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地之间有杆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九

    就好比一个不大也不深的水潭,只需将四周的人水口、出水口一堵,抽水泵哗哗地一开动,潭里的鱼鳖虾蟹便很快被晾了干滩,不管那黑鱼棒子再怎样扑腾尾巴企图把潭水搅浑,也不管那老鳖怎样拼命地往淤泥里钻匿,一切挣扎都是没用,统统没用。

    本来就是一个并不复杂、作案手段也不高明的案子。市纪检委很快查出了一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贪污集团。一辆警车呼啸着开出钢管厂的大门,上面铐着厂长高贯成、原主管财务的副厂长和财务科长。据说他们仅此做职工奖金假账就吞噬了数十万元人民血汗。

    很快,县长赵金祥和副书记冯天一等人被停止工作,隔离审查。据悉,他们也将以受贿罪走上法庭。

    那一天,市里有电话来,叫楚哲马上到市委宣传部里办公室,领导找他谈话。

    桑塔纳开进市委大院时,正与迎面开出的另一辆桑塔纳相遇,车上走下肖秉林。楚哲急开车门迎出去。肖秉林拉住他的手,走到旁边僻静一些的地方。

    楚哲急切地问:“市里找我们什么事?”

    肖秉林苦涩地一笑:“县里的班子大动了,书记和县长马上到任。”

    “那你呢?”

    “到市档案局当局长。这回难得清闲,有功夫跟你学学写文章唆!”

    楚哲叹了口气:“你跟他们吃锅烙(受牵连)了。”

    肖秉林摇摇头,苦苦一笑:“也说不上吃锅烙,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踩的嘛。到县里这两年,我只想与人为善,闹个班子浑和吧,以为只要不出什么大格,我这个一把手也就算站住脚了。教训啊!其实,钢管厂的巴巴事,我早就有所察觉。我到县里不久,高贯成就摸到我家里,一家伙就出手三万元,说是年底奖金提成,县里领导都有份。我知道那是在拉我人伙,或者说是在封我的嘴巴。我只说无功不敢受禄,坚决拒绝了……”

    楚哲安慰道:“这年月,当权者能洁身自好,待我操守的,已很难得了!”

    肖秉林说:“所以呀,我是打心眼里羡慕你老兄,无官才一身轻啊!你以为这两年我一门心思地浑和来浑和去,心里就不累呀?”

    楚哲似被什么轻轻地刺了一下,问:“那市里单找我,要谈什么?”

    肖秉林抖了抖楚哲的手,说:“已经都到大门口了,进去跟领导谈吧。”

    宣传部长办公室里还坐着组织部长,看来是已等在那里了。他们先是很随意地谈了些楚哲到县里的收获呀,是不是已开始酝酿什么大作之类的话,接着组织部长将话锋一转,很郑重他说:“你到县里这半年多,上上下下反映都不错,为人谦和,深入实际,为你今后的创作一定积累了很多素材,特别是关于钢管厂的那个案子,表现出了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很高的原则性和斗争精神。最近市里已对县里的领导班子做了很大的调整,这你可能都知道了。市常委会研究决定,你的挂职暂告一个段落,就不再担任县委副书记的职务了。作家嘛,主要还是靠自己的作品说话,保证作家充分的创作时间,也是市领导对繁荣创作的一以贯之的关心和支持。”

    楚哲不解地问;“当初不是说,我的挂职最少是一年吗?”

    组织部长说:“情况总是在不断变化嘛。部里很忙,还有一个会等着我,就这样吧,等有时间,咱们再好好聊。发表了什么好作品,可别忘了给我送过来一本呀!”

    组织部长急匆匆地走了。楚哲还在为这毫无准备的变故发怔。宣传部长甩过一棵烟,说:“你也别想得大多。让你回来,本也有些争议,情况很复杂呀!县里新班子也不希望市里再做编制外的挂职安排,你再在县里呆下去未必是好事了,我这主管常委就拿主导性意见了。唉!一言两语也很难说得清楚。总而言之吧,我是为老同学好,不说了,慢慢品吧。”

    楚哲蓦地又想起当初送自己时,宣传部长说过的“只做好人,莫求好官”的话,好像终于悟出了点什么。

    他又想起幸好还没办理的给妻子办调转的事,不由嘿嘿地笑了。

    宣传部长问:“笑什么呢?”

    楚哲说:“没笑什么。这很好,真的很好!”

    楚哲离开县里的时候,是个清晨,小城刚刚醒来,机关里上班的人还没来。他将自己的东西收拾进一只大提包里,把房门钥匙放在写字台上,悄悄地一个人离开了那个安安静静的大楼。门卫对他的悄然离去很奇怪,问楚书记这么早干什么去呀?他挥挥手,只说赶趟早车,再见了。门卫怔怔地目送了他好久。县里本来还要搞一个欢送宴会的,办公室主任纪江也也安排好了送他回市里的有关事宜,包括颇具规模的车队和以新任县委书记为首的送行人员,还说县里准备送他份贵重些的礼物做纪念,不知他需要什么。可楚哲想:“那些形式的东西还有什么必要吗?我是否应该安安静静地走开?文人嘛,就留下一点自己的特色吧,哪怕是一点遗憾呢!”

    长途大客车轰轰吼着开出了县城。楚哲紧贴窗口,望看街道,望着远处高耸的县委大楼,望着街上奔忙的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