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夜的蔷薇1:野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几天后的清晨,叶婴跟谢宅其他的佣人们一起,安静地等候在花园僻静的角落。旭日的阳光一缕缕照耀,茵茵的草坪,清爽的绿格凉伞,白色藤制的圆桌上,一屉屉散着热气的精致广茶早点和各色炖盅。谢老太爷、越瑄和森明美,三人在共进早餐。

    草坪上传来谢老太爷精神矍铄的笑声。

    远远地,可以看到谢老太爷慈爱地给森明美夹一只虾饺,又为越瑄夹一只烧麦,森明美娇嗔地又夹了很多放在谢老太爷的碟中,两人和乐融融地边吃边谈笑。

    轮椅里,越瑄穿一件蓝色衬衣,浅蓝色薄质开衫,膝上盖着墨蓝格子的薄毯。在一缕缕的晨光中,他神色宁静自若,虽然并未开口说话,但仿佛一直在凝神静听。

    三人的画面看起来异常协调。

    晚宴后的几天,每日的早餐都是如此。为了更加方便,森明美甚至住在了谢宅,房间就安排在越瑄的隔壁。

    第一天的时候,叶婴将越瑄推到草坪的圆桌旁,向后退了稍远一点的距离,以便随时照顾越瑄的身体,管家却客气地请她再远些,不要影响到主人们进餐。于是,她与那些手捧着餐具、毛巾、清水的佣人们,站在了一起。

    叶婴静默地站着。

    今天的早餐时间格外漫长,脖颈有些酸了,她微微侧头,眼角的余光撇到一个人影。花园尽头的阴影处,越璨走了出来,他驻足望向这边。

    老太爷宣布越瑄与森明美的婚事,按理越璨应该倍受打击,但几日来,不仅森明美表现得自若如常,越璨也一副毫无所谓的模样。叶婴淡淡地思忖着,直至身上有种刺痛的灼烧感,就像有人在久久凝望着她,自越璨那个方向。

    站在小会客厅的落地窗前。

    手中握着手机,谢华菱也看到了花园草坪中的这一幕,见瑄儿同明美坐在一起,她的神色十分复杂。

    “笃——”

    手机突然毫无预警地震动起来,随即一首拉丁舞曲的来电铃声响起,谢华菱的右手一颤,手机险些落在地毯上。这些天,她的手机电池始终是满格的,也随时都拿在她的手边,连睡觉都在她的床头。

    现在,它终于响了。

    她知道那是谁打来的,她只为一个人设了这首来电音乐——

    “洛朗。”

    盯着屏幕上的名字,谢华菱没有立刻去接,而是死死握紧手机,心中默数了十下,才接通它。

    “喂?”

    她的声音里却还是有克制不住的一点抖动,就像回到了二十年前,在那个浑身充满致命魅力的男人面前,她像是被剥掉了所有外壳的不经世事的小女孩。

    “是小菱吗?”

    清晨的阳光明亮得炫目。

    恍若身处在令人眩晕的万花筒中,谢华菱有些看不清楚窗外的景物,也有些听不清楚手机那端传来的,熟悉如同昨日,令她心脏狂跳的声音。

    不知何时,越璨已走到了叶婴的身旁。见他走过来,佣人们识趣地自动向旁离开了远远的距离。他望着前方凉伞下的森明美和越瑄,对她说:

    “你有没有觉得,那两人很相配。”

    “没有。”

    叶婴斜睨了他一眼,声音缓长道:

    “我倒是觉得……”

    她故意卖了个关子,停下不说。越璨挑眉,问:

    “嗯?”

    “……你跟森小姐更相配,”叶婴笑容温婉,像是安慰地说,“希望谢老先生能早日想通,成你和森小姐这一段佳话。”

    越璨神色僵住。

    “你这个女人,死到临头犹不自知!”他的声音喑哑得如同从喉咙里挤出来,“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你还可以在这里呆多久,不肯自己离开,难道非要……”

    “呵呵,”叶婴低头一笑,极轻地说,“大少,你是在担心我吗?我还以为,你已经对我完忘情了呢。”

    越璨的神色变了几变,他略吸口气,转身大步离开!

    “叶小姐,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这天下午,谢老太爷将叶婴约在一间日式茶室。在说了些感谢她将越瑄的身体照料得如此之好,聊了些她生活学习的经历之后,谢老太爷笑呵呵地手捋白须,慈祥地问。

    “我想继续照顾二少,”叶婴垂目静声说,摆在她手边的是一杯极品冻顶乌龙,袅袅升起茶香,“同时,我也会尽我的能力,做好公司里的事情。”

    “好孩子,”谢老太爷笑容满意,“我听华菱说,你在设计部担任设计副总监,工作很忙。晚上还要照顾瑄儿,真是辛苦你了。”

    叶婴轻轻摇头,微笑说:

    “不会。”

    “这次回来之前,我从瑞士专门聘请了两位特护,她们在照顾瘫痪需要复健的病人方面非常出色,”谢鹤圃笑得精神矍铄,“以后由她们来照顾瑄儿,你就可以专心工作了。年轻人嘛,还是事业最重要,就算是女孩子也如此,照顾病人就由专业人士来做吧。”

    叶婴一时静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