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琉璃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一瞬之光
    亲爱的

    我忘记了那些美好的回忆

    破碎的过去

    已经化作一片片琉璃

    最怕在彼此眼里

    发现堕落的自己

    不改变执意

    就无所谓别离

    命运的反转

    来自一颗黑色的棋

    掷出硬币

    永远猜不出双面的结局

    少女在一步步接近

    最该逃离的秘密……

    ————By茀郁微风

    激战

    雄浑的咒印师之歌响彻云天,七彩虹光和缤纷的花瓣将已有数百年历史的咒印师斗法场装饰的璀璨绚丽。

    非攻击性血脉传承的学生们虽然无法走上斗法场,但是依然卖力的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因为这些表现会为自己的毕业成绩单填上漂亮的一笔。

    容纳几千人的斗法场座无虚席,热情的观众们吹着哨子,挥舞着彩球彩带,为自己最喜欢的咒印师选手呐喊助威。

    不知用什么方法悬在空中的包厢霸占了视野最好的位置,有资格坐在里面的都是各大家族的首脑们。

    斗法场四个方向分别竖立着四座独立的斗法台,依次以风、林、火、山命名,中间闪闪发光的圆球主斗法台暂未开启,它是留给最优秀咒印师的华丽舞台。

    突然,主斗法台像花朵一样缓缓绽开,金色的光芒中,出现了花逸朵穿着纯白色长裙的美丽身影,如女神降临人间。

    她姿态优美的抬手到唇边,食指上有一枚花朵型的戒指,那是一个有扩音功能的法术道具。

    “如果只能选出一样东西代表羲和学院的荣耀,我们绝对没有第二个选项!咒印师的血液中有神的烙印,让我们的血脉传承燃烧起来吧!各位,欢迎来到咒印师斗法大会!”

    在成千上万的欢呼声中,闪烁着彩色光芒的透明气泡将美艳绝伦的女支持人罩在中间,托至空中,主斗法台缓缓闭合。

    经过残酷的初选,从数百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三十二名咒印师将在这里进行为期三天的淘汰赛,胜出的八名参赛者将组成一个团队,向咒印师之城最强巅峰——熔妖塔挑战。熔妖塔一共九层,最后一个安走出熔妖塔的人,就是咒印师大赛的冠军。斗法大会的历史上,有无数咒印师一战成名,亦有很多人挑战失败,将生命留在了熔妖塔。

    历史上曾有人走到了熔妖塔的第八层,就是被誉为咒印师界不世出天才的那个人,但到目前为止,还从未有人到过第九层。

    琉曦站在等候区,美丽的身影沐浴在璀璨的光芒中,黑发随风飘散,目光沉静。她是上一届的冠军,走到了熔妖塔第四层,已经是近几年的最好成绩了。

    “禹疆学长,你怎么在这里啊?医护小组**啦!”

    “知道啦,知道啦~”

    平时最讨厌参加学校活动的禹疆,每年却一定会参加斗法大会的咒印师医护小组。他慢悠悠的换上医护小组的工作服装,回头望了一眼那永远昂着头的美丽身影,向**点走去。

    肖氏家族的包厢奢华舒适,高贵的组长肖镜奕毫无形象的趴在软榻上,像一只慵懒的猫。

    “唉,什么时候我们家九婴要是能穿上花逸朵那种裙子,我就瞑目了啊!”

    依旧是紧身黑色皮衣的九婴坐在窗口,就当没听见。

    肖镜奕翻个个身,双手拄着下巴,贱贱的笑着,“我的九婴是舍不得我死吗?”

    九婴二话不说翻手从腰间抽出鞭子,回手一鞭狠狠甩向肖镜奕的位置!

    鞭如利刃般将肖镜奕和他身下的软榻一劈为二!

    软榻从中间裂开,倒向两边。肖镜奕的身体却变成无数荧光,换了个位置重新凝聚成人型,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多么凌厉的一击啊!只有我们九婴才能带来这种爽快的的同感!等待的时间太无聊了,再来呀再来呀?”

    九婴面无表情的挥舞着鞭子,一次又一次将肖镜奕用幻萤凝聚的身体打碎。小小的包厢惨不忍睹。

    盘膝坐在角落的白发美男觉得自己头又痛了,还是不能习惯这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啊。

    “如果你们不想错过琉曦和璃尔的比赛,最好先暂时休息一下。”椒图无奈的将自己的八蝠八宝镜往后挪了挪,免得受到波及。

    闪烁着微光的幻萤在窗前迅速凝成人形,少年族长的脸上是雀跃的表情,“终于开始了”

    火斗法台上,琉曦冷冷的盯着自己的对手岩崖。

    岩崖,血脉传承,石骨。

    “嘿嘿嘿嘿。再来啊大小姐。看来你的绣花线对我没什么用处嘛!”岩崖挑衅地向琉曦勾手指。

    岩崖可以身石化,皮肤坚硬无比,琉曦试探攻击了几次,羽蛇都无法破坏他强到变态的防御。能够进入三十二强的选手果然非同一般。

    琉曦轻摇手臂,姿态如舞蹈般优美,羽蛇上的珠铃坠饰发出悦耳的声音,没有任何表情的精致面孔上突然绽放出一个极浅的微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