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琉璃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谜海歌剧(下)
    想知道悲伤的歌啊从哪里来

    请划着人皮做的船到冥河的尽头

    再用龙血木的树叶吹一首哀曲

    水中的妖鬼会送你

    琉璃做的眼球

    切开我的身体啊砸碎我的头

    用最毒的针穿过我的喉

    我的血沿着脚踝遍地流啊流

    不要得意啊你这个凶手

    会有为我复仇的人

    从那冥河的血水里来

    撕碎你啊

    撕碎你啊

    妖灵船之夜曲

    黯淡的月光被层层乌云撕碎,残破地落在海面上。白天喧闹的大海,此刻如此地狱深渊般死寂。

    空气中隐约传来低缓而诡异的风声,像酷刑中痛苦的呻吟,又像邪恶的海妖在水底唱着让人绝望的挽歌。

    惨白的雾气氤氲在海面上,不知会有怎样的凶险藏匿其中。

    海风凄冷,吹透了璃尔单薄衣服.她忽然觉得天一黑,一件大大的外套罩住了她.七手八脚地让有些苍白的小脸钻出来,愤怒地回头,发现身上只剩下一件衬衫的阮易初对她摆出一副“敢还给我就让你好看”的可怕表情,只好乖乖地把外套穿好。外套上还带着他的体温,很暖。

    “确定就是这里吗?那个怪物就是在这把孩子带走的?”夏柳君老师小心翼翼地问着憔悴母亲。

    星罗的妈妈点点头,似乎又回忆起了那惊昏的一刻,刚刚平复的心情又激动起来,她摇晃着瘦弱的身体跌跌撞撞地跑出来,大声地哭喊:“星罗!星罗你听见妈妈了吗?你在哪儿啊?星罗!星罗!”

    回应她的,只有呜咽般的风声。

    炎泽把掌中变了颜色的鬼焰展示给大家看,“这里的确有妖气,而且很强大.看来那个妖灵还在附近。”

    “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如果这个妖灵的目的只是抓走孩子当什么祭品,为什么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呢?”古御书说,“偷偷把孩子掳走不是更简单吗?曝光自己对它有什么好处?”

    “要是我的话,就直接栽脏在水藻怪身上了。”禹疆摊手。

    “难道,它的目标不是那个孩子,”秦时月皱眉道,“而是-我们?”

    瞬间,大家似乎都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有阴谋又怎样?”阮易初冷哼一声。

    是啊,这里有十六名咒印师,还有一名羲和学院的正牌老师,怕什么呢?阮易初的话立刻让大家充满了自信。

    “quot;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星罗妈妈哽咽着,“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怪物把把星罗拖进海里去了,他会淹死的会死的啊”

    “如果它的目标是我们,它不会那么快杀死星罗的,你放心吧。”璃尔蹲下来,安慰着泣不成声的母亲。

    古御书沉思片刻道:“经理,请问能否为我们弄一艘船?”

    众人纷纷赞同古御书的建议,在场的咒印师中没有人的血脉传承和水有关,看来只能借助工具了。

    “船、船”经理像见了鬼一样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地说。

    “对啊,船.最好是稳定一点的,大一点船,”寂海不好意思地说,“虽然我名字里有个海,可我不会游泳。”

    “好大好大的船”经理继续张牙无爪地说。

    许牧音耐着性子说:“是,要大船。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们这么豪华的海滨别墅酒店,怎么可能连一搜船也弄不到?”

    经理瞪着眼睛,伸手向中人身后指去然后直直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众人突然意识到不对,立刻沿着经理的视线回头望去,真是好大的一艘船!

    一艘阴森森的巨船正悄无声息的自浓雾中慢慢浮现出来。破旧的船帆颓丧地垂着,船的速度却诡异的快。当众人看清它的貌时,不禁大惊失色—它并不是在水里航行的,而是整个船身漂浮在水面之上。仿佛有无数看不见的水下冤魂在托着它前行。黑色的雾气萦绕在船身上,船上高悬着一直破烂的纸灯,发出白惨惨的光,幽微的光芒只能够照亮极度狭小的一个范围。

    可是被照亮的这个地方却牵动了所有人的心—瘦弱的男孩被吊在二层舱顶高高的桅杆之间,十几条细绳分别绑住了他的手、脚、脖子等地方。就像被蜘蛛捕获的猎物一样,他无助地困于蛛网之中。

    “星罗!”可怜的母亲见到生死未卜的孩子几乎要昏死过去。

    “可恶!”炎泽怒极,立刻催动鬼焰想烧断绳子。但是船身上的雾气似乎有着诡异的吞噬作用,火焰还没到星罗附近就消失无形了。

    秦时月召唤罡风,依然失效。

    雪野的冰女、古御书的云纸所有攻击都被黑雾抵消了。

    此时船头又亮起了一盏小小的灯笼,持灯的手指细如枯柴,染着红若滴血的指甲。

    梦呓般妖娆而森冷的声音从船上飘来。

    “嘿嘿嘿好像不管用,哦?”虽是笑着,但那张如日本艺人般白的渗人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她就那样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