么搞的!一个短短的觉他居然做了许多梦,可一醒来那些具体情节却飞了,只剩下满口的苦涩味。在猛醒的一瞬间,他好不辛酸。好在他很快就完清醒了,他听见女疯子在嚷嚷,便知道船该靠码头了。

    "雷雷,到了。嘿,到了。"

    "爸爸。"

    "嘿,到了!"

    "疯子在唱歌。"

    "来,站起来,背上枪。"

    "疯子坐船买票吗?"

    "醒醒吧,还迷糊什么!"

    汽笛突然响了,父子俩都哆嗦了一下,接着都笑起来,天天坐船的人倒让船给吓了一跳。

    人们纷纷起立,哦啊啊打哈欠,骂街骂娘。有人在背后扯了扯印家厚,他回头一看,是讨钱的老头。老头扑通一下跪在他们父子跟前,不停地作揖。印家厚迟疑了一下,掏出一枚硬币给儿子。雷雷惊喜而又自豪地把硬币扔进了老头的破碗,他大概觉得把钱给人家比玩游戏有趣得多。

    印家厚却不知该对老头持什么样的看法才对。昨天的晚报上还登了一则新闻,说北方某地,一个年轻姑娘靠行乞成了万元户。他一直担心有朝一日儿子问他这个问题。

    "爸,这个爷爷找别人要钱对吗?"

    问题已经来了。说对吧,孩子会效法的;不对吧,爸爸你为什么把钱给他?就连四岁的孩子他都无法应付,几乎没有一刻他不在为难之中。他思索了一会,一本正经地告诉儿子:"这是个复杂的社会问题,你太小怎么理解得了呢?"

    幸好儿子没追问下去,却说:"爸,我饿极了!"

    浮桥又加长了,乘客差不多是从江心一直步行到岸上。傍晚下班的人真怕踏上这浮桥,一步一拖,摇摇晃晃,总像走不到尽头,况且江上的风在春天也是冷的。

    为什么不把江疏浚一下?为什么不想办法让轮渡快一些?为什么江这边的人非得赶到江那边去上班?为什么没有一个托幼儿园?为什么厂里的麻烦事都摊到了他的头上?为什么他不能果断处理好与雅丽的关系?为什么婚姻和爱情是两码事?印家厚真希望自己也是一个孩子,能有一个负责的父亲回答他的所有问题。

    到家了!

    炉火正红,油在锅里嗤拉拉响,乱七八糟的小房间里葱香肉香扑面,暖暖的蒸汽从高压锅中悦耳地喷出。妈妈!儿子高喊一声,扑进母亲怀里。印家厚摔掉挎包,踢掉鞋子,倒在床上。老婆递过一杯温开水,往他脸上扔了一条湿毛巾。他深深吸吮着毛巾上太阳的气息和香皂的气息,久久不动。这难道不是最幸福的时刻?他的家!他的老婆!尽管是憔悴、爱和他扯横皮的老婆!此刻,花前月下的爱情,精神上微妙的沟通等等远远离开了这个饥饿困顿的人。

    儿子在老婆手里打了个转,换上了一身红底白条运动衫,伤口重新扎了绷带,又恢复成一个明眸皓齿,双颊喷红的小男孩。印家厚感到家里的空气都是甜的。

    饭桌上是红烧豆腐和氽元汤;还有一盘绿油油的白菜和一碟橙红透明的五香萝卜条。儿子单独吃一碗鸡蛋蒸瘦肉。这一切就足够足够了啊!

    老婆说:"吃啊,吃菜哪!"

    她在婚后一直这么说,印家厚则百听不厌。这句贤惠的话补偿了其它方面的许多不足。

    她说:"菜真贵,白菜三角一斤。"

    "三角?"他应道。

    "精肉两块八哩,不兴还价的,为了雷雷,我咬牙买了半斤。"

    "好家伙!"

    "我们这一顿除去煤和佐料钱,净花三块三角多。"

    "真不便宜。"

    "喝人的血汗呢!"

    "就是。"

    议论菜市价格是每天晚饭时候的一个必然内容,也是他们夫妻一天不见之后交流的开端。

    看印家厚和儿子吃得差不多了,老婆就将剩汤剩菜扣进了自己的碗里,移开凳子,拿过一本封面花哨的妇女杂志,摊在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