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烦恼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节
    随着人潮涌上岸去。该是吃点东西的时候了。只要赶上了这班船就成,就可以停下来吃顿早饭。

    餐馆方便极了,就是马路边搭的一个棚子。棚子两边立了两只半人高的油桶改装的炉子,蓝色的火苗蹿出老高。一口油锅里炸着油条,油条放木排一般滚滚而来,香烟弥漫着,油焦味直冲喉咙;另一口大锅里装了大半锅沸沸的黄水,水面浮动一层更黄的泡沫,一柄长把竹篾笊篱塞了一窝油面,伸进沸水里摆了摆,提起来稍稍沥了水,然后扣进一只碗里,淋上酱油、麻油、芝麻酱、味精、胡椒粉,撒了一撮葱花——热干面。武汉特产:热干面。这是印家厚从小吃到大的早点。两角钱能吃饱。现在有哪个大城市花两角钱能吃饱早餐?他连想都没想过换个花样。

    卖票的桌子在棚子旁边的大柳树下,售票员是个淡淡化了妆但油迹斑斑的姑娘。树干上挂了一块小黑板,白粉笔浪漫地写着:哗!凉面上市!哗!

    热干面省去伸进锅里烫烫那道程序就叫凉面。

    印家厚买了凉面和油条。凉面比热干面吃起来快得多。

    父子俩动作迅速而果断,显出训练有素的姿态。这里父亲挤进去买票,那里儿子便跑去排热干面的队了。雷雷见拿油条的人不少,就把冲锋枪放在自己站的位置上,转身去排油条队。

    拿油条连半秒钟都没等。印家厚嘉奖似地摸了把儿子的头。儿子异常得意。可印家厚买了凉面而不是热干面,儿子立刻霜打了一般,他怏怏地过去拾起了自己的枪——取热干面的队伍根本没理会这支枪,早跨越它前进了;他发现了这一点,横端起冲锋枪,冲人们quot;哒哒哒quot;就是一梭子。

    quot;雷雷!quot;印家厚吃惊地喝住儿子。

    不到三分钟,早点吃完了。人们都是在路边吃,吃完了就地放下碗筷。印家厚也一样,放下碗筷,拍了拍儿子,走路。儿子捏了根油条,边走边吃,香喷喷的。印家厚想:这小子好残酷,提枪就扫射,怎么得了!像谁?他可没这么狠的心。老婆似乎也只是嘴巴狠。怎么得了!他提醒自己儿子要抓紧教育了!不能再马虎了!立时他的背就弯了一些,仿佛肩上加压了。

    上了厂里接船的公共汽车。印家厚试图和儿子聊聊。

    quot;雷雷,晚上回家不要惹妈妈烦,不要说我们吃了凉面。quot;

    quot;不是'我们',是你自己。quot;

    quot;好。我自己。好孩子要学会对别人体贴。quot;

    quot;爸,妈妈为什么烦?quot;

    quot;因为妈妈不让我们用餐馆的碗筷,那上面有细菌。quot;

    quot;吃了肚子疼的细菌吗?quot;

    quot;对。quot;

    quot;那你为什么不听妈妈的话?quot;

    他低估了四岁的孩子。哄孩子的说法该过时了。

    quot;喏,是这样。本来是不应该吃的。但是在家里吃早点,爸爸得天不亮就起床开炉子,为吃一碗面条弄得睡眠不足又浪费煤。到厂里去吃吧,等爸爸到厂时,食堂已经卖完了。带上碗筷吧,更不好挤车。没办法,就只能在餐馆吃了。好在爸爸从小就吃凉面,习惯了,对上面的细菌有抵抗力了。你身体不好,就一定不能吃餐馆。quot;

    quot;哦,知道了。quot;

    儿子对他认真的回答十分满意。对,就这么循循善诱。印家厚刚想进一步涉及对人开枪的事,儿子又说话了:quot;我今天晚上一回家就对妈妈说:爸爸今天没有吃凉面。对吧?quot;

    印家厚啼笑皆非,摇摇头。也许他连自己都没教育好呢。如果告诉儿子凡事都不能撒谎,那将来儿子怎么对付许许多多不该讲真话的事?

    送儿子去了厂幼儿园得跑步到车间。

    在幼儿园磨蹭的时间太多了。阿姨们对雷雷这种quot;临时户口quot;牢骚满腹。她们说今天的床铺,午餐,水果糕点,喝水用具,洗脸毛巾都安排好了,又得重新分配,重新安排,可是食品已经买好了,就那么多,一下子又来了这么些quot;临时户口quot;,僧多粥少,怎么弄?真烦人!

    印家厚一个劲赔笑脸,作解释,生怕阿姨们怠慢了他的儿子。

    上班铃声响起的时候,印家厚正好跨进车间大门。

    记考勤的老头坐在车间门口,手指头按在花名册上印家厚的名字下,由远及近盯着印家厚,嘴里嘀咕着什么。

    这老头因工伤失去了正常人健的思维能力,但比正常人更铁面无私,并且厂里认为他对时间的准确把握有特异功能。

    印家厚与老头对视着。他皮笑肉不笑地对老头做了个讨好的表情。老头声色不动,印家厚只得匆匆过去。老头从印家厚背影上收回目光,低下头,精心标了一个15。车间太大了,印家厚从车间大门口走到班组的确需要一分半钟,因此他今天迟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