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的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节
    11

    今夜不是往日。今夜蜜姐数完钱出门吓了一跳,逢春坐在大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垂着脑袋,手里握着半瓶水。

    蜜姐使劲拍拍自己胸口给自己压惊,心想:哎呀老天爷,这还真是一个没有见过的倔的。

    逢春站起来,拍拍屁股的灰,面对蜜姐。蜜姐把身子一转。蜜姐不想谈!简直太出人意料了,蜜姐以为自己已经把问题处理掉了。看来,问题不仅没有处理掉,显然比她以为的更麻烦。蜜姐以为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激情碰撞么?不就是一个刹那间的灵魂出窍么?半个小时,萍水相逢,手都没有碰碰,姓甚名谁也不知,风吹过,水流过,都是不再复还的东西。原来逢春还是一个这等痴情的,显然鬼迷心窍了。蜜姐大伤脑筋,一时刻也说不出话来。从背包里掏出香烟,拿出一支抽起来,在人行道上踱过来,踱过去。

    逢春窘住了。她满以为蜜姐上来就会问她的。蜜姐不开口问,逢春也就不好意思说,也不知道怎么说,还不知道说什么。她今天发生的状况,就只是一种状况,就只是在她和那人心有灵犀心照不宣之间,简直连事情都算不上一桩。可是逢春就是不能够就这样离开蜜姐。

    蜜姐一口口吐烟圈。如今让她束手无策的情况,还真是蛮稀少的。她把心一横,自己就毅然下了人行道,大步过马路,往对面自己家的耕辛里走。待走到耕辛里大门口,回头一看,逢春又坐下了。还是坐在蜜姐擦鞋店门口的马路牙子上,还是垂着脑袋,手里握着半瓶水。这一下,蜜姐倒是被治住了。蜜姐的意思很明确:这么晚了,回家睡觉!她俩都住在耕辛里,蜜姐带头一走,逢春理当跟上。逢春却坚决地没有跟上来。蜜姐站在耕辛里大门口,看着街对面的逢春,叫她也不是,不叫也不是,又知道叫不叫她都是没有用的,逢春就是一副不回家的样子。蜜姐气得就这样直眼睛看着逢春,直到烟头烧到手指。蜜姐恼火地掼掉烟头,用脚尖碾得火星直冒,又大步横过马路,返回擦鞋店。蜜姐横竖总不能这么晚了,就让逢春一个人这样留在大街上啊!

    蜜姐冲上来,一把拽住逢春衣袖,逢春随之站了起来。蜜姐又打开擦鞋店大门,把逢春推了进去。进去一拉开关,忽地大亮刺刺的,两人都把眼睛一躲,蜜姐急急地又关掉了灯。蜜姐这下是真的烦了。她走进里间,从热水瓶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仰脖子喝干了。再往楼梯上爬了几步,想起阁楼上老人早已经睡觉,又停下来。反身坐在了楼梯上,抱住膝盖,说:“我的姑奶奶!这么晚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逢春动了动嘴巴,千言万语都堵在嗓子眼,说不出来,只有眼泪先扑簌扑簌流下来了,她又要强烈抑制自己不要哭,于是肩头抽耸得厉害。

    蜜姐说:“好吧好吧。我想起来了我忘记了给你钱。”

    蜜姐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逢春。这是骆良骥下午给逢春的小费。逢春不接,哭腔哭调地说:“我又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要这个钱!这钱我不要!”

    “错!”蜜姐把弄着钞票,说,“如果今天你一定要我说点什么,我只有一句忠告给你:钞票就像婴儿一样无辜,你任何时候都不要拒绝它。”

    蜜姐再一次把钞票递过去,严厉地说:“拿去!这是你的劳动所得。难道还真的要我去带你儿子吃麦当劳?我哪有这个时间。拿去拿去!”

    逢春只得走近蜜姐,接过了钞票。

    蜜姐一不做二不休,她想,那就索性不睡了,今夜一定把问题解决了算了,要不然似逢春性情这样痴又这等倔,还不知道以后会闹到哪步田地?蜜姐宋江涛夫妇往上三代,老街坊都知根知底,从来都无条件信任,不要啰嗦的,若不是蜜姐,你想逢春一个年轻小嫂子,现在这社会风气之下,随便跑到路边小店打工做事,水塔街岂有这样风平浪静的?水塔街这几个里分,有城市以来的百年里,发生过多少惊天动地的事情。但凡风平浪静,那不是忽略马虎,是信赖,是他们知道他们信赖的人在掌控,是他们知道没有谁会忽略人家日子,都知道吃饭穿衣、饮食男女,是人伦物理大事情。今天已经警告过逢春了,她还是这样愚痴,蜜姐岂能不管?

    说到底,逢春也还是一个混沌无知的。说出来真是怕吓着了她。逢春父母所在单位市油脂公司,哪来的?蜜姐家的!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蜜姐家祖辈就在汉口做桐油,那时候就与外商做生意,那都是英国怡和,美国福中,法国福来德,日本三井与三菱一些正经老牌大公司。抗战胜利以后,蜜姐的父辈又接着做,把储炼厂都开到汉口江边租界的*****路去了,厉景文经理这个名字,汉口桐油业谁不知道?!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搞公私合营,政府不断派进来干部,油脂公司不断改制分解,这才慢慢变成了公家的。变成了公家的又怎样?油脂是有技术含量的生意,还是离不开厉家。开玩笑,几代人,都学储炼油,都做储炼油,这是谁能够替代的?!直到“文化大革命”到来,厉家才被油脂公司的造**反派彻底拉下历史舞台。造**反派发誓要把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反动技术权威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