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琉璃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羲和学院
    持花男子

    “不配出现在这里的人,就应该给我消失掉。”琉曦精致的容颜冷若冰霜,从校服裙的口袋中掏出一条手帕,仔细地擦着手,优雅如刚参加完贵族的晚宴,似乎完不在意一颗面目狰狞的头颅滚到了她的脚边。

    在她的面前,躺着那个失去头颅的少女的尸体,大朵的血迹如曼陀罗花盛放在素白的睡裙上,染红了小熊的图案。

    琉曦擦完手,用纤细的手指拈起手帕的一角,轻轻丢下,然后转身离去。定格在死去少女脸上的不甘和惊恐被掩盖在柔软的布料下。

    “作为下马威的话,还真是蛮有创意的。”

    琉曦停下脚步,秀眉微挑,“白茧”是她的得意技,是一种将灵力幻化成丝,再编织成“茧”,临时创造出一个幻术空间的法术,如果没有灵力高过她数倍的咒印师强行破除的话,是不可能有人进到这个“茧”中的。

    所以,说话的人只能是——

    躺在地上应该已经死掉的,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肖璃尔。

    琉曦转过身来,双手抱臂,轻笑了一下,“不错。这样玩儿才更有意思。”

    白色的手帕被轻轻吹开,露出璃尔苍白的脸。眼睛眨了眨,璃尔目光澄澈,丝毫不见刚才的慌乱与恐惧,“确实有意思,有机会你也可以试试被割喉。”

    “你就那么确定,自己一定不会死吗?”琉曦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地上的璃尔……的头。“我只确定,如果我真的死在你手上,你会有很大的麻烦。因为刚才玩镜子魔术的椒图大叔很紧张地喊了你的名字,肯定是不想你做出什么本来不应该发生的事。”

    “就凭这个?”琉曦有些不屑。

    “那个大叔惊讶是惊讶,却没有到失色的地步,因此我推测,你平时应该是个聪明而有分寸的人,不至于选择这么鲁莽又没有技术含量的方法杀人。”

    “也许我就是喜欢这么爽快干脆呢?”

    “那就直接杀好了,何必要把我带到这样一个地方?别说你有那么好心,为了不给椒图大叔带来心理阴影而不在他的面前杀。”

    琉曦冷笑道:“我觉得你当着椒图的面叫他大叔,他会更有心理阴影。”

    “多谢提醒。”璃尔望着琉曦,笑得天真无邪,“其实我知道自己不会死最重要的原因是——我那个项链根本没有一点反应嘛!有人不是说,它会保护我吗?”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为什么不继续演下去了?”琉曦眯起眼睛,她看不透这个女孩,“其实你演的小白兔看起来还挺像真的。”

    “那是因为‘姐姐’你并没有对小白兔手下留情啊!那么继续扮演下去只会更危险。”璃尔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换作是我,也会讨厌一个夺走我爸爸的人。所以我是笨拙也好,聪明也罢,你都是一样讨厌我,不是吗?”

    “从来没有拥有过的东西,无所谓被‘夺’走。而且不要自作多情了,我根本没有讨厌你。只是单纯的,看你不顺眼而已。”琉曦的眼中是轻蔑的光芒。

    璃尔说:“本来我很怕麻烦,不想留在这儿。但是我改主意了,也许这里真的很有意思呢。”

    “很好。”琉曦面无表情地说,“欢迎你来到咒印师的残酷世界。”

    琉曦手指飞舞,四周的白色如茧抽丝般渐渐消失。

    依然是那间晦暗的石室。

    发现回到现实世界后,璃尔第一件事就是去摸自己的脖子,果然头还在,脖颈光滑如初,仿佛从没受过伤的样子。

    “啊……”璃尔惊呼,因为一双孔武有力的铁臂瞬间把她举了起来,定睛一看,一个身材可媲美健美冠军的壮硕男生正紧张地查看她。

    健硕男看了半天,一脸悲愤地回头和琉曦说:“你也太狠了吧!你看这一身的伤痕啊!青青紫紫的,而且……还有牙印?你这个虐待狂!”

    琉曦满脸黑线,却不屑解释,冷哼一声把头转向一边。

    璃尔甜甜一笑:“不是的,这些伤都是来这之前弄的。姐姐对我很好,告诉我很多在这个世界生存需要注意的事。”

    健硕男和椒图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目光看着琉曦,一副“你怎么可能那么好心”的表情。

    听到“姐姐”二字,琉曦一阵恶寒,这个爱演戏的臭丫头又开始装小白兔了。

    “是这样的,璃尔来这儿之前受到了邪灵的攻击。”椒图向健硕男解释道,然后向璃尔介绍,“这是禹疆。他也是拥有血脉传承的咒印师。”

    禹疆轻轻把璃尔放在地上,浓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友好地望着她。

    “你好。你一定是战斗力超强的咒印师吧?你的血脉传承是什么?是剑吗?刀?那是巨斧?”璃尔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因为她说出的选项都被禹疆摇头否定了。

    琉曦望天,椒图扶额不语。

    禹疆的脸上露出了羞赧的神色,只见他挽起左手的袖子,露出粗壮的手臂上精美的纹身。

    璃尔措辞了半天,小心翼翼地说:“嗯……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