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微臣有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刘希这一病,就缠绵了足足三个月,隔三差五的让我去给他催眠,对外声称,旧疾复发,非宋太医不能医治,于是索性了干脆了,让我把西华阁的差事推了,另外派了太医军团照看华妃娘娘,而我则专职负责皇帝的起居。

    那一日回太医院取药的时候,我不经意间偷听到几个太医在嚼舌头。

    “陛下这病,怕是……”太医甲欲言又止,但是意思已经表现得很明白了。

    “这症状看上去也是普通,但与陛下旧疾相似,只怕是余毒未清,现在宋老太医已经不在了,宋太医年纪尚清,也不知道成不成事。”

    余毒未清?我怔了一下。

    “传说宋太医夜夜为陛下施针,否则陛下难以安寝,但即便如此,陛下也不见好,只怕,悬了……”太医甲叹了口气,“陛下是个好皇帝,可惜了……”

    “幸亏华妃娘娘有喜了,这样一来,即使……那也……”

    “诶!”旁边一人出声打断,“这些话,我们几个人偷偷说就好,让别人听到,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在宫里做事,怎么还这么没心眼!”

    “是是是……”众人忙附和,再不敢妄议是非。

    我恍恍惚惚出了太医院。那些人所说的,怕也是宫中大部分人所想的吧。现在宫里的人往西华阁走得更加勤快了,起初我只当是普通的巴结奉承,现在看来,恐怕不只如此。

    他们都不看好刘希了,只当他再无更多时日。一旦刘希驾崩,那皇位继承人必然是华妃肚子里的龙种。陈国素有女帝的传统,无论华妃肚子里是王子还是帝姬,都没有影响。到时候,华妃凭子而贵,跃居皇太后,兄长又掌握天下兵权,谁能不巴结她?

    我叹了口气。严小武有句话说得不错,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自小流离,受尽了白眼和挨打,却还是挺了过来,要是刘希,只怕一根手指头就能戳倒。

    刘希身上的病啊……

    真的有那么严重吗?可是他看上去并不是很忧愁啊?难道他是装的?

    “宋太医,宋太医。”富春的声音乍响,吓了我一大跳,我瞪圆了眼睛看他,他笑着说,“宋太医,陛下让富春来通知您,后天陛下要陪西凉来使去上林苑狩猎,让宋太医准备一下,到时候一起去。”

    “狩猎?”我皱了下眉头,“陛下的身子撑得住吗?”

    富春道:“可也不能让西凉来使看轻了啊。”富春无奈摇摇头,“总之陛下这么决定,你准备准备,就跟着去吧。陛下的身子,你最清楚。”

    最后那句话,我听着怎么那么不是个味儿啊……

    刘希自己剩下半条命了,还要为国家尊严去狩猎,太感人了……我想了想,写了封信,让人送回府上给严小武。

    可能有人会以为我是让严小武来保护刘希什么的,其实……我是让他来保护我的。没办法,刘希身边侍卫那么多,我贱命一条,跟他不能比,还是严小武比较可靠。再说,严小武想去上林苑狩猎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会感激我的。

    果然,严小武一接到信,当天晚上就飞进宫了,两只圆圆的眼睛在夜里发着幽幽绿光。

    “小灵子,我没看错你,你果然是个讲义气的纯爷们!”严小武嘿嘿地笑。

    我一巴掌拍他脑门上。“滚,你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让你来是保护我的,你别尽想着玩!”

    “当然当然!”他拍着胸脯表示,“我答应过你爷爷,就算你犯了死罪都会劫法场救你的!”

    爷爷,你真是太深谋远虑,也对我太没信心了……

    “可是……”严小武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扫了我两眼,“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吧,除了骑术不济自己从马上摔下来,你还能有什么死法?”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绞着被子说,“上林苑这地方不太平,哪次狩猎不出点事,以前不是还出过有姑娘闯围场认爹的事吗?这围场的守卫也太不靠谱了,什么个燕儿雀儿的都能飞进来,要是有刺客怎么办?”

    “所以……”严小武脑子有点转不过来,茫茫然看着我。

    “我还是担心我会从马上摔下来。”

    这回轮到严小武说:“滚!”

    我对自己的性命还是十分珍惜的,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因此我跟御林军透了气,把严小武安□去。严小武跟了我和爷爷许久,宫里多数人都认得他,也就没什么安全隐患了,我塞了十两银子就搞定了,只是严小武比较难搞定,他说:“这什么衣服也太丑了吧!”

    我在御林军众壮士的黑脸中把严小武拉走。

    “狩猎的时候,皇帝、华将军和西凉使臣在前面,我跟在比较后面,你跟在我旁边,听明白了吗?”我盯着严小武。

    严小武掏了掏耳朵,皱眉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我。“那我岂不是不能打猎了?”

    “不要打猎比较好。”我淡定地收起地图,“万一你不小心射中什么姑娘,这辈子就毁了。就算没有射中姑娘,射中小鸡小兔,也是杀生害命,爷爷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