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家媳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2 12
    赵春绕过桃树,急步往茅草屋后面走去,人刚到背后就有双手臂抱了过来,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嘴急切地凑了过来,亲上她的脸侧,“春,咋才来,想死我了。()”

    “真是个冤家,你咋这么大胆,让二娃子把口信带过来,你就不怕被我娘知道。”赵春扭着身子,嗔怪道。

    月影映出了紧抱赵春之人,是名二十岁上下的后生,个高壮实人也长得有几分俊,夜阑人静下,哪还管那么多,嘴里边亲边道:“我都要想死你了,哪还管得了这些,再说二娃子这么小的孩子,就算你娘听到啥,也不会想太多。”

    赵春被亲啊摸啊弄得浑身发软,心里那点小矫情早扔得远远的,反而主动转身抱住他的熊腰,娇声道:“福生,进屋去。”

    福生一听抱起赵春就进了茅草屋,将门关结实后,两人亲成一团倒在了草垛里。

    嘴里亲着,手也没空闲下来,福生三两下就把自己的衣衫给脱了,之后一手捏着赵春浑圆的奶`子,一手解她的衣扣,没一会两人都剥了个赤条条。

    福生一下子红了眼,抓起那雪白的奶`子又揉又吮又舔,嘴里还含糊不清喃喃道:“春……都这么多天了……想死我了……”

    “那死家伙回来了……我也没法子……这会不是来了嘛……”赵春早被亲得魂儿飞天,话语里夹杂着嘤嘤的呻`吟,那下`身处水泽泛滥,泥泞成一片。

    火烧火燎的福生听了她那呻`吟声,哪里还忍得住,提着早已热烫如铁的硬`棍直捣黄龙,卖力地冲刺起来,捣得身`下的赵春闷着嗓子浪`叫连连。

    福生在一声闷吼泄出后,就软倒在旁,两个汗出如浆的人抱在一处喘息,尽管浑身无力,赵春仍旧挪了挪身子,伸手扒过衣裙费力穿上,她得早些回去,免得娘起疑心。

    福生一时却不让她走,紧抱着摸来蹭去,撩拨得赵春又是浑身酥麻,却硬是按捺下去,无力地抓住他乱摸的手,“别介,我得回去了,再待下去怕要出事。”

    “那你啥时候再来见我,我可是一日不见你,就想得慌。”福生到是老实松了手,也拿起衣裤穿起来。

    “等那死家伙走吧,这次的事你应当也知道了,你到是替我出出主意,看有什么法子,即让他不能轻易赶我出门,又能让他早点走。”赵春一边扣着衣扣,一边说道。

    “赶你出门不正好,你不就能天天和我一道。”福生说着话又想蹭过去亲她,被她一把推了开去,“哼,你想得美,你能有他那份身家嘛,没有的话就少打这份主意,我可不想再挨穷吃苦。”

    这话说得福生一下蔫了,悻悻地往草垛上一躺,想了想道:“你不是说瘌痢头看到他进徐寡妇家嘛,那你就干脆去抓`奸,只要被你抓到一次,他就有把柄在你手上了,他再敢怎么着,你也有法子治他,且你这么一闹,他肯定得出去避避风头,立马就会走人。”

    赵春听了双眼一亮,觉得这话说得中听,立时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好法子,就这么着。”

    福生一下子又兴奋起来,正伸臂抱她,却是被她一躲就溜开了,一边开门一边笑道:“我得回了,等死家伙走了再找你。”

    赵春出了茅草屋,扭着身子就往回走,福生随后也出了屋,左右看了看,就朝着河边离开了。

    等到赵春回到东屋门前,她定了定神,轻手轻脚开门进了屋,才刚进去,就听到叶氏迷糊的声音:“春儿,这么晚去哪了?”

    赵春心砰砰跳得急了起来,人到还算镇定,轻声回了句,“去茅房呢?”

    “咋这么久?”

    “有些闹肚子。”赵春回着话,走到炕旁脱了衣裙钻进被窝里,叶氏随口问了两句,也不疑有他,没一会又睡熟过去。

    赵春见叶氏没动静了,提着的心这才放下,刚经历了一场偷`欢,也确实感到疲惫了,不一会就跟着睡了过去。

    赵春这边轻易入了睡,到反而翠莺辗转了好久才迷蒙着沉入梦乡。一早醒来,赵强已经不在炕上,翠莺忙着起身洗漱,又帮妞妞收拾,完了下厨做早饭,一时到没顾得上把这事告诉赵强。

    待到堂上吃饭时,翠莺见着了赵春,她面上却是毫无异样,如常地喝粥吃菜,偶尔和叶氏说两句话,叶氏也没有提及她昨晚外出的事,就好似根本没那一出般。

    翠莺自然不会将这种事随便宣之于口,既然没人提及,她就只管埋头吃饭,吭都不吭一声。

    此时,反倒是赵春说了话,“大哥,待会我想回趟家拿些东西,我怕陈乐富又出手打人,还是你陪我去吧。”

    赵强抬头说道:“今儿二弟要去岳丈家,我再出去的话,地里没人干活了,要不你明儿去吧。”

    “对啊,老二你吃了早点去,好好跟媳妇说话,把她接回来,不要再生事了。”叶氏听了也忙着叫赵壮去接林氏。

    赵春却是嘴一撅,不乐意了,“我就要今儿去,她闹小性子到是都紧着她,我的事却没人理,都不知道谁才是姓赵的。”

    “又没规矩了,这么大个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