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烦恼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节
    下个月十号是老头子们——他老婆这么称呼——的生日。五十九周岁,预做六十大寿。这是按的老规矩。

    印家厚不记得有谁给自己做过生日,从没有为自己的生日举过杯。做生日是近些年才蔓延到寻常人家的,老头子们赶上了好年月。五年前他满二十九岁,该做三十岁的生日。老婆三天两头念叨:quot;三十岁也是大寿哩,得做做的。quot;正儿八经到了生日那天,老婆把这事给忘了。她妹妹那天要相对象,她应邀陪她妹妹去了。晚上回来,她兴奋地告诉印家厚:quot;人家一直以为是我,什么都冲着我来,可笑不?quot;他倒觉得这是件可喜的事,居然有人把他老婆误认为未嫁姑娘。关于生日,没必要责怪老婆,她连自己的也忘了。

    老婆和他商量给老头子们买什么生日礼物,轻了可不行,六十岁是大生日;重了又买不起。重礼不买,这就已经排除了穿的和玩的,那么买喝的吧,酒。

    他们开始物色酒。真正的中国十大名酒市面上是极少见到的,他们托人找了些门路也没结果,只好降格求其次了。光是价钱昂贵包装不中看的,老婆说不买,买了是吃哑巴亏的,老头子们会误以为是什么破烂酒呢;装潢华丽价钱一般的,他们也不愿意买,这又有点哄老头子们了,良心上过不去;价钱和装潢都还相当,但出产地是个未见经传的乡下酒厂,又怕是假酒。夫妻俩物色了半个多月,酒还没有买到手。

    厂里这家副食商店曾一度名气不小。武汉三镇的人都跑到这里来买烟酒。因为当时是建厂时期,有大批的日本专家在这里干活,商店是为他们设的,自然不缺好烟酒。日本专家回国后,这里也日趋冷清。虽是冷清了,但偶尔还可以从库里翻出些好东西来。

    印家厚近来天天中午逛逛这个店子。

    quot;嗨。quot;印家厚冲着他熟识的售货员打了个招呼。递烟。

    quot;嗨。quot;

    quot;有没有?quot;

    quot;我把库里翻了个底朝天,没希望了。quot;

    quot;能搞到黑市不?quot;

    quot;你想要什么?quot;

    quot;自然是好的。quot;

    quot;'茅台'怎么样?quot;

    quot;好哇!quot;

    quot;要多少?先交钱后给货,四块八角钱一两。quot;

    印家厚不出声了。干瞅着售货员默默盘算:一斤就是四十八块钱。得买两斤。九十六块整。一个月的工资包括奖金没有了,牛奶和水果又涨价了,儿子却是没有一日能缺这两样的;还有鸡蛋和瘦肉,万一又来了其它的应酬,比如朋友同事的婚丧嫁娶,那又是脸面上的事,赖不过去的。

    印家厚把眼皮一眨说:quot;伙计,你这酒吓人。quot;

    quot;吓谁啦?一直这个价,还在看涨。这买卖是'周瑜打黄盖',两厢情愿的事。你这儿子女婿,没孝心的。quot;

    quot;孝心倒有,只是心有余力不足。quot;印家厚打了几个干哈哈退出了商店。

    要是两位老人知道他这般盘算,保证喝了quot;茅台quot;也不香。印家厚想,将来自己做六十岁生日必定视儿子的经济水平让他意思意思就行了。

    雅丽在斜穿公路的轨道上等着他。

    印家厚装出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摸了摸上上下下的口袋,扭头往副食商店走。

    雅丽说:quot;你的信。quot;

    印家厚只好停止装模作样。平时他的信很少,只有发生了什么事,亲戚们才会写信来。

    信是本市火车站寄来的,印家厚想不起有哪位亲戚在火车站工作。他拆开信,落款是:你的知青伙伴,江南下。印家厚松了一口气。

    quot;没事吧?quot;雅丽说。

    quot;没。quot;印家厚想起了肖晓芬。想起了那份心底的忧伤。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是永远属于那失去了的姑娘,只有她才能真正激动他。除她之外,所有女人他都能镇静地理智地对待。他说:quot;雅丽,我说了我的真实想法后你会理解的。你聪明,有教养,年轻活泼又漂亮,我是十分愿意和你一道工作的。甚至加班——quot;

    quot;我不要你告诉我这些!quot;雅丽打断了他,倔强地说:quot;这是你的想法,也许是,可不是我的!quot;

    雅丽走了。昂着头,神情悲凉。

    印家厚不敢随后进车间,他怕遭人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