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的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节
    12

    翌日,蜜姐和逢春二人,都睡得起不来床。老人下楼坐店。蜜姐的儿子也把学校什么补习课请假了,来到店里协助奶奶。待蜜姐逢春真正清醒过来,已近午饭时刻。二人拥被坐起。蜜姐睁着眼睛看逢春,逢春也睁着眼睛看蜜姐。一床地铺上睡觉,这么近脸对脸地看见,两人都眼睛鼻子懒怠无劲,嘴唇干涩,肤色因血气未动都是没有暖意的姜黄,都蓬头乱发草草,乍一看令人吃惊,再一看又被真实吓住,这吓住过后又有些私密的亲近,觉得两人都见了真相,便有了一个无言的共同秘密,就不免都笑了。

    蜜姐拿过手机,用手机屏幕当镜子照,说:“我像个鬼。”

    逢春也说:“我更像鬼,眼泡肿得像金鱼。”

    蜜姐说:“是啊,女人夜里不能伤心流泪,只能快活流泪。”

    逢春赶紧问:“啊,还有快活流泪的?”

    蜜姐意味深长地看了逢春一眼,说:“说你年轻没经历还不服气,还给我上课,背古诗。”

    逢春不好意思起来,拿枕头打过去。蜜姐接连又打过来。两人哧哧笑着闹了一会儿。不再提昨夜的恩怨争吵。都起床,一起收拾地铺,棉絮被子都一层层为奶奶放进柜子,把房间拾掇整齐,再各自梳洗一番。又各人打**手机出去:找父母的,问儿子的,问楼下生意的,种种不一,都是家常的呼应打点,看似琐细庸常,每一天都要有人才能安妥。蜜姐注意到逢春的儿子在她自己父母家那边,她与周源之间似乎并无问询与联系,夫妻之间连琐细庸常都没有了,那一定问题严重。蜜姐想:夫妻到了这种地步,逢春都不对他人投诉絮叨,也不抱怨责骂周源,就觉得逢春年纪这么小,做人其实还真是一个相当沉稳可靠的,要真的讨厌她,也很难。

    收拾打扮完毕,蜜姐逢春出来街上,两人面貌焕然一新,都眉毛黑,唇膏亮,头发漂亮。天气是由凉渐至冷的秋了,是夜里下过霜的萧瑟,在城市繁华街区,霜留不下痕迹,只是教人感受到更严肃的冷。蜜姐逢春出门就凭空受到一个冷的刺激,人一收紧,身体就挺拔起来。蜜姐黄的脸颊也透出红来。逢春眼睛一亮,昨夜的红丝彻底遁去,涌出清澈秋水一层,眼眸黑亮如点漆。逢春是牛仔裤,短夹克,特长大围巾。蜜姐是皮靴,长裙,低领毛衫,外罩风衣。两人走在大街上,并肩联袂的样子,精神抖擞又清新飘逸,恰就是那些时尚杂志上的一对都市丽人。一路有人看她俩,她俩是分明知道就当不知道的那一种骄傲。她们已经省了早点,这是去街上直接吃午饭。

    两个女人自己的一个小饭局,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有了。蜜姐想请逢春,逢春也想请蜜姐。只是蜜姐碍着自己年纪大一些又毕竟是店老板,身份上总有一个架子,正忖度着如何开口,逢春无遮无盖地就说了:蜜姐今天我想请你吃个饭你怎么都要答应我。蜜姐顿时心里很舒服,说,你不要和我争抢,这是我已经想好了的,昨夜我就说了要请你吃饭。逢春说你昨夜说了吃饭吗?蜜姐霸道地说:“说了!”逢春嚷道我不记得我不记得今天是我先说的。蜜姐说你算了你胳膊扭不过大腿的。逢春就说那你总得先答应下一顿归我请。蜜姐连说答应答应答应。于是两人又说吃什么。蜜姐做东,逢春是客,由逢春选择饭馆。逢春说:“麦当劳。”蜜姐喷出笑来,嘲弄道:怎么你还是小女生的小资饭啊?逢春脸一红说麦当劳近啊,这边一家那边一家民众乐园还有一家,都包围我们了,又好边吃边说话。蜜姐说快餐到底算不上正经请客吃饭,到底还是没有饭菜好吃。蜜姐说算了不搞民主了就我带你去吃点好饭菜吧。逢春说:好!

    蜜姐扬手招来一辆红色出租车,她俩坐了进去,司机照明蜜姐指的饭馆去。她们穿街走巷,越过无数人,无数市声,高架地铁无数工地。水泥柱子高大得人渺小。马路边有人拉拉扯扯,因电摩托车与小汽车冲突,摩托司机用手摸了自己额上的擦痕,把血举到自己面前看,刹那眼睛瞪得像牛卵子。怀了一副昨夜风雨昨夜寒的心肠,这样在城市穿越与观望,就别有滋味细细丛生:想要叹气,想要摇头,觉得这一城市的人都这样活着啊真是无聊、猥琐和不值得,又觉得自己好想珍惜,想要豁达,想要不计较,要比车窗外面种种人种种地方都漂亮都大方都值得。待到下车,进了蜜姐熟知的一家餐馆,认识蜜姐的领班热情洋溢地迎上来,领到一个面临山水风景的窗前小台。待到两个女子坐定,平视,目光里已经都是欢愉和悦,万水千山艰难险阻谈笑间已然越过,以前的不好,见不到了。只为今天好。今天以后都是新日子。

    菜谱自然先给逢春,她想吃什么只管点。

    逢春说:“随便吧。”

    蜜姐嗤道:“哪里有随便这道菜?吃是大事,要点最爱的。”

    逢春把一本菜谱完毕,抬头说:“好像都爱,又好像都不爱,菜名看上去都好吃,就不敢相信菜端出来好不好吃。”

    蜜姐说:“那还是我来?”

    逢春说:“你来你来。平常我都是随便的,不会点菜。你带我吃吧。只是不要点太多了吃不完。”

    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