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三天后的下午。

    “叶小姐,这个风格会不会太冷硬了。”

    站在装修完毕的店里,翠西环顾四周,呆呆地问。如果不是她知道,这里将会是高级定制女装的店面,她会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放眼望去,几乎是乳白色的罗马柱和黑色的大理石,如同冰冷的殿堂,美虽美矣,却坚硬一如男人的世界。

    “很好。”

    每个细节都跟设计图上一模一样,叶婴点头说:

    “翠西,辛苦你了。”

    “可是,叶小姐,”追上叶婴走向店门口的脚步,翠西不安地说,“我们的顾客都是女性,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她们会喜欢这样的店内装修吗?”

    昨天她去看了森小姐的那家店,也是刚刚装修好。淡淡粉色的柔美风格,走淡雅的怀旧古典风,如同一位美丽矜持的公主,橱窗内铺满闪亮的粉色水晶,闪烁梦幻得令人心醉。

    “会喜欢的。”

    叶婴头也不回地说,大步离开。

    “叶小姐,叶小姐……”

    手足无措地又追着喊了几句,翠西最终只得呆呆望着她消失的背影,担心极了。

    “果然很女王啊。”

    吊儿郎当地躺坐在黑色皮椅里,乔治穿了一件黑底红花绚烂至极的衬衣,他拨弄着下唇的黑玛瑙唇环,懒懒地笑。

    “乔治,”翠西惶惶不安地扭头看他,“这种风格,万一顾客都不愿意进店怎么办?”

    “你看她有一丁点担心的样子吗?”乔治吹个口哨,“既然她自信满满,你不如就拭目以待吧。”

    望着玻璃橱窗外行人熙攘的街道,翠西嘴唇蠕动了下,仍旧不安。

    夏日的空气,潮湿闷热。

    “这是开张典礼仪式上,已经确定将会莅临的明星和各界名流的名单,”助理递上一张密密麻麻写满名字的纸页,又递上一份文件夹,“这是重新拟定的广告投放计划,请您过目。”

    森明美接过来。

    她细细地看了一遍,点点头,又传给手边其他的设计师们传看。耳边是设计师们不时的讨论声,森明美抬头望向窗外的天色,有阴云渐渐堆积在天空,像是要下雨了。

    今天是第三天。

    如果那个女人还不离开谢宅……

    森明美冷冷抿紧嘴唇。

    司机为叶婴打开车门的时候,几滴雨珠从空中落下,滴落在她洁白的手背,印出微凉的湿痕。

    “叶小姐,去哪里?”

    坐回驾驶位,司机恭敬地问。

    只这一眨眼的时间,天色就阴了下来,空中布满密密斜斜的透明雨丝,像一根根沁着凉意的针。叶婴低头看看腕表,才是下午四点半,她沉吟片刻,说:

    “去蔷薇西点屋。”

    雨越下越密。

    越璨从办公桌前站起身。像每个雨天一样,他的心情都会变得烦躁,仿佛有什么在重重地压着,喘不过气。暴雨或者雷雨都要好些,最怕这种默然无声的细密雨丝。

    就像是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就像是没有尽头。

    就像是一根根的针。

    连绵不绝地落下,扎在心底那早已溃烂的地方,他以为那些神经已经麻木死去,却又翻出鲜红的血肉来,痛得喘不过气。

    “大少。”

    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开,俊秀少年谢沣神色古怪地走进来,似犹豫了一下,走近越璨身旁,禀告刚刚得知的一些情况。

    越璨神色大变,厉声问:

    “什么时候?!”

    “……应该就是现在。”

    细密的雨丝结满车窗的玻璃。

    叶婴伸出手指,缓缓擦掉玻璃上白色的雾气,手指划过,再划过,玻璃上的湿气被她的指尖画出一朵蔷薇。

    “这是第一夜的蔷薇。”

    左手把小小的她抱在怀里,父亲用右手在西点屋的玻璃上画出一朵蔷薇花,氤氲着外面雨幕的湿气,那朵蔷薇花如同刚刚绽放。

    小时候,父亲常爱带她去那家西点屋。

    因为那家店叫蔷薇,父亲甚至兴致很高地帮店家设计了旗徽,底纹是红白格子,中间是绽放的粉色蔷薇花。父亲爱吃那家的红豆面包,说小时候祖母熬的红豆就是这个味道。

    父亲握着她的手指。

    帮她在玻璃上画出一朵同样的蔷薇。

    “第一夜的蔷薇,虽然还没有完绽放,却是最新鲜最有灵气的。”父亲的怀抱中有浓浓的烟草味,青色的胡须总是扎得她的脸又痒又疼,父亲握着她的小手,继续又画着一朵,“你出生的那晚,窗外忽然间盛开了大片大片的粉红蔷薇花。爸爸觉得,小蔷薇长大以后,一定会有无比的才华和灵气,成为爸爸最棒的作品。”

    那时候,父亲总是买两只红豆面包,一只给她,一只他自己吃。父亲最喜欢吃红豆面包,有时在设计室连夜工作,累得什么都不想吃,也会吃掉她偷偷跑出去为他买回来的红豆面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