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琉璃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流光暗涌
    我就快准备好了,

    很快,

    就会抱着你一起坠入绝望的深渊。

    我的心从未疑惑。

    片刻的迷茫,

    只是被雾遮住

    罢了。

    绚丽的夜,

    谁在阴影里偷笑。

    这场危险的游戏,

    谁才是真正的主角。

    少年在紫藤树下微微叹息,

    月光不只是月光,

    我曾看着你把梦轻轻埋葬。

    无尽的噩梦

    璃尔在一个黑暗的森林里奔跑。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奔跑,也许又是一个噩梦。

    脚下一痛,她停了下来,发现自己甚至连鞋子都没有穿。一根落在地上坚硬而细小的树枝刺破了她的脚。

    她的面前是一棵不知名的巨大古树,树根盘根错节,树冠遮天蔽日,如森林之王一样雍容伫立,包藏着无数年轮的深褐色树皮沟沟壑壑,十分可怕,可是她却觉得这棵树给她一种很亲近的感觉,不由得慢慢走近。

    璃尔靠着树坐下,忍着痛把刺拔了出来。在咬着嘴唇挺过一阵疼痛后,她试图回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但记忆是如此模糊,她一点头绪也没有。

    最后能记得的事,是她睡觉之前躺在床上看一本关于咒印师斗法大会的书,因为感觉冷还特意起床关上了窗子。

    如果不是梦,这是哪里?她该怎么回去?

    璃尔撕下一片裙摆,把把受伤的脚包起来。背后的大树挡住了一些风,但还是冷,她将脸贴在冰凉粗糙的树皮上,觉得异常安心。然后抱着自己的手臂紧紧蜷缩成一团。如果是梦的话,再睡着,醒来也许就会恢复正常了吧。

    沙沙沙。

    是风吹树叶的声音吗?

    她觉得脚上痒痒的,像有小蚂蚁爬上来,睁眼一看吓了一跳!一只硕大的肉虫子趴在她受伤的那只脚旁边,长长的触须正试探地点在她包扎伤口的布条上,上面渗出的血迹似乎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让虫子十分兴奋。

    璃尔赶快把脚缩了回来,那嗜血的虫子愤怒地抬头怒视着她!璃尔看了一眼立刻魂飞魄散,因为那虫子居然长着一张人的脸!

    那是一张苍白而狰狞的男人的脸,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璃尔,无数只脚支撑着肥硕的身体缓慢地向她爬来。

    璃尔大口吸着气,跌跌撞撞地扶着树干逃,她震惊的不只是虫子长着人的脸,而是那张脸她是认识的!她确定自己对这个人非常熟悉,但是此刻的她却一点也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她在哪里见过!

    她绕着大树跑,却被凸起的树根绊倒了,爬起来的时候发现大树的背面居然是一个墓碑!经年累月的生长,大树几乎把整个墓碑包进了自己树根之中!

    在看见墓碑的一刹那,璃尔发现自己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汹涌的悲伤充溢着她的胸膛,可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难过。于是她跪在墓碑面前,拼命拂去上面的青苔和泥土,想看一看这究竟是谁的坟墓。

    一阵钻心的疼痛打断了她。那只诡异的人面虫子已经蠕动着肥硕的身躯追上了她,一口咬在她腿上,尖锐的牙齿刺入皮肤,然后开始用力想甩掉那可怕的虫子,可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虫子死死地咬着她的腿,贪婪的吸吮着。

    璃尔不断告诉自己,这只是梦或者幻境,因为琉璃砂一直不回应自己的召唤,如果真的有生命危险琉璃砂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她其实没有受伤,也不会死。可是那种血液流失的无力感太过真实,璃尔甚至已经开始觉得浑身冰冷,呼吸困难

    古树冰凉的树皮越来越炽热,似乎想传递给她力量。璃尔觉得自己的心脏正在和这股力量呼应,自己仿佛也渐渐变成了这森林的一棵树,或者说自己和这棵树已经融为一体了。在一瞬间,她发现自己可以感觉到穿过森林的风,感觉到每一只小鸟停在那个树梢,曾唱过什么样约尔的歌谣,感觉到泥土下每一个亡魂的故事和每一颗种子蕴含的巨大能量

    当璃尔再次睁开眼睛时,她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森林中的精灵,心意所致,一根苍绿色的藤蔓从指尖生长出来,卷住了人面的虫子,然后慢慢的勒紧。虫子通的拼命扭动,终于松了口。那张男人的脸狰狞的看着璃尔,似乎想咒骂什么,但当藤蔓上尖锐的刺深深扎进虫子的身体时,它渐渐停止了挣扎,鲜红的血液像挤破了的西红柿一样喷射出来,不知道它的血还是刚才吸得璃尔的血。人脸颓败的歪在一旁,眼睛透出死气的灰色,却仍然死死地盯着璃尔。

    璃尔脱力的靠在树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梦呢?我变成树妖了吗?她看着自己的手,藤蔓枯萎脱漏,指尖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身边的墓碑依然冷冷的伫立。璃尔爬过去努力想看清上面的字,墓碑却突然裂开了!一个黑色的大洞露了出来,璃尔惊呼一声,跌了进去。

    当璃尔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那个洞已经消失了。

    若有若无的歌声从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