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的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节
    13

    蜜姐给逢春讲了她人生中烙印最深刻的三个人:一个是宋江涛,一个是宋江涛的母亲,一个是某人。蜜姐说逢春啊我是不会说他名字的,他就是我人生的某人。

    逢春说:“好!某人。”

    宋江涛是水塔街最豪爽的男人,他的豪爽不是一般的豪爽,那气派就简直水塔街是他们家的,只要朋友需要都可以赠人,从街道到住房,无不可以。那时候,水塔街一街的男孩子,有多少在他家吃饭和睡觉。那时候他妈总是用大蒸笼蒸饭。周源就是其中一个。宋家在水塔街那威望,那是相当了得。是他们家建了水塔,建了大汉口,交通路那边的生成里,在国民政府时期,也是宋家倡议和捐资省政府,算是省里公产房,免费或者廉租给文化人,在交通路做出版做图书办杂志报纸做文具,硬是成为国最响亮的文化街。宋家当初在联保里有整整三栋大房子,到了宋江涛名下,就分割成零落的三间了。就这三间房,朋友结婚没地方,宋江涛挥手就让出一间。在蜜姐眼里,这就是宋江涛无敌的魅力。蜜姐与宋江涛在水塔街是青梅竹马一起玩大,两人之间也没有说什么谈恋爱,就只是水塔街大人小孩都认为他们必然是夫妻。蜜姐十六岁被部队招去做文艺兵,消息传开,巷子口的顽童就朝蜜姐喊:“宋江涛老婆要当兵了!”喊了就跑。宋江涛在家里大摆酒宴为蜜姐送行,当着几大桌子的朋友,宋江涛举杯讲话,说:“现在搞反了,解放前是妹送情郎去当兵,解放后是哥送情妹去当兵。蜜丫,站起来,我告诉你,就算你这一去千万里,就算你十年八载才回来,我都等你,回来结婚。”就是这样,一诺千金,宋江涛足足等了八年整,三十岁才结婚。宋江涛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不容得蜜姐以为自己不是他的老婆,水塔街街坊也都不承认还有什么别人家的女儿比蜜姐配宋江涛更合适,他们两家门当户对联姻是佳偶天成。

    逢春你讲得不错,在汉正街窗帘大世界,大家都看得到宋江涛所作所为。他嘻嘻哈哈,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要身边一天到晚有朋友打围,没有人就心慌,招都要招一大堆人,请别人吃了喝了还不晓得那些人姓什么叫什么。窗帘大世界那些大姑娘小嫂子都喜欢他,她们需要帮忙,宋江涛是随叫随到,他死都不要让女人没面子的,自然就有女人喜欢他撩拨他的。所有这些,宋江涛不会特意瞒住蜜姐,也不会与蜜姐谈什么。他们夫妇就是觉得彼此完知道,什么都无需用嘴巴说的。蜜姐也不高兴也烦恼也寂寞也吵闹,但是她也完了解宋江涛是多么习惯许多女人需要他,如果宋江涛哪一天发现自己在女人堆里没有了魅力,他宁可一头撞死。他们这对夫妻,最后是做成了世上知音。默契到宋江涛发现蜜姐有了人,他爆炸般痛苦,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关家里号叫;又爆炸般放开,自己单独跑去找到某人,一番深谈就解决了问题,二人结拜了兄弟。后来宋江涛生了癌症,第一个打电话给某人,要某人答应他照顾蜜姐一辈子。临终之前,宋江涛再一次要求某人答应他,某人说:“我答应。”宋江涛才放心咽气。这就是宋江涛。社会没有给他更好的机会继承他父辈的宏业,他也算是发扬了父辈的豪气。蜜姐说:这就是我老公宋江涛。如果时光倒流,一切从头开始,宋江涛肯定还是我老公。

    蜜姐和宋江涛之间从来不说“爱”这个字。他们就是夫妇。夫妇就是夫妇,不可解释,就好比水就叫水,雨就叫雨,冰就叫冰,不能混淆,名称就是本命。

    再一个人是宋江涛的母亲。这个女人啊!蜜姐说,只能用过去巷子里唱的儿歌来形容她:这个女人不是人,她是神仙下凡尘。她自然也是从大姑娘女学生做过来的,可是对于水塔街街坊邻居来说,她是从嫁到宋家才有的女人,似那董永从天而降的七仙女,又似那许仙的深山蛇精白娘子。汉口市立女中毕业,就在汉口平安医院做病案管理员做了一辈子。若干年里,宋家住房一再被挤占分割;“文化大革命”中,宋江涛父亲跳楼自杀,她都顺其自然,她没有发疯没有发狂,没有哭天抢地,没有自暴自弃。她孤儿寡母不觉得凄惶单薄,也把儿子养得体面豪爽潇洒,就像家中男人还在。儿子拿所剩无几的房子送给朋友结婚,一送就再没有归还,她也无一个字的怨天尤人。几十年来是再大再小的事情,这个女人都安静面对,就没有人看见她的惊天动地或者地覆天翻,总是事情该怎样就怎样地顺了过去,不觉得自己有天大委屈。蜜姐有了某人,相好七年够漫长的,这女人分明知道,硬是可以当作不知道一样,连一点脸色都不给蜜姐看,连一句夹枪带棒的话都没有。不假装不知道,也不说自己知道。让蜜姐一点尴尬也没有。

    蜜姐讲宋江涛,没有眼泪。讲到她婆婆这里,又频频喝酒,又眼睛潮红,水花花碎在睫毛上,拿面巾纸小心蘸干。餐厅吃客换了一拨又一拨,只蜜姐和逢春两个人不动,坐在那里有说不完的话。逢春望着蜜姐,似小学生渴求知识,一句都怕错过,又容易感动,眼泪比蜜姐多,又生怕引起别人注意,老要低头去擦泪,鼻子也嗡嗡地塞住了不胜唏嘘。

    这个女人啊!蜜姐当面总是叫姆妈,背后讲她就是一个独立的女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