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琉璃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夜的第七章
    "白鸟逝于清空,落雪融于湖泊,

    我的生命如花朵,将在永寂中凋零.

    但是,请不要为我悲伤.

    这是倒在荆棘路上的殉爱者,

    唱给恋人的呓语,

    我将剪下银色的发,为你制一顶皇冠,

    我锋利的牙齿,也许可以做一把匕首.

    还要把我金色的眼睛,变作你戒指上的宝石.

    夕阳流淌金汁,时光逐寸斑驳,

    歌声萦绕林间,穿过沉睡的枯枝.

    我会被撕裂,被吞噬,被遗忘.

    但是,请不要为我哭泣,

    即使支离破碎地离去,我依然甘之如饴.

    我有我的美丽.

    将随我的爱一起,

    永世绽放.

    怕孤独,但更怕被辜负

    璃尔什么也看不见.

    凉薄的丝巾轻轻覆盖着她的眼睛.但她并不害怕,因为她的手背阮易初轻轻牵着.他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给她一个惊喜.

    她唯有一点不安的是,今天他的手,有点凉,甚至某个瞬间,感觉有点陌生.

    脚下的路并不好走,有些泥泞,阮易初的脚步却很快,为了跟上他,璃尔有些踉跄.吹在身上的风越来越冷.空气中散发出潮湿的血腥气,已经浓郁到不能被忽视.

    璃尔忍不住开口,语调有点颤抖:"还没有到吗?"

    "快了."

    是因为看不见所以缺乏安感吗?为什么觉得阮易初说这话的时候,不像平时那么耐心,而是从没有过的冷酷?

    "呀——呀——”

    一只乌鸦突然发出嘶哑的叫声,扑棱棱地从他们身边飞过。

    璃尔有点害怕了,想偷偷地把蒙在眼睛上的丝巾拿下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她轻轻咬着嘴唇,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说过,要相信他。

    所以,相信他吧。

    阮易初停住了脚步,把璃尔推到了自己身前。璃尔的头发迎风肆意飞扬,露出光洁的额头。

    “我们到了。”阮易初在她耳边轻轻说道,语气中带着笑意。

    璃尔很高兴,唇角漾起一抹微笑,这是她熟悉的阮易初。

    轻薄的丝巾被解下,璃尔慢慢睁开眼睛,笑容却渐渐从脸上消失。

    他们站在一个险峻的悬崖绝壁上,一轮巨大的血红色圆月照在悬崖顶上,下面是一片漆黑的深渊。身边只有一棵被雷击残的树,在寒风中瑟缩着扭曲的身体,一只乌鸦停在上面,却并不鸣叫,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冷冷地盯着他们。

    “喜欢吗?”阮易初似乎轻笑了一下,带着魔力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语调还是和平时一样,此刻听起来却异常诡异。“也许到了下面你会更喜欢。”

    璃尔一惊,退了一步,狡辩的一块碎石被她踢落下去,很久很久之后都没有传来落地地声音。

    “恶作剧的话,有点过分了。”璃尔有些生阮易初的气了,转身对他说。

    他太高大了,璃尔只能仰着头看着他。血红色的月光下,他的脸孔如雕塑一般俊美,眼神却阴郁森冷,璃尔从没见过这样的阮易初。

    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渺小而可笑的猎物。这样的阮易初,比周围的环境要可怕一万倍!她脑子里突然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逃!

    可是就在这时,阮易初把手轻轻放在了璃尔肩上,那双手仿佛又千钧重,禁锢着她一动也动不了了。

    璃尔的眼中写满了恐惧!

    “如果能让她回到我身边,就算要我变成恶鬼,我也愿意,笑着下地狱!”阮易初脸上露出邪佞的笑容,按着璃尔肩膀的双手轻轻向前推

    璃尔的身体后仰,双脚脱离里地面,慢慢地倒了下去——

    悬崖上阮易初的身影越来越小,璃尔觉得自己一直在下坠,下坠,下坠,这深渊仿佛没有底一样

    “啊!”

    璃尔从床上猛的做起来,幸好,只是一个噩梦。

    对现在的她来说,做噩梦已经和吃饭一样平常了。

    可是,这却是一个让她浑身发冷的噩梦,甚至比梦见水牢少女更让她恐惧,因为,梦里有阮易初。

    她打开床头灯,昏暗的灯光下,床头放着魔偶娃娃小阮目光冰冷地看着她,就像梦里阮易初的眼神一样。

    璃尔慌张地用被子把它盖住,就在这时,小阮却突然发出了声音!

    “璃尔?”

    是阮易初的声音!

    “璃尔,又做噩梦了?”

    是阮易初通过魔偶娃娃上的魂印坐标打来的“电话”。

    璃尔把娃娃扒出来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这东西就没有拒绝接听的选项吗?也不能关机?也不能拆电池?还是手机好!

    阮易初的声音还在不断传过来,“璃尔?璃尔?”

    停顿了一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