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有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在我恢复呼吸之前,我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刘希在抱我,吻我。

    这个事实让我吓得魂飞天外,地底下的爷爷一定又在骂娘了吧。爷爷说了,严小武比刘小希靠谱,让我跟刘小希保持距离。爷爷这话说得又不靠谱了,刘小希当了皇帝,这距离也不是我想保持就能保持的,君要臣死,臣……臣不想死啊……

    刘希把我亲亲抱抱非礼了一番后心满意足地说:“不用等太久了,我就能让你入宫了。”

    这句话,又吓得再次魂飞天外。

    但我什么也不敢表现出来,战战兢兢、唯唯诺诺离开了。

    他是喝醉了,把我当成他那些妃子了吧?给颗糖吃,许诺名分,承诺未来,可我一点都不想当他的妃子。

    我神不守舍回了自己的帐篷,严小武说:“你吃小龙虾了吗?嘴巴肿成那样。”

    我呆滞地看着他,说:“严小武,这回被你说对了,我真的要死了。”

    严小武脸色一变,神情一正:“难道你误食毒药?”

    “差不多了……”我叹了口气,说,“你能不能带我离开皇宫啊,我觉得这地方不能呆了。”

    严小武挠了挠头:“可是,你们宋家不是被高祖皇帝绑定终身了吗?你要是没有得到皇帝的赦令,就这么走了是违法的啊,难道你要我跟你浪迹天涯、躲避追杀?”

    “你不是外号来一捅,在江湖高手榜上名列前茅,人称天下第一二吗?带我逃亡没什么难的吧?我们可以去南洋,到那里陈国就鞭长莫及了!”

    严小武苦恼地说:“人离乡贱,我一点都不想出国。你到底是惹了什么麻烦啊?”

    “严小武,我爷爷对你有救命之恩,我对你有养育之恩,你不能丢下我不管!”我拽着他的衣袖嚎啕,“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谁先做鬼都还不知道呢……”严小武哭丧着脸,唉声叹气,“那你什么时候走啊?”

    “今天晚上!”

    “不行!”严小武摇头,“明天我还要去狩猎呢!”

    “严小武你怎么不去死一死啊!”

    最后,我妥协了,让他去狩猎,没想到该出事的时候还是出事了。

    第二天狩猎的时候,严小武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远远跟在队伍后面晃悠,突然踏雪一震,紧接着便撒开了蹄子狂奔,从一个淑女变成了泼妇,我在马上风中凌乱,左脚还踩在马镫里,右脚却已经松开了,身子一翻被甩了下来,上半身被拖在地上,左脚被挂在马镫里,我清晰感觉到脚腕处传来卡擦一声,后背上,脚腕上,剧痛如大浪将我一巴掌拍死了,我真庆幸,当时脑袋撞到了石头,这么一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想一定是爷爷在钉我小人,怪我没听他的话,放不下刘小希。这一回,我是真的打算放下了。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梦里刀山油锅,十八层地狱游了好几趟,牛头马面来看了看,说:“再加把柴火,油不够旺!”

    太没人性了……我咬牙切齿,在油锅里哼哼唧唧,听到耳边鬼哭神嚎,叽叽喳喳。

    忽然不知道哪里吹来一阵凉风,驱散了少许燥热,紫雾中走来一个纤瘦的身影,一个悦耳的声音说:“你们都退下。”

    那声音一下子散去了,牛头马面也走了,只那个身影在靠近,在我跟前蹲下,带着凉意的手抚摸着我的额面,我轻轻喟叹一声,觉得舒服了一点,便想凑得更近些,但又有人来传唤说:“判官大人,阎王叫您。”

    那丝凉意抽离了,又是刀山油锅。

    大概有十辈子那么长,我终于从那样的噩梦从爬了出来,却悲哀地发现,现实只有更残酷。

    我侧躺着,脚被吊了起来,钻心的疼痛已经减轻了不少,后背上不知道敷了什么药,感觉麻麻痒痒的,脸上也有刺痛的感觉,头上也疼……

    “啊……”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我仔细辨认了一番,这应该是临水宫的下人房,只不过看上去好像东西更多了一点。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和我四目相对,片刻后终于惊喜大叫:“宋太医醒来了!”

    我心酸地想,这位置好像有点颠倒了,作为一个太医,我竟然成了一个大病号,不知道我昏迷的时候,刘希有没有对其他太医说“她要有个三长两短,朕要你们统统陪葬”!

    不一会儿,严小武进来了,双眼通红地走到我跟前,跪坐下,说:“你打我吧。”

    我说:“水……”

    他急忙倒了温水给我。

    润了喉咙之后,我又问:“怎么回事?”

    他答道:“那一天踏雪马蹄铁不知怎么坏了,钉子刺进了马蹄,它这才失控狂奔。你脚上背上手上都擦伤了,脑袋上撞了一下,昏迷了小半个月。”

    “哦……”我又喝了杯水,心想,真巧。

    “陛下让人去查了,不过没查出什么,说是意外。陛下让太医院的人照顾好你。”

    “哦……”我继续说,忍不住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