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雨滴扑簌簌落在伞上,她漠然地看着他,眼神漆黑而冰冷。看到她身上湿透的白衣,越瑄皱眉,一手继续为她撑着伞,一手将自己膝上的棉毯披在她的肩上。

    温暖的热气包围住她。

    唇角冷冷一笑,她反手一扯,将那块棉毯扔进雨水的泥泞里!睨着他,她嘲弄地说:

    “还要演戏吗?”

    看着被雨水迅速濡湿的棉毯,越瑄沉默。

    “很抱歉,我演累了。”她眼睛黑漆漆地盯着他,“麻烦你离开,这里是我先来的,我想要一个人清净。”

    越瑄继续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他慢慢伸出手,她雪白的面颊上尚有着残余的掌印,嘴唇依旧微微地肿着。他的手指微微颤抖,指腹小心翼翼地轻触那片面颊的肌肤。

    猛地避开他的手,她怒极反笑:

    “够了!你不必假惺惺地做出这副模样!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不是吗?!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的身份,知道我的意图!我的各种心思,我努力想要去做的那些事情,你都心知肚明!对不对?!”

    身形晃动了一下,越瑄猛地一阵咳嗽,面色愈加苍白,雨水顺着伞边滴湿他的后背。她咬了咬牙,没有心软于他的病容,逼视着他,低喝说:

    “回答我!”

    苍白的手握紧伞柄。

    为她遮住纷纷扬扬的雨丝,越瑄强自压抑住胸腔中的剧咳,眼底深黯地望着她,久久地,声音喑哑得仿佛从嗓中挤出来一般:

    “……对,我知道你是谁。”

    一道闪电划开夜空。

    照亮叶婴那肌肤透明得近乎青白色的面庞和那双黑洞洞的眼眸,她的眼底骤然闪过一抹恨意,转瞬间,又变得异常漠然。

    “很有趣吧,”她淡淡笑了笑,笑容是凉凉的,又仿佛是漫不经心的,“看着我整天费尽心思地在你面前表演,就像一个小丑。”

    唇角又浮出一个嘲弄的笑意。

    “哦,不,你不是那么无聊的人。你只是在用我对付越璨。你对我表现得亲密,表现得似乎有意,只是在试探他,看他是否会嫉妒,看他是否对我余情未了。可惜,我让你失望了。他早已不在意过去的一切,那只是年少时幼稚的感情,你居然想要用我来要挟他,哈哈。”她嘲讽的笑声冰冷如连绵的雨丝。

    “阿婴……”

    越瑄哑声说。

    “你自然知道,我不叫叶婴。”

    她笑容空洞,漠然望着面前轮椅中的越瑄。她能看出,身体的痛楚使他的手似乎已渐渐无法握住伞柄,失去了棉毯的温暖,他的双腿在一阵阵地抽搐。然而,看着他疼痛的模样,她心底竟生出一种残忍的快意。

    “……阿婴。”

    眼底有着痛楚,越瑄又重复着低低唤了她一声。

    “我说了!我不是什么阿婴!你没有听懂吗?!”突如而来的怒火将她燃烧!明明一切都只是圈套,她的圈套,他的圈套,她再也无法容忍看着他这样宁静得风轻云淡的样子!

    “我是夜婴!是在最漆黑的深夜出现的婴儿,是将会把一切都毁灭掉的人!”母亲的话一遍一遍在耳边回响,她死死地瞪着他,“记得吗?你刚碰到我就出了车祸!如果不想死,你就滚得离我远一点!而且——”

    眼神漆黑冰冷。

    “——我厌烦了演戏!我不想再对你演戏,也不想再看见你对我演戏!所以,你有多远滚多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滚——!”夺过他的伞,狠狠掷在雨地里,看着轮椅中的他瞬间被雨水打湿,她心中翻涌出残忍的快感,所有刚才在谢宅被侮辱被伤害的话,她统统还给他!

    “……对不起。”

    在细细的雨丝中,越瑄唇色苍白地说:

    “我只是以为,你取新的名字,是想忘记过去、重新开始,是你不想让人认出你是谁,所以……”

    “你又在演戏了,”打断他,她冷笑着说,“你是不是还想让我以为,你不是在对我假装,你是真的喜欢我!”

    黑夜,雨丝连绵。

    “……我没有在演戏。”

    黑发已经被雨水淋得湿透,越瑄低低地咳嗽着,苍白的面容染上潮红的病容。

    “……我喜欢你。”

    她的睫毛猛地颤了下,死死地盯着他。

    “……记得吗……在你小的时候,我曾经见过你……”

    声音里有淡淡的苦涩,然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越瑄咳得弯下腰去,掩住嘴唇,仿佛要将肺也咳出来一般。是的,在很早很早以前,他就见过她。

    七年前,在那个高高的斜坡上,哥哥的眼睛亮若星辰,唇角有比漫天星辰还要耀眼的笑容,望着正从对面女校走出的孤傲女生,对轮椅中少年的他说,那就是他的女朋友。

    但哥哥不知道的是——

    他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更早之前。

    八岁那年,父亲带他去一个生日派对,主角是父亲好友的独生爱女。那小女孩穿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