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琉璃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夜莺与玫瑰
    我曾经以为

    世界如我所见般明亮

    却不知另一个自己

    复仇的血液正燃烧疯狂

    被囚在黑暗中无助的彷徨

    当记忆中的一切都已成为过往

    我只能努力记住你的模样

    十六年的时光

    只不过是几页拼凑的篇章

    纯净的灵魂依旧倔强

    神啊

    如果我注定化为乌有

    请允许我

    此刻

    陪在他的身旁——

    by飘落九朝

    悲伤的童话

    给我一朵玫瑰,我就和你在舞会上跳舞到天亮。

    少女高傲地对少年说。

    这并不是玫瑰盛开的季节,少年在花园中无助地哭泣。

    夜莺一直偷偷地爱恋着少年,每夜为他唱歌,却只把心事讲给星星。

    少年的眼泪让夜莺心碎。

    窗下有一棵玫瑰树,夜莺轻轻落在一根小枝上。

    给我一朵红玫瑰吧,我会为你唱最美的歌,夜莺苦苦哀求。

    玫瑰树摇摇头,冬天冻僵了我的血管,霜雪摧残了我的花蕾,今年我不会再有玫瑰花了。

    我要一朵玫瑰花,仅仅一朵玫瑰花!难道就没有办法让我得到他吗?夜莺绝望了。

    有一个办法。玫瑰树回答说,但是代价太大了。

    告诉我,我不怕。

    用胸膛顶住我的一根刺,歌唱整整一夜,你的鲜血会流进我的血管,变成我的血,我会给你想要的玫瑰。

    他回到少年身边,用心的唱起了歌,歌声美的像春泉流淌在林间,这是最后一首歌了,他希望少年能记住自己的歌声。

    歌声给了少年灵感,他自言自语道,没有了玫瑰,或许我可以写一首赞颂她美貌的诗,他想着少女美丽的身影,自顾自地走开了,完忘了为他歌唱的小夜莺。

    月亮挂在天际,夜莺用自己的胸膛顶住花刺整整唱了一夜,血快要流光的时候,玫瑰树最高的枝头终于开出了一朵娇艳的花。

    顶紧些,小夜莺。玫瑰树高声叫喊着,不然玫瑰还没有开完天就要亮了!

    于是夜莺就把刺顶得更近些,刺进了自己的心脏,剧烈的痛楚袭遍了他的身

    清晨少年打开窗户,惊喜地发现了一朵玫瑰,立刻摘下来,飞快地走出了房子,

    他完没有注意到,窗下玫瑰树的枝桠中,躺着曾经为他唱过歌的小夜莺。

    他已经死去,流光了血,心口上还扎着那根刺。

    璃尔安静地从梦中醒来。

    以前一直都做噩梦,最近梦境却开始出现梦幻斑斓起来,好像有人曾经说过,当你做噩梦的时候,证明你还活着,当你开始做美梦,却要小心了。

    她轻轻地笑了,是因为生命越来越接近尽头了吧。

    她从来都没有和他在一起的资格,她只是一个复仇计划中一个不可预知的意外。所以,如果帮助樱若复仇是他最大的愿望,她愿意为了他,粉身碎骨。

    也许等自己把身体还给了樱若,灰飞烟灭后,他也不会知道,世界上,曾经真的有一个肖璃尔,像樱若一样爱他。

    她觉得自己就是那只小夜莺。

    不知因何而生,但求为爱而死。

    是晶莹的沙粒.还是脆弱的琉璃

    无数花藤娴静的垂下来,每一根都流动着深深浅浅的紫,如同一缕缕紫色的梦。

    坐在紫藤树下的少年亦如初见般俊美,无论璃尔看多少次,依然无法控制心跳加速的感觉。幸福的依偎在他的怀中,听着他平稳的心跳,璃尔再次轻轻地闭上眼睛。

    他们在这里静静等待比赛的结束还有明天决赛抽签的结果。

    “醒了?伤口怎么样了?”阮易初抚摸着璃尔的短发。

    “伤口?”璃尔抬头,露出迷茫的眼神。

    阮易初无奈地扶她坐直,小心地撕开肩膀处已经破裂的衣服,被夜葵渺渺蓝色射线的灼伤已经完愈合了,璃尔自愈的能力确实强悍,只是需要时间.

    "呀!"璃尔脸腾的红了,用手掩住赤裸的肩膀一跃而起,"色狼!"

    阮易初见她娇羞的样子不由得玩心大起."好啊,那我的肩膀给你看!"说完站起身去追璃尔.

    璃尔大惊,连忙转身撩开长长的花藤逃跑,不时回头看阮易初有没有追上来.

    两人在紫藤花海中捉起迷藏来.

    璃尔发现前方一片花藤后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慢慢撩开,打算吓唬阮易初一下.

    花藤后,却是肖琉曦冰霜色的容颜.

    做爪子状的手和龇牙咧嘴的表情定格在璃尔的脸上.

    "玩得很开心啊.看来.你还不知道刚刚发布的名单吧."琉曦冷笑道,"明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