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有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在城外住了十天,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给我换药的是同村的一个大娘,一来二去的,我发现她看严小武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

    某天换药的时候,她问我:“妹子啊,小武是你哥哥还是男人啊?”

    我答道:“他是我哥。”

    “看着不像啊?”

    “我像我娘,他像他爹。”

    “哦……”大娘茫然了一阵,才说,“那你哥有婚配了没有?”

    来了!传说中的拉皮条!

    我心中一阵感慨,严小武也长大了啊,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村子里好多姑娘朝他抛媚眼,只是他很二,总是接收不到,我辛辛苦苦把他拉扯长大,也是时候把他嫁出去了。

    “没婚配呢。我哥今年二十有一了,因为爹娘死得早,所以到现在都还没操办婚事,我哥功夫不错,能下地能当兵,是个老实人,可惜没有姑娘看得上……”

    “哪里会!”大娘打断我,“小武一表人才,这么俊的小伙子可不多见,村子里不少姑娘喜欢他呢!他要是还没有娶妻,那这事就包在大娘我身上了!”

    “那就劳烦大娘多费心了……”我笑着说。

    爷爷总是希望我跟严小武在一起,他说严小武是个老实孩子,实心眼,能对我好一辈子,也能保护我。可我总觉得他像哥哥一样,有时候很二,又像弟弟一样,总归是兄弟,他和刘希不同,可是刘希哪里好,我也不知道……如果知道,我就能按图索骥,找一个一模一样的人来喜欢了。

    等把严小武也交代了,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我就能离开京城了。以后不用当太医了,我也可以找一个男人嫁了,想生多少个就生多少个!

    大娘办事效率很高,不过两三天,严小武就被拿下了,他面红耳赤地跑来跟我说:“我们走吧。”

    “什么?”我掏掏耳朵抬头看他。

    “这里的姑娘……”严小武纠结了一会儿,才蹦出三个字:“太奔放!”

    我仔细想了想,这不是别人奔放,应该是严小武自己太闷骚了。

    我拍了拍椅子说:“严小武,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他惊恐地看了我一眼,犹犹豫豫地坐下了。

    我酝酿了一会儿,长长叹了口气说:“小武啊……你今年也不小了,二十有一了吧。”

    他僵硬地点点头。

    “我不能总是罩着你,你长大了,也该自己去飞了。”

    严小武继续纠结,半晌说:“你什么时候罩过我了?”

    “爷爷临死前把你托付给我……”

    “你是不是说反了?”

    “我把你拉扯成人……”

    “你绝对是说反了!”

    “现在你也该嫁人了……”

    “你说反了说反了啊!”

    “找到一个肯要你的姑娘,你就嫁了吧。”我拍拍他的肩膀,让他淡定一下,“这个地方不错,依山傍水,交通方便,比邻京城,文明开化,这里的姑娘也挺美的,我觉得你这人不容易开窍,如果有看得顺眼的,就洗洗嫁了吧。”

    “喂……”严小武阴郁地盯着我,“你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干吗突然操心我的终身大事。”

    “我说了我不能陪你一辈子了,你终身大事解决了,我也就可以走了。”

    严小武愣了一下。“你要去哪里?”

    “随便哪里,我这辈子都没出过京城,难得出来了,当然要四处游山玩水了。”

    “我陪你,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严小武义正言辞地说。

    我呵呵干笑,懒得跟你多争辩了,只是问他:“那姑娘怎么样?”

    严小武立刻涨红了脸,跑得和来时一样快。

    我怅然若失地看着门口,笑了笑。

    那天夜里,我就跟脱缰的野狗似的,一路向北。

    我想去很多地方,也想过很多地方,最后决定去北方,只是因为……当天晚上刚好有一辆马车北上。

    马车上除了我还有三个人,看上去都是无害的旅人,我抱着包裹缩在角落里,在颠簸中竟然也能睡过去。

    梦里一道目光如影随形。漆黑幽深,泛着水光,温润濡湿,像麋鹿的眼睛,望着我说:“灵枢,不要走好不好?”

    “我喜欢灵枢……”

    他应该是有点喜欢我的吧,应该也只是有点而已。可我想那大概是不够的,我需要很多很多的喜欢,没有那么多,我就不要了。

    天亮了几回,又暗了几回,我终于到了北方一个中转的县城。客栈里的旅客操着各种口音,老板娘说往西走是西凉大漠,往北走是草原,往南走是山岭。

    “姑娘,你细皮嫩肉的,这北方可不适合你。”老板娘是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寡妇,大口喝酒,大声与宾客调笑。

    “可我来了啊……”我挠了挠头说,“不过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那不如你在我这里干活,我付你工钱,等你想好了再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