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琉璃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恐怖入学考
    吱嘎、吱嘎。

    旁边床上的人反复地翻身,让并不结实的床板不断传出令人焦躁的声音,肖璃尔被吵醒了。

    “璃尔,璃尔……”

    黑暗中有些怯弱的声音飘了过来。

    “又怎么了,莲漪?”璃尔的声音还带着粘稠的睡意,闭着眼睛回应她的新“室友”。

    “我觉得屋子里……真的、真的有……有东西……”

    璃尔伸出手打开床头灯,灯光虽然昏黄,但足够把不大的屋子看得清清楚楚了。

    这是一间小旅馆的客房,也许都达不到旅馆的标准,房间是民居改造的,连墙壁都没有刷过,斑驳的墙上还有原来屋主各种旧家具留下的痕迹,哪儿放衣柜,哪儿放梳妆台都能看出来。屋里现在只有两张小木床和简易的床头柜,名叫莲漪的女孩在璃尔对面的床上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璃尔无奈地翻身下床,检查了一下门,依然牢牢地锁着,门口放的两个啤酒瓶子也好端端的立在原来的位置,不可能有人进来过。

    “莲漪,你是不是做噩梦了?真的只有我们两、。”

    璃尔坐在莲漪的床边,轻轻拍着她的身体,试图安慰她。这一夜她已经折腾好几回了,总说屋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莲漪小心翼翼地从被里露出微蹙的眉毛和含泪欲泣的大眼睛,惊吓中的她脸色苍白,十分惹人怜惜。

    “啊——”莲漪又缩进了被子里,“窗外有人影!真的、真的!”

    璃尔急忙回头,人影没有看见,但是窗帘真的动了一下!

    她汗毛直竖,抄起一个酒瓶子,慢慢走到窗前,把窗帘猛地拉开——

    夜晚冰凉的风从少了一片的玻璃窗口灌进来,吹乱了她脸上的碎发。

    外面是空无一人的街道,月牙静静地放着冰冷的光。

    这是三楼,怎么可能有人在窗外。璃尔自嘲地笑,原来自己的胆子还是没有变大多少。转身在床头柜里找了一张旧报纸,把没有玻璃的窗子当上,重新拉好窗帘。白色的窗帘上布满抽象水墨画的图案,应该也是原来没有撤走的,又脏又旧,但聊胜于无。

    “只是少了一块玻璃,有风。我已经用报纸堵上了。你要还害怕的话,就来我的床上吧,我们一起睡。quot;

    璃尔坐在自己床上对莲漪道。

    莲漪轻轻掀开被子,光着一双白嫩的脚,只在地上点了两次就蹿上了璃尔的床,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

    “对不起,我实在太害怕了。”莲漪紧紧捏着被角,小声说。

    “反正天也快亮了,我们将就一下,实在不行,明天就换个地方。”璃尔关了灯,屋子又重新陷入了黑暗。

    身边渐渐响起微弱但均匀的呼吸声,璃尔却睡不着了。

    这个女孩比自己还要胆小孱弱,为什么也会入选这个“实验班”呢?

    白天的时候,璃尔搭乘古御书的“顺风”纸鹤及时赶到了考场,却被告知自己幸运的赶上了羲和学院的“教育改革”,成为实验班的十名候选人之一,要参加新型的入学考试!

    这个新型考试称叫“卓越型咒印师育成计划”。

    璃尔强烈怀疑发明这个考试的人是个猥琐的宅男,而且养成型XX游戏没少玩,不然怎么能想出这样的名字呢?她把自己的发现兴致勃勃地和身边的古御书分享,却发现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不好。

    当讲话的老师隆重把“卓越性咒印师育成计划”的发明人从门外请进来时,她看见了一张和古御书有七成相似只是更成熟一些的脸,又联想到“古倾墨”这个名字……

    “我哥不是宅男,也不猥琐。”古御书皱着眉头说。

    璃尔干笑了两声,真想有个手绢擦擦额头的黑线。

    “干吗这么郁闷啊?能入选证明我们是咒印师的天才啊!”一个臭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璃尔回头一看,一张贼兮兮的笑脸正对着她,吓了她一跳。虽然她没有外貌歧视,但是这个男生也````未免`````太丑了吧?乱蓬蓬的头发下一张黝黑的脸,眉毛粗的吓人,眼睛却小得睁不开似的,朝天的蒜头鼻子和烤香肠一样的嘴唇``````进入咒印师的世界后,她见到的似乎都是帅哥和美女,琉曦、九婴、椒图、族长都是出类拔萃的美人,古御书兄弟眉清目秀,就连粗枝大叶的禹疆其实也是很帅的,可是面前这位,长成这样不是你的错,你一定要出来吓人的话,可不可以不要吓我``````

    “我叫初一。”丑男见璃尔呆掉了,以为她想知道自己的名字,赶紧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肖璃尔。”尽管内心波涛起伏,演技一流的璃尔表面上依然是礼貌的微笑,“你对考试了解多少?”

    “新考试不知道,但是听说原来的那种考试是一对一的抽签决斗,很危险的,虽然都是咒印师界的新人,水平一般,但是难免有能力强控制力却不好的,所以年年都有死伤呢。”初一表情夸张地说。

    “死伤?一个考试用高这么严重吗?”璃尔皱起了眉头。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