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上错女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然后她看向他的右腕,那上面正挂着她替他做的手链。

    他只是个她爱上的男人啊!

    楼凯若的泪夺眶而出。

    邵鹰臣立刻紧紧将她拥人怀中,口中急急地诉说恳求:“我知道我的要求很不合理!可是我还是要请你留在台湾,耐心等待我回来接你!我真的好爱你!好舍不得离开你!”

    美国……美国……太远、太远、太远了!

    “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我没办法确定。”

    楼凯若对他哭叫:“你竟然不能确定!那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是你可以确定的?”

    “有。就是我爱你!”

    她泣不成声了。“你说……爱我……却要……离开我……”

    邵鹰臣眼眶里浮出了泪。“不管是八年后、还是十年后,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

    “你也未免把我看得太伟大!难道我就一定要等你吗?我大可以另外找一个愿意时时陪在我身边、呵护我的男人。”

    “若是那时候我回来找你,竟是这种结局,我也不会怪你。”

    “你太残忍了!为什么不让我继续恨你?为什么要我爱上你?”楼凯若悲恸地大喊。

    “凯若……凯若……”他吻着她的泪眼。

    “你这个骗子……别想再抱我……”她闭眼仰头,因为悲伤而无助啜泣。

    他不再回答,只能用别的方式传达他的心情。

    密密如雨的吻洒在她的泪脸上,她悲伤得无法躲开,他将嘴覆盖上她的唇、炽热的舌尖进人了她的植口。

    “嗯……”

    好热……好热……还有一点点咸味……那是鹰臣带进来的,让她尝到自己苦涩的泪……

    好苦……真的好苦……

    他一再地吸吮她的舌尖,灵舌不停地撩拨她的口内,好像宇宙毁灭的那一刻即将来临,不吻她就来不及了!

    的确没错。

    她环住他的颈,将自己的小舌也送进他口中,真切感受时间正在一分一秒消逝、离别正一分一秒逼近。

    邵鹰臣将她推倒在地板上,激切地掠夺她的唇,纠缠不休地舔弄她的舌头和贝齿。

    她哭着边吻边半强迫推倒他,他顺势滚躺下来让她翻到自己身上。

    停下吻,泪水往下滴在他脸上,她气喘吁吁地哀求他。“不要走!不要走!”

    她俯下头疯狂地用嘴唇贿赂他。

    邵鹰臣用力按住她的头,将她的贿赂品照单全收、吃干抹净,吻得她的小嘴红肿疼痛他才离开。

    随之他的唇游移到她敏感的耳垂和颈间,大手很快剥下了她上半身的衣物,露出她完美的胸部曲线。

    “鹰臣……不要走……不要走……”

    “我就在这里。”他的唇在她细腻的颈子来回滑动。

    “不是!”楼凯若焦躁难耐甩头“我要你随时……可以……这样爱我……好不好?”

    他细细咬着她的小下巴、一边出手拭走她的泪,心疼地吐出话。“求求你别再哭了!”

    “我要哭!我要哭!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要哭。”

    “你会把我也惹哭的。”邵鹰臣眼眶泛红沙哑地说。将他的吻一个一个封印在她的胸口。

    “嗯……嗯……你……绝对……不可以离开我!”她无力地垂首、趁机命令他,不想让这美妙的感受冲昏头……

    因为……因为……这是她挽留他的最后机会啊。她不能就这样放弃……

    回答她的只有他模糊难辨的咕哝声。

    这样子……

    真的好羞喔……

    楼凯若的脸轰地烧红了起来、她慌乱不安地说:“鹰臣!别这样……”

    他稍稍抬起她的娇躯,舌头意犹未尽地挑过她的乳蕾才说:“这是我最后一次爱你,我当然要尝个够,否则怎么足够解除我日后的相思之苦?”

    他不说则已、一说又扎到她的痛处!

    她挣扎哭闹起来。“放开我!我不准你吃我!也不准你再跟我做爱!”

    “由不得你了!凯若!”

    他粗暴地脱下她缠在身上的衣裙,生气她不让他安心地远走!为何她竟然无法体会他的心痛、他的不舍、他的离愁?!

    他的伤心难过并没有比她少!

    “你要走就走!我不求你!不求你!再也不求你了!”她眼泪狂奔、拼命将两只小拳头捶向地板。

    “如果今天必须强暴你才能得到你,我也会去做!”他冷冷地宣告势在必得的决心。

    他皱眉无奈地对她叹息。“告诉找!我该如何停止你的泪?”

    她剧烈喘息,发出尖细的哭叫。

    “是不是得到高潮,你就不哭?”他柔声问她。

    他错了!和他共享的激情越多,她就越不能对他的离去释怀!楼凯若的泪更是一发不可以拾地滴滴答答落在他的胸口……

    邵鹰臣的冷静此刻被彻底摧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