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琉璃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谜海歌剧(上)
    如果我的故事是一部三流,那么我可能是比较悲惨的那一类女主角。——摘自肖璃尔的日记(如果她写日记的话)

    华丽而残酷的序曲

    “铃铃铃铃铃铃……”

    刺耳的闹铃声突兀的尖叫着,像见到鬼的女人般声嘶力竭。

    璃尔弹射状猛地从床上做起来,凌乱的头发遮住他巴掌大小的脸,只露出尖尖的下巴。美梦被无故打断让她有一瞬间的茫然,随后好心情也因这无进止的噪声变得阴霾。

    “铃铃铃铃铃铃……”

    她伸手摸向床头,却没有发现应该在那里的闹钟,枕头下,被子里也没有,那催命一样的铃声仿佛在讥笑一般,响的更加嚣张。她打开了床头灯,微咪着眼睛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可是翻遍了房间仍然找不到那个该死的闹钟!见鬼!

    “铃铃铃铃铃铃……”

    耳膜似乎要被那令人烦躁的铃声撕破了,这绝不是一个闹钟能发出的声音,璃尔觉得那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好象有无数个闹钟陆续加入,组成了一个地狱合唱团。它们发出此起彼伏的机械般的噪声,组成一张密密麻麻的网,捆缚着自己脆弱的神经,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璃尔努力呼唤琉璃砂的力量,脖子上的水晶瓶发出温润的光芒回应着她,可是很显然,琉璃砂对无形的声音无能为力。

    “铃铃铃铃铃铃……”

    璃尔用双手捂住耳朵,光着脚走到房间中央,冰凉的地板让她稍微镇定了一些。她茫然无措的环顾这四周,用谨慎的目光看着很熟悉却令人感到恐惧的空间,希望能找到那令人绝望的声音的来源。

    房间并没有什么变化,门锁着,墙上挂着每天都要穿的校服。墙角堆着几样今天需要带到学校的实验器具,甚至昨天做完但没有收拾好的作业还摊在书桌上……

    究竟哪里不对?

    璃尔无意中抬起头,然后瞳孔瞬间放大——

    天花板上,密密麻麻地挂着无数个闹钟!每一个闹钟都是一张狰狞的人脸,动作整齐洋洋得意的抖动这圆滚滚的身体,发出震耳欲聋的合唱,欣赏着璃尔震惊的表情。

    愤怒的璃尔正要召唤琉璃砂时,这些闹钟却骤然安静了,所有的指针都停了下来,时间仿佛也静止了。随后人脸闹钟突然像空投的炸弹一样,一个接一个地飞了下来,带着巨大的冲击力砸向璃尔!

    璃尔只好狼狈的躲闪,边跑边凝结出她最拿手的沙盾,挡住了人脸闹钟疯狂的自杀式攻击,然后用一个水晶砂暴把所有的闹钟都卷起,在狠狠的甩向地面,砸了个粉碎。

    终于结束了,做完这一切的璃尔已经筋疲力尽。无数的闹钟碎片在地面上微微颤抖,像尸横遍野的战场。碎片间渐渐浮现出无数条发关的丝线,呼吸之间其中有几条像有生命的蛇一样飞快的游到了璃尔的脚边,紧紧缠住了她的脚踝,把她吊了起来!

    璃尔尖叫了一声,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自己穿的是睡裙……

    用手按住睡裙的裙摆不让它掉下来,璃尔毫不意外的对不知何时出现,此时正大方坐在自己床上的长发美女抱怨道:“你就这么讨厌闹钟吗?”

    “还好,比讨厌你的程度要差多了。每天都被闹钟折磨,突发奇想觉得这东西要是能吓人的话应该会有趣。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肖琉曦精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随着手指的随意摆动,手链上镶嵌的小珠子和小宝石互相碰撞,发出悦耳的叮咚声。

    硫曦对羽蛇如音乐家版的操控水准实在比自己强大多了,璃尔暗暗叹了一口气,“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吗?虽然现在这里没有一个能看时间的东西,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可能要迟到了。”

    琉曦扬了扬眉毛,突然将手指合拢,所有的发光丝线瞬间消失了,璃尔当然也毫无征兆的从空中掉了下来——

    噗。

    璃尔姿势不雅的爬在了地上,好在对琉曦的人品深刻认识让她做好了心理准备,身下的地面早就被变成柔软的沙子了。

    “你最近进步这么快,做姐姐的很欣慰,会送礼物给你表示鼓励的。”

    璃尔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琉曦已经不见了。

    明媚日光协奏曲

    光着脚的璃尔灵巧地在闹钟碎片间跳行到了窗前,一把拉开了厚厚的窗帘,然后伸了个懒腰。

    多么明媚的清晨,美好得就像童话里形容公主容貌的诗句,点缀着无数瑰丽成语的那种,尽管刚才的小序曲在其中加了毛骨悚然、心惊胆战这样不和谐的音符。

    穿着羲和学院精致制服的肖璃尔走出家门,怀里抱着几乎要挡住视线的一摞书本——因为各种古怪的异术实验道具已经把她的书包塞满了,这就是选修课选太多的下场。

    她走向院子里阴森的古井,抬腿站上了窄窄的井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毫不留恋的跳了下去!

    当然,羲和学院的学习压力还没有大到让她想不开的地步,如果有更好的学院专用传送阵的话,她也不愿意用这个已经被淘汰的产品。只是为了避免亲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