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躲得了一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 她的无视
    “你给我做晚饭?”姜涵看着苏绒往推车里放着食材。“中饭都还没过去,你就想着晚饭了!”苏绒无限鄙视地看着姜涵。

    “可是我无限地怀念你做的糖醋排骨,盐酥鸡,水煮肺片…你知道的,外国的面包三明治…简直要人命!”姜涵控斥着外国的食物,咬着嘴唇,多委屈似的。

    “好,给你做。”他从小就不爱吃面包,牛奶还过敏,苏绒也知道他这几年在外面很辛苦,温柔地点头。

    姜涵几乎被她含着水的眸子蛊惑了,低头亲了亲苏绒的嘴唇,满意地拉着呆住的苏绒往前走。

    “大庭广众!”苏绒嘟哝。“你还不好意思了,疏于练习啊!”姜涵一幅痛心疾首的表情。苏绒却是不自然地低下头,亲吻,呵…就是更近一步的,她都…她心里突然害怕,若是姜涵以后知道了,该怎么办?!

    “怎么了,真不好意思了?”姜涵打趣。“没,你不老说我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苏绒赖皮地笑着抬头。

    “毛毛,手艺见长啊。”捧着第三碗饭,姜涵还不忘夸奖苏绒的厨艺。“你多少年没吃饭了吧。”苏绒看他狼吞虎咽的样子,给他舀了一碗汤。

    “唉,我也就不重复控诉外国的食物了,那个血牛排…啧啧。”“看看老外可都是这么吃壮实的,你不吃,可不就长不大了么。”

    “毛毛,我一八几的身高,倒是你,一六挂零,也好意思嘲笑我。”姜涵从来就喜欢在身高上打压她,女孩子,也用不着那么高。

    “一八几,哼,稀罕!”苏绒抢过他筷子下的鸡腿。姜涵宠溺地笑笑。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姜涵拉着苏绒的小手。“不用了,就你这奇差的方向感,去得了,回不来。”

    “真不用?”“上去吧,我看你也累了。回吧回吧。”推着姜涵进了楼道,苏绒到了小区门口拦了辆车。

    “回来了?”绿绿见苏绒回来,就扑了过来。“怎么了,比我还激动。”“我怎么办?”绿绿哀号一声,趴倒在桌子上。

    乔姗和小D都没有回来,绿绿可是憋到现在,都快被憋死了。“什么怎么办?”苏绒奇怪。

    “我今天在城东的购物城,抢了人家一台手机。”绿绿抬起头,面上一片哀怨之色。“抢人家手机?你也真做得出来。”苏绒讶然。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台手机的主人认识刑湛。”绿绿几乎要愧然至死了。“谁?”苏绒也紧张起来,刑湛他们几个,哪个是好惹的。

    “我不知道,我是发现这手机不是我的,翻看电话簿才知道的。上面存了刑湛的电话。”绿绿掏出手机,是一台N97,苏绒快速地翻了翻电话簿,皱起眉头:“那男的是不是一头酒红色的短发?”

    “是啊是啊,很高,长得也很漂亮。”绿绿想起那男人的长相,不免又要花痴一下。“是陆方淮。”苏绒皱着眉,下了结论,这电话簿里几百个电话,一半是女人的,就可以这么猜了,加上他那头独有的酒红色短发。

    “那个色鬼陆方淮?”绿绿失望地大叫。“是的。”苏绒再次残忍地打破她的幻想。“那我怎么还回去?”绿绿为难,他一向对色狼反感,因此,一面都不想见。

    “他是搞传媒的,前段时间你不是天天看人家出版的杂志么。”苏绒指了指桌上那两本《HUNT》。

    “《HUNT》是他公司的?”绿绿惊讶,这可是她最爱的一本杂志,知名度极高。“不止《HUNT》,《COLOR》《迷》都是他的,人家搞传媒的,这些杂志不过是小意思。”绿绿觉得自己完蛋了,得罪谁不好,得罪个搞传媒的,这行当可是她最想做的。

    “你昨天怎么说服刑少抛弃你的?”绿绿好奇他的思维一向是跳跃性的。“还能怎么样,抱着他大腿,痛哭流涕让他不要离开我呗。”苏绒满不在乎地吸着酸奶。

    “这招真绝了,刑少还真怕你缠上他。”绿绿拍手称好。“可不是,吓得转身就跑了。”苏绒想起那时刑湛阴沉的脸,心头一阵痛快。

    “什么时候见见你那位,他可是我偶像,能拴住你的心,让你连刑少这样的人物都不在乎。”绿绿对苏绒传说中的男朋友很好奇。

    “成,这周六他来看我话剧。”苏绒大方地拿出来炫耀。“瞧你那小样,小人得志。”绿绿抱着别人的手机,爬上床挺尸去了,独留苏绒一个人在那儿甜蜜。

    周五这天,城瞩目的刑氏与宁氏的联姻,在兴源豪华酒店举行,晚上七点的订婚宴,第二天称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跨世纪才子佳人的组合”,“最完美的订婚宴”…诸如此类的消息,小平民们饭后的娱乐话题。

    苏绒看着杂志上刑湛温柔的眼神,亲和的笑容,心才真正的安下,但又忍不住会祈祷宁美人的魅力大些,千万要将刑湛的心牢牢拴住。

    “苏绒,要上场了,都弄好了没有?”方老太太是这次的总负责,她很喜欢苏绒,觉得这个小丫头特别有天赋。

    “好了!”苏绒丢了杂志,往前台走。“哎…苏绒!”绿绿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拦着苏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