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地之间有杆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四

    楚哲口气陡变的原因是电话机旁边的一个小盒子突然红灯频闪,并发出一种尖厉的警报声。

    县保密局前些日子送来一种电话防盗用防窃听装置,说是一种科技新产品,含着推荐兼推销的性质。县委办公室情之难却,就留下几个,先给书记们的办公室装配上了。在此之前,防窃听的警报还从没有如此发过脾气,因此楚哲一时也拿不准真是有人在窃听自己的电话,还是那种装置一时失灵在吓唬人。可细思之,下属单位还不至于为了推销本不值几个钱的小玩艺,就公然把假冒伪劣的货色弄进一县的最高首脑机关来吧?这般推断,那么警报的可能只会是前者,楚哲为此坐在桌前发了好一阵呆,脑门上还惊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珠。这种“待遇”于一介书生,真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呀!

    十几分钟后,吴冬莉进了楚哲的办公室。楚哲当然不会把防窃听装置报警的事讲给她听,只说电话里说话不方便。吴冬莉静了静气,便接着早晨的话题,把厂里这些天发生的事和心里的疑惑都说给了楚哲。这一来,楚哲就越发惊愕不已,他想起肖秉林早晨叮嘱自己的那几句话,表面看似漫不经心,原来是另有深意呀。他又想起刚才电话被窃听的事,那就绝非是一种偶然,而是有人已把枪口死死地瞄准了自己!

    楚哲沉默了。坐在那里一棵接一棵地吸起烟来,好半天不说话。脑子里似很清晰,一个明明白白再简单不过的案件,前因后果就摆在那里;一切又似乎混沌一片,他拿不准他还应该问些什么,更拿不准问过之后该怎么办。

    吴冬莉似己看透了他的心思,试探地阿:“楚书记,这件事,是不是……很让您为难?”

    楚哲忙掩饰地摇摇头:“不,不……你说的这些事,是不是跟别的领导也反映过了?”

    吴冬莉说:“我跟肖书记和冯书记都说过了。跟管信访的邹书记没说这么详细。”

    “那他们的态度呢?”

    “他们都劝我别把事情想得过于复杂。可我知道,其实我是个最单纯不过的人,每天除了拨拉算盘,什么都不大想。可财务科长抽屉里藏私人印章的事,只要不是缺心眼,谁都看得出这里肯定有磨磨儿。”

    楚哲又沉吟了一下,说:“这样吧,你回去后,抓紧写一份材料给我,好不好?”

    “那您看,我是去阀门厂报到呢,还是去工商银行?”

    楚哲又窘住了。“这个嘛……都别急,我们都再好也想一想,反正报到也不在这一两天,是不是?”

    就在这个时候,电灯刷地熄了,眼前突然变得一片黑暗。楚哲怔了怔,忙起身摸到墙壁前,咔咔地按了几下开关,电灯并没为他做出丝毫的反应。楚哲没有备手电,来县里半年多了,还从没发生过夜里停电的事:一到夜里,勤杂人员就早早地将走廊里的灯都打亮了,而且通宵达旦。为这事,楚哲心里还很有些过意下去,找过办公室主任纪江,说:“我夜间备个手电筒就行了。不然得费多少电?”纪江笑了,说,“书记住在这里,还在乎几个电钱了?生活上有啥不方便的事,您尽管吩咐就是了。”渐渐地,楚哲也就习惯了,把已带来的一只电筒也扔回了家里。

    “楚书记……我……有点怕……”坐在沙发里的吴冬莉说话了,那声音抖抖的,夹了哭音。

    “别怕别怕,怕什么呢!”楚哲忙掏出了打火机,一束小火苗闪跳着,把小小的房间映出几分神秘,两个人影忽大忽小地在墙壁上闪跳。楚哲口里安慰别人不怕,心里也打起了小鼓,早不停电,晚不停电,偏偏在这种时候让人变成瞎子,是不是跟窃听事件一样,也是有人在暗中搞鬼呢?打火机的小齿轮很快就被烧得烫起手来,楚哲忙又熄了火。“要是事情就是这些呢,你就抓紧回去,等把材料写出来,咱们再谈。”

    两个人来到走廊里。因没了临街的路灯的辉映,走廊里更是黑得难迈脚步。楚哲只好不时按动打火机,给吴冬莉照一照脚下。到了楼梯时,两人就更需小心了,照一照,下几阶,照一照。再下几阶,让人想到煤矿井下役电时的艰难。

    楼下有了说话声和好几个人纷沓的脚步声,很快有一束明亮的光束晃射过来。“是楚书记吧?看这事整的,停电也得跟咱先灯个招呼呀!我们来看看楚书记,看黑灯瞎火的有啥不方便。”是纪江的声音。

    楚哲笑说:“来了手电就送来了光明啊!快给我们照照。”

    那束灯光在吴冬莉身上脸上晃了晃。纪江说:“哟!这个人是谁呀?”

    楚哲说:“小吴同志来跟我谈点情况。”

    纪江的口气突然就有了些不客气:“你这位女同志也真是的,想找楚书记,什么时候来不好,非晚上来?你不休息,领导还不休息呀?”

    楚哲不悦他说:“是我叫她来的!”

    纪江竟仍不依不饶地盯着吴冬莉:“你是哪个单位的?”

    楚哲没让吴冬莉回答,就把话头冷冷地接了过去:“我再说一遍,是我叫她来的!你问得太多了吧?”

    纪江竟不客气他说:“楚书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